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剑之威

“困缚蛟龙阵”

顾云念猛地将云归剑立在身前,无数剑气奔涌而出正好将后退一步的阎困在了阵中

“又是一门失传已久的剑术,你们还真是带给我不少惊喜啊”

阎在阵中没有丝毫惊慌,反而开始闲庭信步研究起了这个困住自己的剑阵来

“惊喜也容易变为惊吓的”

顾云念沉声说道,紧接着一声大喝

“萧忘尘”

闻言躺在地上的萧忘尘一拍地面骤然跃起,他伸手一招地上的承天剑便被他重新握在了手中

“绝剑,剑出,不计生死”

萧忘尘将承天剑竖在身前,修长的剑身恰好挡住了他的一只眼眸,而另一只眼此时已经变为了血红之色,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冷冽肃杀,只见他将鲜血直流的手指抹过了剑身,一时间剑气充盈的玄剑之阵变为了血气,杀气不断肆虐的绝杀之阵

“出剑”

顾云念和凌羲都是一声大喝,随即将周身全部的内力融入阵中,萧忘尘手中的承天剑顿时变为了妖冶的血红之色

“斩”

萧忘尘轻喝一声,一剑斩出,准确的说是半剑,就是这半剑之力便足以震天撼地

“有意思”

被囚于困缚蛟龙阵中的阎眼眸微眯,下一刻剑锋已至

“砰”

天地清明,承天剑斩

碎困缚蛟龙阵,落在了阎的身上

“噗嗤”

鲜血顺着承天剑滴落到了地面之上

“这一剑,很强”

阎勾了勾嘴角,承天剑此时正斩在他的肩膀之上,陷进了血肉之中,仅差一点,这一剑就可以削掉他一半头颅

“喝”

萧忘尘见状双手握剑立压而下就欲直接将阎斩成两半,可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将承天剑移动哪怕半寸,因为阎的手掌已然握住了剑锋,那被血气包裹的手掌就连承天剑锋利的剑锋都无法伤其分毫

“现在你们都可以去死了”

阎阴恻恻的笑道,脸上尽是残忍之色,只见他猛地抽出承天剑的剑身,没来得及松手的萧忘尘被拖拽着朝着阎的方向而去,紧接着萧忘尘的腹部就被一拳轰中,后者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了一般

“不自量力”

阎的余光瞥见了两道身影疯狂逼近只是扯了扯嘴角,随手将萧忘尘扔到了地上然后一掌轰出,本就虚弱至极的顾云念和凌羲一口鲜血喷出,彻底失去了战力

“住手”

白晔一拳轰退蛊噩,身形瞬间来到了阎的身前,接连两拳轰出

“砰砰”

两声巨响,烟尘散去,阎毫发无损

“拳够强,只是你的境界太低”

阎一手负后,身形消

失在了原地,下一刻,白晔只觉得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

“砰”

白晔脚下的地面寸寸崩裂,他眉头紧皱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朝前倒了下去

“剑化万千”

南宫琉璃睁开双眼,一跃而起,毫不犹豫的一剑刺出

“星月城大小姐,何必逞强”

阎随后一挥,满天的剑气瞬间消散一空,南宫琉璃落在地上,持剑的手不住的颤抖

“还有我”

张墨轩同样一剑刺出,道意万千

“躺下”

阎连看张墨轩一眼都没有,只是身躯一震,那些近身的剑气便全部破碎,受到剑气反噬的张墨轩嘴角溢出了鲜血

这才是天境巅峰,阴曹司首,阎的真正实力,一旦出手,天地为之色变

“现在没人能救你了,死吧”

阎看向了前方挣扎站起的萧忘尘一掌递出

“师父”

又是一声轻唤,乔素亭挡在了萧忘尘的身前

“滚开”

阎皱起眉头,一掌拍在乔素亭的肩膀之上将其击飞出去

“给我死”

最后一点耐心被耗光,阎全力一掌击出,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两股异常凌厉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本能告诉他危险逼近,近乎条件反射般他朝后退了一步

“轰”

一道拳芒从天而降,地上瞬间出现了一

个深不见底的巨坑,紧接着是一道通天的剑光,阎只觉得心中一阵无力,只能唤来蛊噩让其挡在自己身前

“噗嗤”

刀枪不入的蛊噩被这一剑直接削掉了两边的手臂

一拳撼天地,一剑惊鬼神!

“哼”

阎冷哼一声,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让他跑了,都怪你”

白恒落在一旁的屋顶上,双臂环胸,气冲冲的说道

“他现在还有用”

南宫羽铁青着脸说道,看着自己女儿伤成那样,他的心那叫一个痛啊

“下去看看他们”

白晔说道

“心疼”

说完,南宫羽一闪而逝

“说的也是”

白晔看了一眼受伤不轻的白恒又对姜颂点头示意,身形追上了南宫羽

“我这气没处撒呀”

白恒咬牙切齿的说道

“去茫坤,搅他个天翻地覆”

南宫羽说完,身形一瞬数里

一时之间,弥城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那斜插在地上的长枪和劫火刀上空无一物,地上只留下了一滩黑色的血污

……

“该死的”

阎在一处隐蔽的山涧下盘腿调息,铃幺躺在他的身边,断臂的蛊噩则守在他的身前

“阴曹司太让人失望了”

暗处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嗓音,那声音极其的不自然就好像是那人故意如此说话

借此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那可是南宫羽”

阎眯起眼眸沉声说道

“哼,我开始怀疑自己找你们合作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人继续说道

“别忘了,你,我,茫坤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阎起身,虽然受伤但那气势没有半分下坠的迹象

“……”

沉默片刻后,那人扔出了两个瓷瓶,阎接在手上,随后那边便再也没有半点动静了

“哼”

阎冷哼一声,打开其中一个瓷瓶将里面的黑色药液浇在了铃幺那不断涌出黑血的伤口上

“嗤嗤”

血肉腐蚀的声音响起,此时痛觉浅薄的铃幺竟疼的大叫起来

“给我忍着”

阎一脚踩在了铃幺的胸膛上,恶狠狠的说道,铃幺一阵胸闷只好咬着牙忍受着那蚀骨的疼痛,片刻后,铃幺身上的伤口尽数愈合,只不过疤痕却是一条条狰狞的黑色纹路

阎看着手上剩下的药瓶又看了一眼失去手臂的蛊噩

“看来得给你找一对新的手臂了”

……

“姜姐姐”

弥城内,左丘樱轻唤一声,随即高高的扔出了手中的瓷瓶

“明白”

姜颂心领神会,一剑斩出,瓷瓶应声碎裂,里面的药液在姜颂剑气的作用下化作了一片水雾,飘散在了弥城之中

……

推荐阅读:

穿越福宝有空间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言为一生 明月应怜我 盛世婚宠:总裁的头号鲜妻 外卖送到天庭去 傻根正传 盛果儿晓儒生 宠婚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不抱怨的世界 我明明超美却靠技术征服娱乐圈 外星学霸成神记 入赘仙村 自主穿越不完全记录 我的警花爱人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我是阿九! 魍魉植物园[修真] 大宋铁血大咖 回到七零之鸡飞狗跳 火影中的拳皇格斗家 每天都想撒狗粮[娱乐圈] 航海:响雷果实,神之谷须佐降世 港岛:重生霍少,薅秃毛熊鹰酱 悟性逆天:拜师九叔 表白被拒绝,我认了彩票机当干爹 冰海求生,我跟万物唠嗑搞情报 神棍皇后:陛下,本宫要改嫁 穿书之反派你走开 乡野小神医 主宰万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