第二十八 双面阴影

就在林梦溪震惊地无以复加之时,夏幕也飞到了那飞船的面前。

与此同时同时,飞船侧面舱门打开,数道穿着神降的身影出现。

从外观来看,这些战甲大多都是轻甲与裙甲,都是女式专用的。

为首一人穿着一套背生双翼的金色轻甲,远远看去如同金色的骑士一般。

这些人来到夏幕面前,全都轻轻低下头颅。

“不,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是十九大人...”

远处满脸呆滞的林梦溪猛然回过神来,连忙点了点耳坠道,“小黑,能切入他们的频道吗?”

“没问题。”

...

“嗯。”

夏幕轻轻地应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为首那人身形一僵,随后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

“我需要探索者,你们有吗?”

夏幕忽然开口,骑士神降身形一颤,随后陷入了片刻的沉默中,似乎在进行思想斗争。

“十九大人,我,我们这次远征也没多少收获,探索者们的反抗都很激烈,没有活口。”

后方窃听的林梦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这还是她从戴尔口中认知的,穷凶恶极,无法无天的劫掠者吗?

这明明是个小鹌鹑啊!

别这样,你还我劫掠者的凶恶形象啊!

林梦溪心底疯狂咆哮,实在是眼前这一幕让任何一个探索者看到都无法相信的啊!

“你们跟深红十字有合作。”夏幕没有追问,而是认真地说了一句。

骑士神降的面甲下面,是一张英姿飒爽的脸庞,只不过此刻她正贝齿紧咬,神色间满是挣扎。

“我,我们确实是抓到了几个探索者,但,能不能留一个给我们?”

最终,看着那外貌普普通通的神降,骑士还是败下阵来。

“我只要两个。”夏幕点点头,随即,远处的大剑鱼缓缓启动,往这边飞来。

“我现在就带您去看人,这边请。”认命后的骑士神降也不想躲过挣扎了,带着夏幕往她们的飞船过去。

远处的林梦溪也是快速跟上飞过去的飞船,抓在舱腹处跟着飞过去。

...

“没想到,刚刚逃离狼群,又入虎口啊!”

在黑玫飞船的某处,戴尔以及莫约十多个探索者穿着作战服,双手被反绑着坐在一处类似监狱的舱室中。

“一周内连续遇上两次六大势力的人,真是倒了大霉了。”

一个面容年轻的男子满脸苦涩。

戴尔此刻也是一脸颓然,从莱西等人手下逃离后,他们就驾驶飞船想要离开修罗域,没想到仅仅是两天后,他们就遭遇上了黑玫!

即便是戴尔这种在修罗域内航行了数十年的老油条,也是直接麻了。

之前与黑桃a的战斗的损失还没恢复过来,后续两天更是干脆连探索任务都没开始。

这种情况下遇上黑玫结果可想而知!

虽然他们拼尽了全力战斗,可还是斗不过六大势力的劫掠者们,最后连飞船都被打爆了,他们这些依靠神降出去作战的人直接就被黑玫俘虏了。

也不知道运气是好还是坏,这么多年来,战斗中留活口的只有黑玫与深红十字,其余黑桃a,黄昏,特雷尔以及最后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势力都是当场击杀的。

活是活了下来,但等待他们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毕竟还没有人从这两个势力手中逃离过。

有可能是作为奴隶在劫掠之地生活,也有可能是成为某种实验的实验体...

无论是哪种未来,都让他们心生绝望。

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自杀,但只要不是瞬间死亡,外面守卫的两个劫掠者都能使用维生装置将他们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而勇于尝试后,让这些劫掠者们“大发慈悲”使用维生装置后的人,现在已经是遍体鳞伤地在隔壁房间中无意识呻吟着...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之前我们本就应该死在与黑桃a的战斗中的,牺牲了泰沙苟活下来,也逃不过后面的劫难了。”

戴尔旁边,一个面容同样苍老的老者满脸苦涩。

“闭嘴!科威!”

可戴尔却像是被刺激到了一般,恶狠狠地转头怒道。

那名为科威的老者一愣,随即便冷笑道,“事到如今,不维持你那虚假的伪装了么?”

二人突然的争执让舱室中的其他人齐齐一愣,纷纷将咨询的目光投向戴尔。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戴尔不由来地一慌,随即尽量让自己的神情和蔼平淡一些,马上道,“我是让你别说这些了,说那么多还不如想想办法逃离。”

然而科威却不打算这么放过他,似乎是压抑了太多年,又似乎是死到临头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只见他继续冷笑着。

“事到如今还装什么?如果不是你怕死,不敢赌命去救泰沙,我们说不定就打赢了!”

科威这话一出,众人如遭雷击,询问的目光下意识投向戴尔。

被这么多人这样看着,再加上舱室中拥挤昏暗的氛围以及缓缓溢散的绝望,戴尔脸上的淡定也保持不住了。

他蠕动着身子往后面的墙壁靠了一下,慌忙道,“你,你在说什么,那次战斗我已经尽全力了!”

