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酣畅淋漓

“凌羲,用不用帮忙啊”

独自一人坐在屋顶上的萧忘尘百无聊赖,看着凌羲那边打的火热于是出声说道

“不用,他马上就会败在我的剑下”

凌羲斩出一剑逼退刘刃,伸出大拇指指向了自己

“做梦呢你”

刘刃瞬间止住身形回了凌羲一剑,这期间他转头看见了趴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周庞,眼神中晦暗不明

像周庞这种人,出生自茫坤顶尖宗门,早早的入了提线司,又在极短的时间内入了地境,风头一时无两,然后呢,被派到苍乾执行九死一生的任务,一旦失败或者身死,那站在茫坤江湖之巅的自家门派也会被追责,为什么?

提线司或者说茫坤朝廷从来不将自家江湖高手当人看啊

“在我剑下还敢走神”

凌羲一剑平刺,剑光在剑尖处凝聚为一粒光亮,然后骤然绽放,回过神来的刘刃急忙提剑格挡但他的身上仍是被四散的剑光给割的鲜血直流

“这样的你不配做我的对手”

凌羲一甩长剑冷声说道,他的眼神里满是失望,本以为能大战一场,结果却是这般不如人意

“哈哈,小子,没杀过人吧,对手?这不是切磋,切磋分胜负,而现在,分生死”

刘刃突然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他不想像周庞这样死在这里,他想

活下去

“剑,只不过是束缚我的工具罢了”

刘刃看了眼手中长剑,然后随手将他丢在了地上,紧接着紧握双拳,一双眼眸中战意盎然,自他放下长剑的那刻起他的一身气势便迅猛上涨,俨然跨入了地境的范畴

“师父说他的拳法刚猛,伤敌亦伤己,所以让我练门剑术防身轻易不可出拳,但是遇见了难缠的对手还是忍不住啊,师父”

刘刃缓缓晃动双拳喃喃道,最后抬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紧接着看向凌羲

“师父,再让您老人家的名号响彻苍乾吧”

说完,刘刃拉开一个和葛衢一般无二的拳架,朗声说道

“我师父葛衢,拳震三洲”

声音蕴含着内力传遍了整个清源堂,就连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地方都有人依稀听到了“葛衢”的名字

……

“有意思”

身材修长的紫衣男人笑了笑,身形一跃而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掠去

“嗯?”

乌矞见状皱了皱眉头,刚想有所动作就听到那人说道

“不跟上来会死的”

闻言,乌矞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心里将给前面那人原本安排的三十几种死法又加上了一种

……

看着在自己面前气势节节攀升的刘刃,凌羲微皱眉头,麟焱剑一震,只听少年疑惑的问道

“所以你

师父拳震三洲和你有什么关系”

凌羲眨着眼睛,百思不得其解

“呃……”

刘刃愣了一下,有什么关系呢?这一楞原本还在上涨的气势突然就那么停了下来

“噗嗤”

萧忘尘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就连顾云念都是嘴角上扬

“我就知道和你有关系,因为你会死在我师父所传的拳法之下”

反应过来的刘刃怒吼出声

“死死死,你就知道死,没完没了了是不”

凌羲叹了一口气,随即身上气势一变,双眼中似有两条火龙盘旋

业火劫,第二重

凌羲原本弱上刘刃一线的气势猛地上涨瞬间和后者齐平

两人都是没有再说话,对视一眼然后便朝着对方猛冲过去

“砰”

刘刃的拳头砸在凌羲的麟焱剑上,两人触之即散,然后再次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此时清源堂的弟子们只是看见一红一黑两道残影不停的撞在一起

“女娃娃,你打的累不累啊”

丁浅邱无心顾及别处战局,此时老人身上伤痕累累,就连一支袖子都被南宫琉璃的剑光给搅得粉碎

“老人家你累不累啊”

南宫琉璃反问道,随即丝毫不手下留情的刺出一剑

“都快累死我了”

