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意气风发

“要战便战”

凌羲挽了个剑花,周身气势逐渐攀升至了巅峰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地境,你拿什么跟我斗”

说完,王钦身形骤然激射而出,手中“殷钩”长剑,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深蓝色的剑气余韵,只见王钦转瞬间便来到了凌羲面前,一剑斩出,凌羲嘴角勾起,不闪不避,同样一剑斩出

“锵”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正是两柄剑谱名剑之见的碰撞

紧接着,一红一蓝两股恐怖的剑气激射而出,数根三人合抱的巨木搭建而成的擂台都开始有些摇摇欲坠了

此时,凌霄身形一闪便来到众宾客身前,一手负后,一手握拳递出,一阵电光闪过,那两股剑气便被其轻而易举地挡了下来

“时间过得真快呀,谁能想到当年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都已经半步天境了”

白恒感叹了一声,端起了酒杯

“谁说不是呢”

南宫羽也是端起酒杯和白恒手中的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各自慢慢品尝着杯中名为“花间”的美酒

时间就像这酒水,越是细细品味,便越觉得回味悠长

“九玄天雷引”

此时亦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凌霄的背影,正是潘仁,他回想着那道一闪而逝的紫电,心中满是不甘

“轰”

擂台上,两股水火不容的剑气终是彼此到了极限,紧接着爆裂开来,凌羲和王钦各自退后数步,这一招不分胜负

“不过

如此”

凌羲笑了笑,王钦的半步地境在他面前可算不了什么,毕竟当初业火劫三拳挥出的时候,凌羲便已经体会到了天境实力加身是什么样的感觉

“哈哈……”

王钦突然伸手捂住了半边脸颊,笑了起来

“就是一剑而已,谁给你的自信”

王钦一边笑一边说道

台下的潘仁也是嘴角缓缓勾起,阗鼓剑门乃是豫州数一数二的顶尖宗门,而潘仁也是豫州为数不多的天境强者,而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如此任由王钦肆意妄为,甚至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其言听计从,还不是因为王钦乃是阗鼓剑门百年不遇的奇才

“不好”

一直关注着战局的顾云念突然眼神一凝台上的凌羲也是察觉出了不对劲

只见擂台周围,王钦那些本来应该散去的剑气突然重新凝聚起来,化为了一道道长约一寸的尖刺,剑气消散,本就是没入四面八方,此时的凌羲等于是被王钦的那剑刺一般的剑气包围了起来

“杀”

王钦冷笑,随即挥出了手中长剑,只见凌羲周围那些剑刺突然颤动起来,然后瞬间便朝着凌羲激射而去,退无可退,躲无可躲,凌羲只能挥剑格挡

就算防御在严密,也总有疏漏的时候,一道尖刺便越过凌羲的防御朝着他的眉心射去,一旦命中,凌羲定会身受重伤

危急关头,一身火焰自凌羲周身燃起,红衣少年所持麟焱长剑亦是爆发出了耀眼的光

茫,只见其将长剑竖在身侧,紧接着火焰席卷而出,瞬间消融掉了周围所有的剑刺剑气

待得烟尘散去,凌羲长剑一挥,眼眸赤红,似有火焰在里面熊熊燃烧

“怎么会,凌小庄主的实力竟然提升了这么多”

台下的宾客见状一阵哗然

“不会是用了什么竭泽而渔的秘法吧,为了场切磋,至于吗”

闻言潘仁笑了笑,所谓人言可畏,若是日后传出雾隐山庄少庄主使用秘法和人切磋,那么雾隐山庄的声誉定然受损

“你们懂个屁,一点见识都没有,这可不是什么秘法,这是业火劫”

霍却邪直接破口大骂,其他人只得乖乖闭嘴

“呼”

凌羲呼出一口灼热的气息,此时他觉得畅快多了

业火劫第一重已经可以被他运用自如

,燃烧心火嘛,恰巧此时凌羲心中多的是火

“将拳法融入剑法中,这凌羲小友天赋异禀啊”

宋亦感叹道

“接我一剑就需要借助功法提升实力,你就这点本事”

王钦嘲讽道,随后身躯一震,恐怖的气势席卷而出,竟然转瞬间就被其突破了玄境的枷锁彻彻底底的迈入了地境

感受着境界突破带来的磅礴力量,王钦肆意的狂笑

“就让你死在我阗鼓剑门的鸣震剑法之下吧”

