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还个人情

“喂,你还站哪儿干啥呀,还不赶紧趁着没事发生吃顿饱饭”

凌羲见萧忘尘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便心急的催促道

“恐怕这饭是吃不上了,以前都是别人找咱们的麻烦,今天咱们也该主动出击一回了”

萧忘尘说道

“你说什么?”

凌羲疑惑的问道

“去还个人情?”

萧忘尘转身朝着酒楼外走去

……

“嗖”

一群身穿白衣的年轻人飞快地在林间狂奔,他们披头散发的,身上都沾了不少鲜血,明显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师姐,我快跑不动了”

跑着跑着,一个小腿受伤的年轻弟子气喘吁吁的说道,说完便摔倒在了地上,浑身沾满了尘土

“快起来”

最前面那道纤细身影转过头来,竟是位漂亮女子,只是此时女子头发散乱,嘴角还有一道血痕看起来也分外狼狈,只是那丝丝血迹配上那娇美的容颜,倒更衬得女子惹人怜爱

“你们快跑,我来挡住他们”

摔倒在地的男子挣扎的爬起身,拔出腰间长剑毅然决然的挡在了女子和那些同门身前

“说什么傻话,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咱清源堂没有孬种”

闻言,那些清源堂弟子纷纷出声大

喝,接着和那年轻弟子站在了一起

“你们怎么这么傻”

年轻男子满脸悲愤的摇了摇头

“都听我说,你们留下也只是死在这里,白白葬送清源堂的未来,我一人留下足矣,你们赶紧回堂告诉堂主这里发生的事情”

只见女子深呼吸一口气,随即挡在了那些师弟面前,尽量镇定的说道

“不行,不能把师姐你一人留在这里”

听完女子的话,那些年轻弟子更是躁乱起来

“哎呦呦,还真是师门情深啊”

突然,一道大笑声传来,只见清源堂弟子身后黑压压的涌来了一群身穿黑衣手持大刀的人,而那领头的便是和阮乌长相有着七八成相似的浊流门首席弟子阮漳

“可是没有实力的一味逞强那叫犯蠢呐”

眨眼的功夫,阮漳已经来到了清源堂众弟子身前,而他身后的浊流门弟子分出一部分站在了阮漳身前,刀尖齐刷刷地对着清源堂的弟子,每个人都是面露狠辣神色

“唰”

见状,清源堂弟子整齐的拔剑出鞘同样挡在了师姐林怜身前

一边黑压压的足有近百人之多,而另一边却只有十来个人,而且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势,优劣之势,一目了然

“阮漳,别忘了我师兄曾经救过你的命,你就这么对待他的门人”

林怜看着阮漳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愤怒的喊道,他们清源堂已经有二十多个年轻弟子死在了他们浊流门刀下

“柳兄啊,我还是很感激他的,可惜他死的太早了,不过……”

阮漳语气颇为惋惜的说道,接着语气一变,看向林怜的眼神满是戏谑

“林师妹身为柳兄的未婚妻,我阮某定当好好照顾”

阮漳露出了一个淫邪的笑容

“混蛋,闭上你的臭嘴”

清源堂弟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要不是柳师兄身死,你们浊流门敢这么放肆么?”

又有清源堂弟子义愤填膺的出声说道

“还不都怪他自己不自量力,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短命的家伙”

阮漳说道

柳白之死,使得清源堂内弟子再也没有能跻身地境的存在,从柳白身死的消息传回徐州的时候起,浊流门便定下了蚕食清源堂的计划,今日过后,徐州便再也没有清源堂,而浊流门也将踩着清源堂的废墟彻底稳固他们一线宗门的位置

“一会打起来无论是谁找机会跑回门内,一定要告诉门主,浊流门来袭”

林怜低声说道,似乎是猜

透了女子的打算,阮漳笑着说道

“别想着回门报信了,清源堂内也有我浊流门的人,恐怕此时,清源堂早就血流成河了,哈哈”

此话一出,林怜顿时面无血色,她几乎没有怀疑阮漳的话,因为他们这些弟子出门历练是临时决定的,但是阮漳带着浊流门的弟子却是早早等在了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这就意味着清源堂内确实是有浊流门的奸细

“林妹妹啊,我劝你还是从了我,这样的话我就留下你旁边这几个废物的命,要不然,我就当着你的面将他们千刀万剐”

阮漳笑着却说着让人胆寒的话,而那些浊流门的弟子闻言俱是大笑出声

“师姐,别听他的,我们就算是死也得拉上几个垫背的”

清源堂弟子说道,面对着远超自己数量的敌人,这些年轻人依旧紧紧握着剑柄,没有丝毫的惧意

“师兄,怜儿想你了”

林怜面露苦色,自从师兄柳白客死他乡后她便从一个天真烂漫的柔弱女子变成了如今清源堂的顶梁柱,可是,这样真的好累啊,女子这般想着,急火攻心又是一口鲜血涌上了喉咙,但是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阮漳,你们浊流门是要和我清源堂不

死不休么?”

女子双手握拳,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笑话,不死不休,你们清源堂凭什么和我浊流门不死不休”

阮漳咧了咧嘴角,不屑的说道

“清源堂弟子听命,死战”

林怜瞬间拔出了腰间纤细的长剑,女子的眼泪早在得知柳白身死的时候流干了,此时的眼中只有杀气,和那不顾性命的决绝

“是”

清源堂弟子咆哮出声

“浊流门弟子听令,除了那个女的,其他人杀无赦”

阮漳大手一挥,那些身穿黑衣的浊流门弟子便狞笑着走向了那些身穿白衣的清源堂弟子

就在两边弟子即将厮杀在一起的时候,一物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之间

“轰”

紧接着是一声巨响,一阵冲击袭来,这四周顿时烟尘四起,清源堂和浊流门弟子都不由得朝后退了数步

“今天清源堂灭不了,我说的”

烟尘散去,一道青衫身影单手拄剑站在了清源堂弟子身前

“你是谁?好大的口气”

闻言,阮漳冷哼出声

“你应该问,我们是谁”

下一刻,凌羲,顾云念,南宫琉璃落在了萧忘尘身边

他们四个站在一起,千军万马又有何惧,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浊流门

一剑斩之

……

推荐阅读:

团宠小作精上位记 诸天:人在三部曲,以杀证至高 徒儿,出狱享受万亿资产和美女吧 绝望预言 泥腿子成了星际万人迷[gb] 地球被撞后,我持枪纵横末世! 不要过来啊[玄学] 这操碎心的侯门主母,谁爱当谁当 徒儿你已经无敌了,下山去吧! 末世医娇 人在美漫做视频,开局扮演黑奇异 万古同尊 都市:让你假扮我儿子,你想当我女婿 谍战:开局和郑耀先结拜,我成了军统七哥! 论咸鱼万人迷与运动番的适配性 重返1987:开局忽悠我妹不嫁人 末日来临囤百亿物资 穿成荒年俏后娘,世子爷日夜娇宠 人在镇魔司,我靠氪命,长生不死 超神双对比:这个葛小伦又贱又强 日娱音乐人 完美世界之无上之旅 被囚禁的我,才是真猎人! 纲吉的横滨! 从她的窗户看月亮 逆水行 偷听豪门心声,真千金怒踹渣男未婚夫 年代文白月光觉醒后[六零] 女将军,男公主 领主从角斗士开始 我的店里全是美男 你惹他干嘛,他连仙界都敢踏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