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只是

“我这是还活着”

一阵冷风吹过,萧忘尘眉头皱起,眼皮颤动,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好在光线昏暗,并不刺眼

“嘶……”

下一刻,钻心的疼痛袭来,萧忘尘的额头霎时间挂满了汗珠,缓了好久后他才有力气查看自己和四周环境,身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双手被一层又一层的白布缠上,此时感觉凉凉的应该是敷上了什么药膏,眼角的余光中有一个身影,萧忘尘咬着牙扭头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长褂的男人立在残破不堪的窗户前,一手拎着锤子,另一手提着块木板,看样子应该是想修补窗户

“呦,萧老板醒了啊”

没等萧忘尘开口说话,陆言转过头来露出了惊喜的笑脸,然后扔掉锤子和木板三步并一步的跑到了床边

“你……”

萧忘尘刚一张嘴,陆言立马挑着眉毛开口说道

“害,路过,你说巧不巧,我又救了你一命”

“你……”

“不用客气,谁让我还得在咱红尘阁谋生呢?”

陆言摆了摆手

说话三番两次被打断,萧忘尘本就苍白无血色的脸此时铁青的可怕,少年只觉得胸口开始发闷,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咳咳”

兴许是太激动了,萧忘尘一阵咳嗽

“好嘞”

陆言点了点头

萧忘尘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忙开口问道

“凌羲他们怎么样了”

“怪我医术不精”

陆言脸色一变,低下头去

萧忘尘瞪大眼睛,一股悲伤的

情绪在眼底酝酿

“也得归他们底子好,现在都在隔壁睡着呢”

陆言突然以拳捶掌,抬起头脸上尽是戏谑神色

“噗”

悲伤的情绪刚一涌出,情况突然峰回路转,萧忘尘终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这就对了,体内淤血吐出,伤就算好了大半”

陆言侧身躲过喷溅的鲜血,挺直腰杆,双手背到身后,神色变得沉静内敛,此时的陆言在萧忘尘眼中就像是个陌生人,那个说书时绘声绘色,喝酒时谈天说地的男人好像已经不复存在了。

虽然早就猜到陆言并不简单,但真看到他的变化,萧忘尘还是忍不住感伤。

“到底是该叫你陆先生还是四杰百晓呢?”

萧忘尘慢慢躺下,平静的说道

“你是怎么猜到的?”

语言笑道

“就是瞎猜的,之前就感觉你不简单,医术精湛,江湖秘闻随口就来,这样的人怎么会只是一个平凡的说书先生呢,再加上前不久知道百晓也姓陆,就随口说了”

萧忘尘说道

“我真名陆语,正是四杰中的百晓”

陆言点了点头

“身边有这么一号高手,我还真是荣幸啊”

萧忘尘皮笑肉不笑,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少年的眉毛一直在紧皱着

“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

陆言看着萧忘尘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萧忘尘同样直视陆言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萧玉旻”

……

天色渐渐暗了,森林里不时传出沙沙的声影,还有踩

碎树枝树叶那清脆的“咔嚓”声,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动物在里面游曳

“呼呼”

一个衣衫不整,脸颊高肿的女子在林子里踉跄前行,以前的时候,这样的林子满是着脚点,轻功运用起来是最为轻松的,现在呢,只感觉林子好大,怎么都走不出去

“嗷”

狼嚎声传来,铃幺被吓得跌倒在了地上,她抬头看去只见前面的黑暗处一双绿色的眼睛亮起,接着粗重的呼吸声响起,一头足足有近丈长,五尺高的灰黑色巨狼走了出来

巨狼双眼死死盯着地上的铃幺一步步朝着她

走进

“咔嚓,咔嚓”

锋利的狼爪踏在地上

“扑通扑通”

铃幺的心越跳越快

本就不远的距离,几个呼吸间巨狼便来到铃幺身前,感受着湿热的呼吸喷在脸上,铃幺一动都不敢动

“呦,这不是铃幺姐姐嘛,怎么这么狼狈”

一声调笑从上方传来,只见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巨狼的身边

“是你小子”

铃幺银牙紧咬试图平复内心的波动,之前并不觉得,总感觉周褚养的那些狼就是些废物,自己随随便便就能结果了它们,如今身受重伤,银铃被毁,才发现原来人在面对这种有着尖齿利爪的庞然大物时是这么的恐惧

“看来铃幺姐姐伤的不轻啊”

周褚腰别绿刀幽泉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倒在地上的铃幺,眼神在瞥见那露在外面的大片白嫩肌肤时忍不住停留了片刻

还真是风水轮流

转,若是以往,此时周褚的脸上恐怕早就留下了铃幺的掌印,现在呢,眼神再肆无忌惮又如何?