“不对!你的实力怎么也有行星巅峰吧?为什么那么久都无法突围?”

这时,一名曾经在林梦溪那边战团战斗的探索者忽然开口道。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纷纷回忆起来,当时林梦溪在那边战团的战斗中,双核心全开,几乎成了碾压之势,后来莱西与她战地不相上下,戴尔成了破局的关键!

可作为破局关键的戴尔,却迟迟不能突破那些劫掠者们的封锁。

众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科威的声音再次传来,“为什么无法突破?”

“还不是强行突破与这些劫掠者们硬碰硬有风险?劫掠者的疯狂修罗域人尽皆知,他是害怕,害怕自己受伤后会成为狼群的目标!”

“住口!”戴尔脸色涨红,一跃而起狠狠一个头槌撞在科威头上。

负责守卫的两名劫掠者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转头,看到没什么致命伤后也是不管了。

戴尔这一头槌,让舱室陷入了混乱中。

其余的探索者被他的头槌吓了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纷纷跑到科威身边,怒视着戴尔。

“怎么?恼羞成怒了?”

鲜血缓缓从额头流下,趟过科威的皱纹,让他苍老的面容略显狰狞。

“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你们在飞船上不是最好的搭档吗?”

此刻的戴尔被众人挡在身前,加上双手被反绑,也不好攻击了,只能神色阴沉地回到墙边。

“呵,搭档?谁跟这个没种的家伙是搭档?不过是利益相投罢了。”

头上直流的鲜血丝毫影响不到科威,他似乎也不打算隐藏了,冷笑着继续道。

“就算劫掠者再疯狂,以他行星级巅峰的实力只要稍微付出点代价就能突围过去,加上泰沙那恒星级的实力,对付那劫掠者首领绝对不在话下!”

“就算打不赢,也能全身而退,届时休养两天,遇上黑玫也能战斗,而不是毫无反抗被击溃!”

戴尔此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满脸阴沉地靠在墙边。

“说到底,他就是怕!泰沙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即便战斗结束,他的威望也会受到影响,而且受伤又有被群狼攻击的可能!”

“种种抉择之下,他贪心地选择了保全自己!”

“你以为你就是什么好人?”

一直沉默的戴尔忽然开口了,略显浑浊的眼中此刻却满是怨毒。

“哈哈哈!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好人,只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你一直靠着抛弃同伴来苟活,你真的以为别人不会知道吗?”

科威肆意地大笑着,周围听到戴尔话语的人下意识地离他远了些。

“啧啧啧,真是狼狈啊,探索者。”

外面守卫的劫掠者居高临下地看着二人的丑态,啧啧叹道。

“可不是嘛,不过你别说这狗咬狗的戏码还是挺不错的,虽然劫掠之星到处都是这个戏码,可能在探索者身上看到也不错呢。”

一个劫掠者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掩嘴轻笑着。

“是啊,这些探索者一个个都看不起我们,把我们比喻成最凶恶的豺狼鬣狗,可现在看起来,他们似乎比我们更加不堪啊!”

在二人交谈时,舱室内戴尔与科威也是彻底撕破了脸皮,疯狂对骂。

“你个懦夫哈哈哈,这么多年有真正战斗过么?”

“你不也是一样?一直都只知道躲在后面吧?”

“我可不像你,还在新人面前装作一副暖心大叔的样子,骗取他们的信任,最后让别人为你卖命!自己却转身逃走!”

“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不少新人被你逼迫潜规则过吧?真以为自己的手有多干净?肮脏的老东西!”

...

唾沫星子四溅的二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样子,周围的探索者们见状更是纷纷远离二人。

此刻的二人都是脸色涨红,从一开始互揭黑历史,再到纯粹的谩骂,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很难让众人能将之前的他们联想起来。

这是真的印证了,在绝望中,人类另外一面本性就会暴露无遗。

二人越骂越激动,到最后,戴尔忽然扑出,一把将科威撞倒在地,张开嘴巴狠狠地咬在科威的脖子之上!

突如其来的一幕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负责看守的两名劫掠者正有说有笑的,马上有人朝她们大吼,“杀人了!”

二人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在地上疯狂挣扎,却因为双手被反绑只能不断蹬地板的科威,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妙。

其中一人连忙取出钥匙,想要打开舱门。

哪知道戴尔忽然一个旋身,双腿死死顶在门上!

“你想死么?”

其中一名劫掠者一愣,随即狞声道!

轰!

另外一名劫掠者更是干脆,一脚狠狠踢在门上!

可戴尔再不济都是行星级巅峰,身体素质也达到了行星级,那劫掠者全力一脚,竟然没能把门踢开。

“松口!”

