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开个玩笑

“咻”

破风声传来,凌羲头也没回的伸手握住了飞来之物,张开手掌,躺在手心的赫然是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子

“怎么个意思?”

凌羲站在栏杆上扭头看去,只见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艘游览木船上,一个黑袍公子哥一手摇着折扇,一手还保持着先前出手的姿势,而他旁边一个穿的花枝招展,头发上更是插着诸多发饰的丰腴女子正在那捂着嘴笑得颤颤巍巍

“开个玩笑罢了,还望这位小兄弟不要在意”

看见凌羲接住了自己掷去的石子,黑袍公子哥略显诧异,收回手后朗声说道

“这力道可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

顾云念皱着眉头,语气不悦的说道,那黑袍男子扔来的可是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子,况且还是朝着凌羲脑袋扔的,若不是凌羲身手好,那下场不是掉进江水就是当场头破血流

“那小子胆子倒是不小”

萧忘尘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南宫琉璃身边盯着那个此时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笑意的黑袍公子

“啧啧”

靠着船舱的白胡子老者点着了旱烟,抽了一口

“几位,在下徐州浊流门弟子阮乌,家父阮昌正是浊流门门主,刚才此举确实就是个玩笑,别见怪啊”

黑袍公子阮乌轻摇折扇,笑着说道,眼角余光瞥见了萧忘尘身边的南宫琉璃,阮乌顿

时惊为天人,本来朝着站在栏杆上的凌羲扔去石头只为换取身边丰腴女子一笑的阮乌顿时对那女子失去了兴趣

和南宫琉璃相比,世间一切女子都得逊色三分

“唉呀,阮公子,不就是开个玩笑么,以你的身份哪用的着和他们说这么多?”

阮乌身边的丰腴女子看见前者盯着南宫琉璃的目光心中顿时醋意大生,身躯朝着阮乌一靠就依偎在了他的身上,语气带着些许撒娇意味

“是啊,公子”

阮乌他们船上划船的贼眉鼠眼的汉子出声附和,眼神狠狠的刮了那个丰腴女子一眼

“我怎么越听越觉得想动手打人呢?”

凌羲掂着石子,咧了咧嘴角

“喂,那个什么什么门的家伙,你似乎从头到尾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说”

凌羲喊道,此时两船以相同的速度行驶,凌羲恰好站在了阮乌的对面

“道歉?”

闻言,阮乌收回了看向南宫琉璃的视线,那表情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只听他继续说道

“我自报家门就是对你道了歉,怎么,不服?”

阮乌收起折扇伸出手指遥遥指向凌羲,表情挑衅至极

“浊流门很有名么?”

凌羲看向顾云念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他们门派的人这么狂?

“在这徐州地界,浊流堂还算是一流门派”

顾云念没有说话,

他都没听说过这个门派,还是那个白胡子老者回答道

“老伯……”

凌羲看着白胡子老者欲言又止

“年轻人心中要是没点火气还算什么年轻人,不就跟老头子我一样了么,不用担心我,我们又不在这徐州停留多长时间”

白胡子老者似乎读懂了凌羲眼神中的意思,看那意思,是怕连累了他们

“那就没事了”

凌羲转头猛地朝着阮乌扔去了石子

“这是回礼”

“砰”

小小的石子在空中发出了极其响亮的爆鸣声

“你……”

见石子来势凶猛,阮乌面露惧色,身躯一侧将身边早已花容失色的丰腴女子挤倒在了甲板上

“砰”

石子掠过阮乌身边带过的风将他的衣袍吹的猎猎作响,接着石子打在了江边一块凸起的岩石上,那块和磨盘一般大小的岩石和那枚小小的石头一同炸的粉碎

“公子还真是热心肠,那块岩石确实对行

船有阻碍,若是稍不留神撞在了上面,像我们这样的大船还好些,可那些底子薄一点的船就得露个大窟窿了”

白胡子老者笑道

“举手之劳”

凌羲摆了摆手

“你小子,是想找死不成,别忘了我是浊流门掌门的儿子”