丁浅邱躲过了南宫琉璃的那一剑,随即一掌拍出

“睡一觉

就不觉得累了”

南宫琉璃侧身躲过那一掌,接着手肘撞在了丁浅邱胸膛,后者闷哼一声朝后退了数步然后就见眼前寒光一闪,丁浅邱近乎本能的将头朝后仰去,然后便觉得喉咙处一凉,一道纤细的血线便顺着老者的脖颈流淌了下去

“差一点啊”

丁浅邱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要是没什么压箱底的绝招可就得死在这里了”

南宫琉璃说道,手中长剑结出了层层冰晶

“老了老了,哪来的什么绝招呢?”

丁浅邱手掌抹过喉咙处的伤口,平淡的说道,然后瘦弱的身躯一震,血雾便从他的身上散开

“嗯?”

见状,萧忘尘眉头一皱,丁浅邱竟然自废武功?

“什么意思?”

南宫琉璃同样紧皱眉头,长剑嗡鸣作响,她可不会因为丁浅邱这反常的举动而掉以轻心,毕竟这世上的武功千奇百怪,表边上丁浅邱的内力外泄不止,可谁又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手段

“不打了,人老了,折腾不起了”

丁浅邱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此时的他整个人苍老了不少,腰背也佝偻了下去

“你们看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要杀我么?”

丁浅邱说道

“为什么?”

萧忘尘从屋檐上跃下,站在了南宫琉璃身前,他看着丁浅邱出声问道

“为什么,

刚才那位小友不说的很清楚了么,我们都是弃子,一个自大狂妄,一个老气横秋,还有一个顶撞上司桀骜不驯,我们这样的人自然是没有在活着的必要了,所以啊,算透人心,心狠手辣的袁副使才让我们来这送死啊”

丁浅邱感叹道

“哼”

和凌羲大战的刘刃闻言冷哼一声

为什么他在之前浊流门别院的大厅内觉得自己是异类格格不入,那是因为他和师父葛衢无门无派并不是提线司的人,只是被强行召来的罢了,为什么他师父葛衢要留下断后,说到底就是因为葛衢和袁副使有些过往恩怨,仅此而已

这样的人,真的能带领手下完成这重要的任务么?刘刃心里想到,他从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弃子,哪怕确实如此,他也要杀出死局,这样想着,他手中的气力越来越盛,甚至打破了凌羲的防御,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后者的身上,拳劲炸开,凌羲嘴角流出了鲜血

“咳咳”

凌羲干咳两声

“这才对嘛,来自茫坤的高手”

凌羲慕然笑道,然后一声大喝,黄色的雷电瞬间充斥了他的全身,只见他的双眸之中,一边红龙盘旋,一边黄雷爆裂,整个人的气势再次拔高一截

不,不仅仅是拔高一截,他体内的一道枷锁轰然碎裂

凌羲,步入地境

……

推荐阅读: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人生只如初见 二嫁权臣,寒门嫡妻带崽杀疯了 请忘记我吧,侦探 我踩死条虫子,系统竟说我屠龙? 离婚后,她摊牌不装了 在南韩靠造星系统爆红 趁机 长生仙途:从听懂灵草说话开始 人在魔女道观,我无限吸灵气 重生和前夫退婚,转头我就下乡了 在你心尖上肆意撒野 武动之真正的武祖 求你放过排球吧 假太监:开局被太后养尸 我给人生充个值 霍格沃茨之第一学徒 修仙从提取精粹开始 仙界唯一团宠,我靠垂钓系统横着走 怪侠朱不虚 你好,结个婚 长生咒 霸道首席嗜宠妻 大秦女皇的骑砍之路 还剩三个月寿命,掌掴教皇比比东 完美世界之无上之旅 农门医女:太子殿下,娘娘又跑了 丧尸与狗,我越过越有 原神:穿越成五星角色,震惊芙芙 让你低调,你龙袍加身震惊全校? 我的东北江湖真实经历 禁止撒娇[电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