黑洞洞的枪口伸出,透过窗口对准了戴尔的头颅。

死亡的威胁下,戴尔这才松口,而此刻的科威,早就断了气。

行星顶峰的肉身素质不是开玩笑的,第一时间他就咬断了科威的喉咙。

后面再耽误劫掠者些许时间,就足以让科威毙命了。

看到毫无动静的科威,两名劫掠者的脸色都是难看了起来。

而戴尔却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脸色再没有之前涨红的样子,淡定自若地回到舱室靠墙的角落,缓缓坐下。

“怎么了?”

两名劫掠者刚刚想开门清理尸体以及惩罚戴尔时,一道清冷的女声从后面传来。

二人身形一震,连忙转身弯腰道,“娜莎大人,这个人疯了。”

走在前面穿着金色骑士身神降的娜莎此刻已经把头盔去下,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容,一头金发随意落在肩上。

闻言她的脸色也是不太好看,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眼夏幕,发现他没什么表情后,才松了一口气。

“过去看看。”

二人连忙把路让开,眼角余光在看到娜莎后面的夏幕时,头垂地更低了。

舱室中的几人还没从眼前变故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马上就发现了外面的异状。

通过两名劫掠者的神情,他们也知道,怕是有大人物来了。

咔嚓

舱室门打开,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去,马上就看到了娜莎与他身后的夏幕。

“怎么回事?”看着倒在血泊中没有了气息的科威,娜莎皱着眉头道。

守门的劫掠者闻言下意识地看了眼夏幕后,才连忙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戴尔竟然是这样的人?”

娜莎心底有些不快,随即马上把心情收拾好,转身对夏幕道,“抓来的探索者都在这里了,您随便挑。”

娜莎那恭敬的语气更是让众人心头一跳,在之前的战斗中,就是这外表看似靓丽的女人,在探索者中大杀四方,就连戴尔也是败在了她的手上!

可现在...

下意识的,众人心底都升起一个莫名的念头——这人,到底是谁?

“你要留的人呢?”夏幕没有立即挑选,而是反问道。

“算了,之前还觉得他可能有些秘密。”

娜莎淡淡地看了眼角落的戴尔,随后轻轻摇头道。

之前跟夏幕说要留人,就是看中了戴尔。

戴尔的名字在劫掠之地也是小有名气,这次能抓到他完全是惊喜,本想着他能这么多次在劫掠者手下存活,多少有点底牌,以为回去能够逼问出点什么的。

可没想到这完全是个纸老虎,这种时候完全没必要为了他惹得夏幕不快。

“那就他和他吧。”夏幕粗略看了眼,随意指了指人群中两个面容比较年轻,且身形与他相近的男子。

“带走。”娜莎一挥手,旁边两名劫掠者就上前,准备带被选到的二人出来。

这时,戴尔忽然从角落冲出!

夏幕眉头一挑,娜莎三人更是直接就抬起了手中的能量枪!

“也带上我!”

只见戴尔噗通一声跪在四人面前,头颅死死地抵在地面上,双手摊开!

“我还有用!我知道很多探索者的位置!我能为你带来大量的资源!”

娜莎有些古怪地看着眼前毫无底线的戴尔,对于修罗域的熟悉他怎么可能比得过夏幕?

“你是他们的头领?”

“是!我是!这次他们进修罗域就是我组织的!”

听到夏幕的回话,戴尔更是神色激动地快速回道。

他在赌!

跟着黑玫回去绝对是必死无疑,这么多年下来,也没人见过被俘虏的人回来。

而眼前这人,在挑选的时候虽然很有目的,但戴尔能感受到那股漫不经心的感觉!

这证明对于自己等人,他并不是很看重!

这就是他的机会,既然自己等人对于他是有无可无,自己或许就能够在对方那边博取一线生机!

与在黑玫这边像是某种有需求的商品不同,在那人旁边的存活率绝对比这边高!

推荐阅读:

穿越后我只想回地球 再给自己一点点希望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 举报,这死灵法师的骷髅开挂了 全世界都玩异能只有我修仙 都市之巅峰小神医 穿越遇替嫁?可是我是男的啊! 恶毒皇后宜修历练手册 快穿:救赎黑化男配后被娇宠了 见诡日常 我的微博热搜通未来 一人之下之降世神通 我成了残疾暴君的男人[穿书] 客厅里的明朝末年 主公劫回个夫人 顾渊 快穿:娇软美人又陷修罗场 穿到魔法世界当剑士 从祭献妖邪开始成为万法帝君 转生魔剑,我能无限弑主风雾 快穿:我是直男,我只想完成任务 每天打卡,我暴富 夏洛特:宿傩模板,奈绪误我 穿书后成了摄像头 快穿,好死不如赖活着 大明反骨仔 我见南山霍闻声苏南 半熟夫妇 葬仙大帝 开局就无敌,全球大佬想让我当女婿! 炉石之种田领主 异界双穿:大糖盐王传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