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黑衣之下

“再来,再来”

凌羲一步踏出,已然挥出数剑

“砰砰砰”

黑衣男人连退三步,接着止住身形,瞅准时机就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瞬间弹开了凌羲的攻势,只见男人转而连进三步,拉近和凌羲的距离

然后双拳呈“牛顶”之势齐齐递出

“好”

凌羲见状眼神凌厉,一剑递出,火光再起,然后左手握拳,黄雷攒聚

“轰”

拳与剑,拳与拳,触之即散

黑衣男人退后一步,凌羲则是硬生生止住身形,然后身躯一震,体内的拳劲便悉数炸开,一身衣袍,无风自动

“小伙子,过刚易折”

黑衣男人拍去身上的尘土和草屑,笑着说道

“那就宁折不弯”

凌羲一手负后,一甩长剑

“宁折不弯”

凌羲身后的女子看着少年的背影,美目闪烁。喃喃的念着这四个字

“好一个少年意气”

黑衣男人也是大笑一声

“行了,差不多了……”

黑衣男人突然说道,还没等他说完就察觉到身后有一物快速接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有所动作,只听“咚”的一声,那东西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什么玩意儿?”

黑衣男子扭头朝下一瞅

“这是……老宋的圆环?”

黑衣男人纳闷道,这玩意怎么砸在他的脑袋上了

“机会”

而凌羲在黑衣男人扭头的刹那,眸光一闪,暗叫一声,然后就冲上前去,瞬间来到黑衣男人身后,对着他就是一拳递出

“等等……”

见此情形,女子刚要说话,可凌羲拳势已至

“砰”

黑衣男子被这一拳击中

“哎呦”

一声便飞了出去,身形还在半空转了一个圈

顾云念看着那气势逐渐攀升的持刀男子,神情愈发冷峻

“僵持不下实非我所愿,所以,一剑,再出一剑,决胜负,定生死”

顾云念长剑指天,身后河水躁动起来,无数剑气止不住的从那云归剑之上逸散而出,此时的顾云念配合着那些剑气,就像是一朵绽开的荷花般

只是,这荷花美虽美矣,但也同样致命

顾云念呼出一口浊气,这一气之中竟也是剑气流散而出

“呃……”

持刀男子一时之间竟然呆愣当场

顾云念的这一剑可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都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可以挡得住

“等,等一下”

持刀男子放下长刀,连忙出声提醒道

“哼,现在想求饶,晚了一点吧”

顾云念冷哼一声,剑气越聚越多,气势愈来愈盛

“我认识你师父”

持刀男子慌忙说道

“我师父可不见得认识你”

顾云念嘴角勾起,剑势凝聚只差最后一步

“我是柳泉,沉刀,柳泉”

持刀男子连忙撤去遮挡面容的黑巾,黑巾之下是一副坚毅的面孔

“嗯?”

顾云念眉头紧皱,但那一剑还是递了出去,只不过却是朝天挥出了这一剑

剑气激荡而出,天空层层叠叠的白云一分为二

“认出我了?”

自称柳泉的男人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没有,完全不认识”

顾云念说道

“呃……”

柳泉愣在了原地

“只不过我听说过柳泉这个名字,沉刀柳泉”

顾云念说道,脚尖一点,身形飘到岸上

“晚辈,顾云念,见过柳前辈”

顾云念恭敬行礼

另一边,黑袍男人将自己从土里拔了出来,一脸苦笑的拍着身上的尘土,随手一招,那枚被萧忘尘定住的圆环便瞬间挣脱束缚回到了他的手上

“竟然还有一战之力”

萧忘尘沉声说道,一跃而起,握住了飞到半空的承天剑的剑柄,对着那男人一刺而去

“差不多了”

令萧忘尘意想不到的是,黑袍男人竟然伸出双指夹住了承天剑的剑尖,然后一把扯去了罩在身上的黑袍

“我们不是敌人”

黑袍下是位上了岁数的男人,看那面容,想必年轻时一定是位美男子

“哦?”

萧忘尘皱着眉头,疑惑道

“不是敌人?”

“嗯,老夫宋稻,不知小友可有耳闻”

宋稻挺直脊背,信心满满的模样

“不曾听闻”

萧忘尘说得理直气壮

我萧忘尘才踏入江湖几年,我能知道多少人!

“呃……”

宋稻嘴角抽了抽,久久无言

“哎呦喂,我的老腰唉,臭小子,下手这么狠”

院落里,黑衣男人扶着腰,撑着一旁的大树缓缓起身,嘴里念叨个不停

“嘿,两方交战,下手不狠怎么行,我再来给你补上一剑”

凌羲一听黑衣男人这般说道,眉毛一挑,敢叫他“臭小子”抽出长剑,就朝着那男人砍去

“欸”

亭中的女子轻抚额头,看来凌羲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公子,且慢”

只见女子从亭中跃出,轻飘飘的落在凌羲身边,扶住了他的胳膊

“姑娘,别怕,我这就收拾了他”

凌羲说道,长剑之上剑光闪烁

“你小子,没完了不是,逼急了我,动真格的了”

黑衣男子双手叉腰,大声喝道

“嘿,你还挺狂”

凌羲气哄哄的说道,转身就柔声和女子说道

“姑娘放心,有我在”

“你小子,一根筋不成,我又不是坏人”

黑衣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一根筋?你才一根筋呢,你不是坏人?那谁是啊,我啊,大白天的穿个夜行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还敢说自己不是坏人”

凌羲撇了撇嘴

“噗嗤”

女子都被这两人你来我往的给逗笑了

“嘿,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袁唤,看清楚喽”看書菈

黑衣男人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巾将其丢在地上

“你似不似撒,当坏人还敢露出真容”

凌羲眨了眨眼睛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敢露出真容就说明我不是坏人”

黑衣人瞪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要这么说,所有敢露出真容的坏人就都是好人了?”

凌羲将剑拄在身前,今天他非得好好的和这个“坏人”掰扯掰扯

“你小子,一根筋,笨脑壳”

黑衣人指着凌羲,气的手指都在颤抖

“没有道理就骂人,坏人”

眼看着凌羲就要重新持剑,在一旁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的女子连忙出声道

“少侠,他真的不是坏人,他是我的叔叔”

女子说道,眼睛中满是笑意

“嗯,我相信”

凌羲立马点头,少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推荐阅读:

小后妈又穷又疯,京圈佛子跪地宠 六零年代“偷菜”日常 神级文明 举汉 五年之期已到,徒儿你下山去吧 不要在乙女游戏里谈纯爱 合格的道士从保命开始 可是我真的好饿[天灾异变] 逐元 高岭之花是我竹马 和甩过的前任上恋综 不要过来啊[玄学] 人在狐妖:我与涂山容容有个约会 娇娇老婆一回眸,病娇娄爷沦陷了 一人:复制异能,夏禾求放过 杨峰我欲成风 我给人生充个值 巅峰幻界 我凭共享单剑红遍三界 国家帮我检验过,军婚老公很硬核 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 馆驿望平 敕勒歌 花下谁言 次次挨操 封神之大爱仙尊 哒宰是啾也的喵 我是萩原家的大哥 冰山郡主不好惹 天命医神 重生后我和竹马弟弟双向奔赴了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宇宙无敌水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