见着了那块岩石的下场,阮乌气急败坏的说道,此时那位丰腴女子连滚带爬的躲回了船舱,给他们划船的贼眉

鼠眼汉子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木船速度越来越快,看那架势是想要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凌羲没有理会阮乌的叫骂,双腿微微下蹲,转头看了一眼萧忘尘,后者心领神会般点了点头

凌羲这才一言不发的看向了阮乌他们那艘已经划出去好几丈远的木船,接着双腿发力,身体骤然腾空而起,而随着他的发力,身下那艘庞大的木船瞬间朝着前方倾斜,而早有准备的萧忘尘则是用上巧劲踩在了甲板上,木船顿时恢复了平衡

“我也跟你开个玩笑”

高高跃在半空中的凌羲俯视着大惊失色的阮乌,接着身形朝着后者所在的木船猛然坠去,只见身穿一袭红紫相间的劲装的少年如一只鹰隼般从天而降

“轰”

凌羲双脚踩在那艘木船的船舱之上,强横的力道木船骤然朝下沉去,那四周的湖水一下子炸了开来

“咔嚓咔嚓”

一道道裂缝自凌羲的着脚点沿着船舱顶部向着四周蔓延

“这玩笑开得可还算有水平?”

凌羲俯下身,手肘顶在了膝盖上,就这么看着那随着木船晃荡连身形的站不稳的阮乌,那个丰腴女子此时早就披头散发,脸上的胭脂水粉因为溅上湖水的缘故,颜色混杂在了一起,看起来跟个女鬼也没什么两样了,而那个贼眉鼠眼的船夫见势头不对哪里还

管什么浊流门掌门之子,随手扔掉船桨,一个人“噗通”一声跳进水里朝着岸边游去

“下盘这么不稳,看来练功的时候没少偷懒,唉,希望你会游水吧”

凌羲笑着,猛地一跺脚,身形再次腾空,那艘木船终是到达了极限,一道巨大裂缝连接上了先前所有细小的裂缝

“轰咔嚓”

一艘木船就这样从中间断成了两截,阮乌和丰腴女子彻底掉进了水中,不过看样子两人虽然狼狈但还是会游水的,此时扑腾着一人抱住了一块木船的碎片就那样飘在了水中

“舒坦”

凌羲落在了先前的木船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于阮乌他们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不用留手。

“你呀,还是心软啊”

萧忘尘看着阮乌和女子抱着木板好似“半分不费力”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随便一掌拍了出去,那艘木船的碎片包括阮乌两人抱着的都在一声脆响中化作了细碎的木片

“看我小师姐,我同意了么?”

萧忘尘扬起脑袋,南宫琉璃也有样学样

“你们等着,我浊流门不会放过你们的”

阮乌在水里扑腾着分外狼狈

“随便啦”

顾云念挥了挥手

“敢不敢报出门派姓名”

阮乌咬牙切齿的说道

凌羲双手叉腰,朗声笑道

“嘿,我又没想着要跟你道歉,何必自报家门”

……

推荐阅读:

全职法师:方舟核心,青梅丁雨眠 医品剑仙 开挂替身 有系统了谁还谈恋爱啊 叶揽希蒋语甜 他读心,她发明,奸臣小人破防了 大明:AI无敌!祖父竟是朱棣? 百万调音师:我只好亲自上台了! 妖怪猎手:转生成为枪之士 年代文女配逆袭成白月光 此间三十年 哥布林从剑之圣女开始 大周第一皇孙 菜刀通天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 戍边三年,皇帝跪求登基 霍格沃茨之第一学徒 误入魔界的我弱小可怜又无助 穿成炮灰皇子后 说好练武,你一拳爆星什么鬼? 超神:签到火种源,打造天灾盛世 相亲被拒99次,我娶了绝色女总裁 被凤凰男渣了后,首富求我领证了 架空时代,重新活一次 退婚柳二龙,看她做的那些龌龊事 穿成早夭的团宠 天灾求生:空间囤货爽歪歪 天下第一小乞丐 美人队长,听说你暗恋我许久 被赶出豪门后,假千金她轰动了全球 你透视眼不去赌石,又在乱看 降妖除魔在西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