“怎么搞成这样”

谭川落在铃幺身边,狭长的双眸眯起,语气冰冷

执笔一脉和掌册一脉虽说不上水火相容但两边都看不惯对方的行事作风,自然算不上多么友好

“不是说等我们到齐后在动手么?”

谭川右手已然握住了腰间黑剑的剑柄

“你难道想杀了我么?”

铃幺看向谭川的眼神可谓是柔情似水,楚楚可怜的样子若是常人面对如此美女,恐怕早就把持不住了

“血屠呢?”

谭川对铃幺柔弱的样子视而不见,语气依旧冰冷

“死了,萧忘尘杀的”

铃幺嗓音颤抖,眼角亦是有泪花闪过

“收起你这副模样吧”

就看不惯这个女人惺惺作态的样子,谭川右手离开剑柄,双臂环胸,一个杀尽师长同门的女人会为一个丧失神智的杀手感到悲伤?

“……”

铃幺低下头去,表情霎时间变得凶狠,咬牙切齿的模样哪还有先前半分柔弱的样子

“萧忘尘不过黄境巅峰,怎会杀的了血屠,就算再加上凌羲和地境的顾云念也是不可能的”

周褚突然情绪激动的俯下身捏住铃幺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看着那双依旧有泪花闪烁的眼睛,试图寻找女人说谎的证据

受到主人情绪的感染,巨狼鼻孔不断喷出粗气,四只爪子来回抬起落下,可下一刻,巨狼就像看

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立马安静下来,缩着身子,夹着尾巴,巨大的狼头低下,身子一点点的朝后退去

只见一个腰间别剑身姿挺拔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周褚和谭川身边,在他的身后是一道道残影和那纷飞的落叶

“拜见执笔”

谭川恭恭敬敬的行礼,既是对阴曹司执笔使也是对自己的授业恩师

铃幺挣扎着想要起身但不知道是被狼吓的腿软还是假装如此,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只好趴低身子伏在地上,声音颤抖着

“奴家铃幺见过执笔”

周褚亦是对着男人的背影抱拳行礼

“周褚拜见执笔”

执笔,天境剑客,实力超过掌册乃是阴曹司仅次于阎的高手

“带着她,去看看”

执笔撇了一眼铃幺,没有理会周褚,拍了拍谭川的肩膀,然后身形一闪而逝

还没等谭川有所动作,周褚已经麻溜的将铃幺扛在肩上,这期间,那双手自然没有老实,铃幺此时的脸色已经阴沉似水

她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让周褚这个小王八蛋知道冒犯自己的后果

……

“萧玉旻,你知道么这个名字比萧忘尘好听多了”

陆言开玩笑似的说道

“可我还是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偶然闯入江湖的客栈老板”

萧忘尘闭上眼睛

如果自己只是萧忘尘的话,应该就不会遇到这些危险了吧

可自己只是萧忘尘的话,还会有机会认识凌羲,顾云念么?

自己还会和南宫琉璃相遇么?

……

推荐阅读:

喷子魔尊,在线掉马 师道艰难gl 魔教当家主母 诸天 死也不离老本行 宫墙万仞 从诡异入侵狗血文开始[直播] 重生年代文有空间 佐休天堂 秦川军火战国魏公子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灵骨被夺,帝女她觉醒神脉杀回来了 军少夜宠:小甜妻,乖! 星河议会 火影之英雄 开局养了九年的猫要变身了 住在豪门总裁手机里[穿书] 老婆,劫个婚 金牌蛮妻:总裁GG是只狼 穿书后靠偷亲偏执反派续命 一剑倾天 还君月 多主角的异世界之旅 开局万花筒写轮眼,我无敌了 邪凰狂妃:魔尊,蚀骨绝宠! 给未婚妻收尸,我暴涨万倍战力 全球游戏,从成为死灵法师开始 绝地求生之金牌主播 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 便携式洞天 全职武神 大隋锦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