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心眼不大

“呦,碎拳帮好大的威风啊”

清冷的声音仿佛就在身后响起,三个人赶紧回过头去,却见身后依旧是一片黑暗,哪里有半个人影

“可惜了,这么好的菜”

接着,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三人回过头,却见身前站着一个瘦弱的公子哥模样的人,他穿着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袍,面目白皙,若是细看五官,甚至都会觉得这个男人长得比许安更有“女人味”一些,此时他只是低着头默默的看着那些萎靡的菜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哪来的混账东西,敢来管我们碎拳帮的事”

三人心知这个男人来者不善,因此酒气都散去了大半,此时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三人中的老大甚至觉得来人有些眼熟,只是喝了酒,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碎拳帮,哼,牌匾烧了,大门碎了,就连祖师堂都被人砸了,帮主长老,还有客卿就没剩下一个不再床上躺着养伤的,这样的门派,也还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来人冷笑道,那双狐狸眸子此时尽是嘲讽之意

“怎么会”

瘦弱男人和魁梧男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慌乱,莫非先前帮主的传信真是帮内蒙难?

“胡说八道,何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也就是三人中的老大冷静

些,不完全听信眼前这个文弱男人的话,此时哪怕觉得来人眼熟也不去计较,心中已经认为他只是偶然见过而已,说不定就是个路人或者哪个小门派的杂役弟子

“还能是谁,雾隐山庄的少庄主呗,对方还一口气拆了破峰刀宗,就连阗鼓剑门都不放在眼里,你们那小小的碎拳帮又算个屁”

来人看着文文弱弱的此时却是爆了句粗口,这一下便将三人给说愣了

就连他们身后的许安都愣在了原地,原来凌羲他们独独放过了自己的翠源堂,顿时,心中愧疚更甚

“哼,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反应过来的三人老大也骂出了声,一边吼一边将拳头狠狠的砸向文弱男人

“我啊,就是那同样废物的门派,阗鼓剑门的门主,潘楠”

文弱男子不紧不慢的说道,此时那拳头恰好停在了他面门一寸左右的距离,潘楠鬓角的发丝被拳风吹的朝后飘去,只见三人中的老大面色刹那间惨如白纸,硬生生止住自己的拳头后,原本挺直的腰背瞬间弯了下去,缩着脖子,语气满是谄媚

“不知潘门主亲临,得罪得罪,还请门主恕小人不知之罪”

此时,三人中的老大猛然间想起自己曾经见过阗鼓剑门新任门主的画像,可不正是眼前此人,那瘦弱男人和高大

男人也反应过来,此时顿觉冷汗直流,他们得罪了阗鼓剑门,这可如何是好,现在也只能是尽量放低姿态,若不是觉得太过突兀他们甚至都想跪下来恳求潘楠的原谅

“恕罪?我一个混账东西哪里敢认为三位大人物有罪啊”

潘楠笑着说道,说完那双狐狸眸子眯了起来,一股杀机在这翠源堂门前悄然蔓延

“求潘门主绕过小的”

这时哪里还管什么突兀不突兀的,尊严什么的,在生死面前算个屁,只见三人立马跪了下去,一个劲儿的求饶

“我倒还好说,只是你们好像伤害了许门主和他的弟子,这可如何是好”

潘楠摩挲着下巴,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许安,和那些眨着眼睛好奇盯着自己的孩子们

“许门主,不,姑奶奶,还有各位少侠们,是我们错了,我们该死”

几人立马转向了许安他们所在的方向,一边说着,领头的老大率先扇了自己一个嘴巴,一边脸颊立马红肿了起来,剩下俩人也有样学样。一时间翠源堂前“噼啪”声不绝于耳

见此情形,许安心中只觉得无比畅快,但是看向潘楠的眼神里还有这一丝忧愁

孩子们就简单多了,

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三个人上一刻还是凶巴巴的,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这菜苗

也怪可惜的”

见几人扇得“起劲儿”潘楠弯下腰看向菜苗得眼神满是惋惜

“我们错了”

三人一楞,自己总不能对着菜苗磕头吧

“算了,我也是个小心眼的人,还是觉得不能这样放过你们”

潘楠笑着说道

“潘门主,我碎拳帮可是和贵派交好,还望看在两派情谊……”

瘦弱男人哆哆嗦嗦的说道,眼睛都不敢看向那个白衣男人

“说的也对”

潘楠说着,眉头微微皱起,摆出了一副纠结的样子,然后看了许安一眼,女子瞬间心领神会,蹲下身将几个孩子揽在怀里,让他们都看向自己

“可是啊,就算把你们杀了,难道碎拳帮就会记恨本门主不成”

潘楠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拼了”

还没等潘楠有所动作,三人中得老大猛地暴起,对着潘楠就是当头一拳,这一拳的力道远超先前,若是常人受此一击,恐怕就是所谓的“肝脑涂地”了吧

“老二老三,动手”

剩下二人慢上半拍,听到大哥的话立马反应过来,高大的老二紧随其后一拳轰出,可那瘦弱的老三起身后头也不回的拔腿就跑

“你们想打本门主,那就怪不得我了”

潘楠冷笑一声,袖中滑出一柄匕首,转瞬间匕首及刺入了三人老大的胳膊里,只见潘

楠手指连点男人几处穴位,竟使得他的伤口没流下半滴鲜血

“废你条胳膊,就算我仁慈了吧”

潘楠点了点头,随即猛地拔出匕首,一甩手,匕首便刺中了高大男人的肩膀

“傻不啦叽的,给点小小的惩戒就算了”

说完,潘楠身形一闪而逝,高大男人只觉得肩膀一痛,急忙捂住伤口,早就连滚带爬的跑出十多丈距离的瘦弱男子只感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然后便有人按住自己后脑,随后眼前一片血红,紧接着是恐怖的黑暗,到最后疼痛袭来,瘦弱男人直接哀嚎出声,躺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

“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怨不得我啊”

潘楠拿出手帕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干,随后嫌弃的将手帕捏在指尖,内力一震,手帕便化作了细小的碎片随风飘散

刚才正是他将匕首伸到瘦弱男子眼前,按住他的后脑,让他“自己”撞上匕首的

“快滚吧,别弄脏了人家的地盘”

潘楠说着,扫了一眼手上最轻的高大男人,后者咽了口口水,连忙扶着自己的大哥,走了几步,又一把拎起地上昏死过去的瘦弱男子,狼狈的逃走了

“是不是觉得我喜怒无常,还和传闻中一样心狠手辣”

看着那三人狼狈的背影,潘楠淡淡的说道,闻言,许安一阵心惊

……

推荐阅读:

让你写玄幻,你写光之国:迪迦 这个宿主莫得感情 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线了 让你上场抗压,你丫搁这乱杀?天榜无欢 寒门婆婆不当诰命 欢乐颂之我真不是东西 方寸为界 九星炼体诀 位面直播中 兽性盛宠:老公,喂不饱 新欢有点儿帅 傻状元的福运胖妻 武唐长歌 透视小包工头 异侧寻旅 不科学的都市 快穿大佬她又美又撩 快穿年代女配 猫耳萝莉也要当画家 长老姓唐 中医:我,一皱眉,疯狂无数艺人 显然可证,我喜欢你 我的黑心系统 神州封天记 侠名谱 成为恶女后我被迫拯救反派 绝世凶兵 诸天最强反派 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 次元冒险家 天王找我写歌也是五五分 神之又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