王钦剑指凌霄,只见其将内力灌输进了殷钩之内,长剑顿时有规律的震颤起来

“嗡……嗡嗡”

起先只是极其轻微的震颤声响,到最后,

声音越来越大,竟然和那雷鸣之声不相上下,在场宾客那些境界低微的弟子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斩”

王钦眼神冰冷,对着凌羲遥遥一剑斩出

“轰咔嚓”

恐怖的剑气带着宛如雷鸣般的声响斩向了凌羲,所过之处,擂台被其割裂开来,若不是四周被圆木加固过,想必这一剑定会将整个擂台劈开

“来的好”

凌羲笑道,面对剑气没有丝毫畏惧,手指抚过麟焱剑身,刺目的火光燃起,凌羲双手握剑,拖曳着火光,劈向了那道剑气

又是剑气席卷而出,凌霄握拳将其悉数挡下,尽管如此,台下的宾客已经被凌羲火焰剑气所影响,感觉就如同置身在火炉之中

“破”

一声怒吼,凌羲自火光中踏出,瞬间击碎王钦的剑气,后者脚尖点地朝着凌羲冲去,殷钩不断震颤,势大力沉的一剑劈出,凌羲周身火焰更甚,同样千钧一剑斩出,一红一蓝两柄剑在接触的一刹那就瞬间分开,身形转换间,两人又连出数剑,长剑碰撞,剑气四溢,竟然有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架势

“这真的是两个小辈之间的切磋么?”

无数宾客被两人的这场战斗惊得目瞪口呆,现在台上两人所展现的实力恐怕已经不输台下那些前辈了

“打个赌如何,要是你输了,麟焱剑归我”

两柄长剑相碰,王钦眼睛眯起,戏谑地说道

“看来你不懂剑,也不懂什么是剑客”

凌羲冷笑出声,两柄长剑交错间,火花迸射

“哈哈,这一剑了结你”

王钦剑指凌羲,手中殷钩剑在众人的眼中突然停止了震颤,那如雷鸣般的声响也越来越弱,可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看到,长剑只是以更快的速度震动

“鸣震剑法,碎魂”

一声怒喝,王钦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显然,哪怕他以地境的实力想要挥出这一剑仍旧十分吃力

“死”

又是一声怒吼,王钦终是将剑挥了出去,顿时,刺眼的剑光与恐怖的剑气同时爆发开来,这一剑的威力恐怕已经超过了地境的范畴

“呼”

凌羲呼出一口浊气

“无论声势多么浩大,终归只是一片虚无”

恐怖的剑气近在咫尺,凌羲反而闭上了眼睛,追寻自己的心,挥出了看似平凡的一剑

“轰”

一声巨响,刺目的火光直冲云霄,这看似平凡的一剑便将王钦全力一剑给击的粉碎

“这不可能”

王钦愤怒的咆哮

“你输了”

凌羲自火光中走出,手持赤红长剑单手负后立于擂台之上,少年本就剑眉星目,容貌俊朗,此时更是意气风发,台下不少女弟子都被凌羲所吸引,在心里悄悄地埋上一颗名为“爱恋”的种子

或许若干年后她们已成为了别人的师父,她们的弟子可能会无意间问道

“师父啊,你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喜欢过别人呢”

想必那时她们的脑海里一定会闪过这一袭红衣

……

推荐阅读:

惊了!随手搭救的少女是同校学姐 娇妻千仞雪,开局假装被我打劫 克夫宠妃:战神王爷命硬宠 一人之下:抽签抽出系统 二嫁帝王 勾引男主翻车后 带娃回村后成了大力士 救命!误惹大佬后每天被宠得腰酸腿软 综影视九月 兵王会读心,漂亮后妈摆烂被宠哭 大明悍匪:我认钱不认人 米宝三岁半,被京城大佬们团宠了 拯救织田作后太宰以身相许 异虫迷城:触手娘的养育手册 今天也要当大孝女呢[快穿] 潮热 灭渣男!嫁纨绔!重生嫡女杀翻全京城 我有一卷神仙图 谁用哲学做游戏啊? 民国奇案第一部之鬼市人头 谁说女儿不英雄 靠八卦小报也能修仙? 龙族:无限归来的残骸 HPL 守护者 龙珠:超四震惊破坏神 娱乐探秘:扮演王也,杨老板贴贴 我能给女侠发布任务 我在俄国挖土赚大钱 九灵囚天 星际第一战术师[机甲] 法师先生只想赚钱 美人惊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