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证据何在

“我想要做成的事情,谁也找不到破绽”

苏卿云站在甲板之上,眉眼飞扬,这位纵横苍乾商场与江湖的男人极为自信的说道

此话一出,魏且重陷入了沉默,不得不承认,苏卿云所说没有半点夸张的成分

记得魏且重初来苏州任职,当时背负的一个使命就是替天阙魏家拉拢苏州苏家,可结果呢,苏卿云压根儿就没给他登门的机会

在他到任的第一天就派了人在进苏州城的路上等他,魏且重记得很清楚,那人就是苏檀

当时苏檀笑着说了一句话,就只有一句话

“恭迎魏刺史,我家家主说了,好好做官,我苏家定当鼎力支持,不然嘛……”

苏檀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然后便给魏且重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走了

魏且重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攥着门帘的手,青筋暴起,他没有想到苏卿云早已经猜出了他的意图,并且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

“好好做官”

魏且重只觉得讽刺,若是真就好好做官的话,他怎么能爬到现在的位置,他心一横,今天说什么也要将苏卿云意图谋反的大罪给坐实

“苏家主,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了?”

魏且重声音冷冷的说道

“当然不是”

看着魏且重恢复冷静的模样,苏卿云也终于提起了一点兴致

“那这件龙袍你又该如何解释”

魏且重指着那件龙袍说道

“很简单,此人和他背后的人栽赃陷害”

苏卿云同样指了指地上的假冒苏家,收回手的时候,指尖状似无意的指了指魏且重

“很好,你倒是把重罪推了个一干二净,谁能证明,难道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豪言壮语么?谁管你是不是智谋无双,算无遗策,现在的事实就是在你苏家的货船之上发现了这件做功完全可以称得上以假乱真的龙袍”

魏且重说着,身躯越发挺立,他朝前走了一步,不在畏惧苏卿云的威压,直到说出了这些话,魏且重才发现自己之前一直在被苏卿云牵着鼻子走,从苏卿云力压五位地境高手开始,到苏卿云掌控局势,他先前所说确实足以让人信服,但那是知道他能力之后那些话才会有说服力,而对于证据和事实来说,他先前所说的话没有半点意义

你说这苏甲是假冒的就是假冒的了?

你说这件事不是你做的就不是你做的了?

那好,拿出证据

苏卿云沉默了半晌,见状货船管事和那些伙计的心也都沉入了谷底

“还不错,怪不得天阙魏家那么多旁支却唯独派你来到了这苏州”

苏卿云笑了笑

“哼,别说些没用的废话,据我所知这艘苏家货船向来只是往外运送货物,这是第一次往回拉货物,为什么偏偏是这第一次拉货,货物里面就出现了这件龙袍,莫不是这次拉货本身就是在为这件龙袍做遮掩,是也不是”M..

魏且重再次前踏一步,他此时心里想的不只是眼前的事,还有他儿子魏会的死,以及萧金晨对他的威胁和警告,这段时间他受的屈辱,他要全部发泄出来

“说,是也不是”

苏卿云依旧没有说话,此时苏檀的心也慢慢沉了下去,他先前也奇怪这艘货船为什么要往回拉货,他倒是相信苏卿云不会谋逆,但这件事也确实蹊跷

“哈”

苏卿云看着魏且重狰狞的表情,笑了

“你想要证据是不是”

此话一出,魏且重的心里“咯噔”一下

“莫非他手里真有证据不成”

魏且重这般想着

只见苏卿云伸手一招,那件龙袍便再次飞掠到了他的手上

“住手,休要毁灭证据”

魏且重大声吼道,可苏卿云却是置若罔闻,他双手抓着龙袍用力一抖,只见些许细沙被其抖落了下来

魏且重眼神一凝,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魏刺史,这些细沙是怎么回事?”

苏卿云问道

“这,这定是将箱子装上货船是漏上去的”

魏且重不假思索的说道

“漏上去的?你要不要再想想其他的答案”

苏卿云嘴角勾起

“这些细沙能说明什么,少在这里故弄玄虚”

魏且重冷哼道

“那好,那这些细沙又是怎么回事”

说着,苏卿云脚尖一点地上的木箱,木箱表面瞬间又析出了些许细沙,直到此时魏且重才明白苏卿云是想要说明什么,那个假冒“苏甲”也是如此

“诸位我想问问大家,这木箱和龙袍之上都有细沙,这说明了什么?”

这个问题,苏卿云是在问那些百姓

“说明了箱子曾经在水里?”

沉默片刻,先前那个一眼认出龙袍的老人说道

“没错,这细沙本就是苏州江水中独有的一种,它本身就要比普通沙粒还要细小上些许,而这木箱,虽然防水也是我苏家定制的,但是长久的泡在水中也会出现浸水的现象,而水中又含有细沙,这便是为何木箱上会有细沙的原因”

苏卿云的话恰好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见

“那龙袍上为何也会有呢?”

一名百姓疑惑的说道

“按道理,细沙是绝对不会从木箱的缝隙中掉下去的呀”

“你似不似傻,因为木箱打开过的呀”

“哦,我明白了,原来苏家主只是想证明木箱先前在水里啊”

“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说你傻还真没有说错,这是龙袍,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其装在箱子里泡在水中的呀,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拎着箱子藏在水中,在合适的时候从水里将箱子取出放进了货舱中”

一名百姓分析的头头是道

“奥,这是不是就可以说明,这是一场栽赃陷害”

百姓眼睛都亮了起来

“差不离了”

“魏刺史,这艘货船都是我苏家的,我为何要将一个外表和其他木箱相同的木箱泡在水里而不是直接将其当作普通货物运进货舱呢?”

苏卿云放下龙袍,看向魏且重,问道

“这……”

魏且重想了想,然后说道

“因为你怕人多眼杂,被人碰翻箱子后发现里面的东西”

魏且重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扯

“哦,那这东西你又该如何解释”

苏卿云再次抬起了手

……

推荐阅读:

[崩铁+海贼]宇宙开图之旅 [综漫]霓虹校园可不是那么好混的 海王前夫今天火葬场了吗? 盗墓:继承王也,开局云南虫谷 冬夏臆病 渡劫之王 锦鲤穿书成炮灰A 死遁后反派为我发疯 书籍1380320 [综]和白兰成为梦对象后 不肯栖 肥妻咸鱼翻身,残疾军官宠飞了 我可是好爸爸[快穿] 烈爷,夫人退婚后又在相亲了 师娘赶下山:九个师姐绝色倾城 考进北电后,我成了世一导 关于我变成女巫做日常任务这件事 终极:开局六库仙贼,呼吸就变强 三国:赤色思想,星火燎原 一秒涨一兵,每十天一个德械师 全职法师:开局撒哈拉,系统来了 我在十二鬼月当卧底那些年 给修仙界来点整活震撼尼禄2077 灵气复苏:从蛇开始吞噬进化 城邦记:阿曼丁的隐身斗篷 从狩魔骑士到永恒君主 斗罗:退婚了,比比东想跪求复合 天生小锦鲤[快穿] 硬核神医 有救没救我说了算 我的绝美老板娘 毕业发老婆,我成了前女友她爸爸蚂蚁冲冲冲 借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