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杀机暗藏

凌霄一身杀气不再有丝毫约束的蔓延开来,离他最近的潘楠只感觉自身仿佛处在一个尸横遍野满是鲜血的战场中央,四周皆是手握兵器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敌人,这一刻,潘楠浑身汗毛倒竖,脊背一阵阵发冷

“果然如我所想,凌霄距离破镜仅有一线之隔”

潘楠心中想道

“我说,你们阗鼓剑门,谁做主”

凌霄一步踏出,眼神冰冷,仿佛随时会撕碎眼前的年轻人

“哼,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雾隐山庄庄主竟然不堪至此么”

阗鼓剑门四长老,也就是那个肌肤黝黑的男人挡在了潘楠身前,后者顿感身上压迫消散大半

“我就欺负了,又如何”

凌霄笑道,只见其周身瞬间被紫色雷电环绕,男人的瞳孔中亦有一缕紫雷闪过,凌羲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眼神冰冷,他心中对阗鼓剑门的怨恨和兄长凌霄相比只多不少,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兄长滥杀无辜,可若是有人想前来寻死,他不介意亲手杀之

其实说起来,凌天声和潘仁属于一辈人,因为凌霄早早的便担起了雾隐山庄的重担,所以很少人记得凌霄实则也是年轻一辈

“凌霄,你当真认为我阗鼓剑门是好欺负的不成”

四长老阴沉

着脸,语气不善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凌霄双臂环胸,斜瞥了黝黑男人一眼

“阗鼓剑门众弟子何在”

四长老一声令下,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本以为阗鼓剑门大门处会有无数剑门弟子涌出,可实际上,那里并没有出现哪怕一个人影,四长老扭头看去,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你,是你们”

四长老对着潘楠怒目而视,紧接着看向了一旁的王姓老者

“四长老,阗鼓剑门有愧于雾隐山庄”

只见潘楠眼帘低垂,看不清表情

“闭嘴,你这吃里爬外的狗东西”

四长老指着潘楠的鼻子就开始破口大骂

“所以,四长老,请您代替宗门黄泉路上好好赎罪”

正当四长老吐沫横飞的时候,潘楠突然抬起了头,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辣,紧接着两柄修长的匕首从年轻人的袖口滑出,只见其双臂交叉,一闪而逝

“你……”

四长老双手拼命捂着脖颈处的伤口,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鲜血喷洒而出,四长老终是不甘的倒了下去,而在他倒下的刹那,潘楠已经闪身来到了奄奄一息的大长老身前

四长老生前见到的最后一幅画面,便是潘楠将匕首毫不留情的插在了大长老心口,哪怕对方眼

中满是乞求

潘楠双手握紧匕首,白皙的脸上溅上了大片大长老的心头血,此时在雨中,雨水混杂着血水顺着潘楠脸颊流下

“阗鼓剑门所有罪人已经伏诛,恳请两位庄主给剑门一条活路”

只见潘楠收回匕首,再次拿出被羊皮纸包裹住的震鸣剑法,双手捧着,低下脑袋,从始至终,潘楠一步也没有踏进凌霄凌羲兄弟两个一丈范围

“好一出狗咬狗,你还真是心狠手辣”

凌霄一边鼓掌一边说道

此时此景,王钦和潘鹛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之前在门内存在感并不如何强的潘楠何时变成了这副摸样,莫非之前一直是在藏拙不成

“两位庄主,阗鼓剑门自认有愧于雾隐山庄,可门内弟子对于前任门主所做之事并不知情,恳请几位高抬贵手,日后阗鼓剑门必将唯雾隐山庄马首是瞻”

王姓老人此时走到潘楠身边,双手抱拳,深深的行了一礼

“哼,好一个阗鼓剑门”

凌霄冷笑一声

事已至此,凌霄自然无话可说,本来凌羲的出现已经消磨了凌霄大部分的杀心,在加上娘亲韩宁的叮嘱,其实凌霄已经放下了屠灭阗鼓剑门满门的想法

而潘楠的行为也说明了阗鼓剑门此时也并不是

铁板一块,而且潘楠亲手杀死了大长老和四长老,这也意味着,在以后的阗鼓剑门,这两个长老所属的派系一定会和潘楠貌合神离,甚至明枪暗箭,防不胜防,潘楠的一系列作为就是告诉凌霄一个道理

这样的阗鼓剑门即使存在,也不会对雾隐山庄有任何威胁

“这两人,还给你们”

韩鸣拎着绳子将王钦和潘鹛甩到了潘楠身前,后者仍旧没有看他们哪怕一眼

“潘楠,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配称为阗鼓剑门弟子,你,你就是个混蛋,亲手杀掉长辈,你,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还有你们,雾隐山庄”

潘鹛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累了”

潘楠听着潘鹛的咒骂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紧接着一手探出,印在了女子丹田,后者顿时倒地,身体止不住的抽搐起来,最后吐出了一口乌黑的鲜血

“你竟然废了我的丹田”

潘鹛痛苦的说道

“这也是为你好”

潘楠神情冷淡,然后瞥向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王钦,后者缩了缩脖子,他从此时潘楠的身上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哪怕自己的爷爷就在身旁,可王钦还是觉得,如果自己稍有动作,那么潘楠定会毫不留情的出手,甚至王

钦觉得,自己的爷爷一定不会阻拦

“走吧,凌羲,咱们回家”

凌霄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潘楠,紧接着翻身上马,凌羲亦是呼唤一声,早先自己寻找地方躲雨的马儿从一旁的树林里跑出,凌羲一把攥住缰绳,飞身上马,最后是韩鸣,三人对视一眼,紧接着,策马远去

“结束了”

见凌霄几人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潘楠呼出一口气,恐怕只有他本人知道,身上湿透的衣衫有多少是雨水又有多少是冷汗

“你遵守约定保住了阗鼓剑门”

王姓老人走到潘楠身边,看着后者手上那本被羊皮纸包裹住的震鸣剑法的秘籍,后者同样低头看去

“你说他们是真的有所察觉,还是压根看不上这本秘籍”

潘楠扯开羊皮纸露出了里面的“震鸣剑法”秘籍,任由其被雨水打湿,眼神晦暗不明

这本秘籍确是阗鼓剑门绝学“震鸣剑法”无疑,只是其中一些内力沿着经脉游走的路线被稍加修改,初时修炼并无异样,可随着剑法的不断精深,先前那些微不足道的小问题会一股脑的爆发开来,直到让练功者爆体而亡,神不知,鬼不觉

“或许吧”

王姓老人眉头微皱,他不知道相信潘楠到底是对是错

……

推荐阅读:

热点词条是爆炸案件 留守乡村的女人 我和冥王的生死契约 抓住她的尾巴 扎纸人后我和鬼王he了 逆天改命从演小白花开始 [废土] 开启!社恐少女的救赎之旅 那个夏天的故事 和松田贴贴 在南韩靠造星系统爆红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杀疯了,我还在娘胎 康熙之荣妃娘娘盛宠不衰 惊现四大神颜女神,帝王们看呆了! 不放纵能叫神豪吗? [娱乐圈BTS]我只想早点回家 青雪 [综英美]我和我邪恶的朋友 开局逃荒手撕禽满四合院 神造之物 直播算命:玄学大佬爆红全网 和魔王离婚,言生你哭什么 网游:我有无数神级技能 刚穿越就得知肚子里三胞胎是反派 娇妾为后(清穿) 战骨 平凡间 靓女 重生末世前:太太也不想丈夫丢工作吧 四合院:从48年开始做大佬 穷小子下山退婚 你惹他干嘛,他连仙界都敢踏平! 在男主发疯文学中艰难求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