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凌羲三问

业火劫,是火,是拳,亦是劫

此拳收录于星月城七星藏经阁天玑楼中,乃茫坤老牌强宗圣煌宗秘法,由百年前茫坤江湖第一人圣煌拳帝所创

百年之前,茫坤江湖混乱,诸多宗门之间厮杀不断,因此被吞并的宗门比比皆是,当时三派围攻圣煌宗,正是宗门存亡之际,那一战,只是一个普通外门弟子的圣煌拳帝站了出来,运用业火劫,以玄境战天境,挥出三拳,击退三派三名天境强者,自此一战成名

业火劫,运转此拳法,可扩宽经脉,加快内力运转速度从而强行提升实力,共有三拳之力

第一拳,燃烧心火换取一拳之力

第二拳,燃烧内力换取一拳之力

第三拳,燃烧鲜血换取一拳之力

三拳挥出,等同于烧掉运功者半条性命,百年间,除去圣煌拳帝再无一人可以挥出完整三拳而不死

“啊”

经脉扩张的疼痛让凌羲脸庞扭曲,但是他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拳架未倒,内力疯狂的运转

“这是?”

凌羲的变化被顾云念看在眼里,他知道这种强行提升境界实力的功法乃是釜底抽薪与取死无异,心急如焚的顾云念只能尽力平和心态,他一定要在凌羲撑不住之前斩出自己最强的一剑,不,是斩出超出自己境界与实力的一剑,这样他

们两个才能一齐活下来

只见他闭上眼睛,云归剑之上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茫,周遭不断有水汽凝聚成一股股水流绕着白衣少年和淡蓝长剑旋转奔流不息

“啊”

被困在剑阵中,已经失去神智只知道杀戮的血屠愈发暴躁,他疯狂的挥舞巨刀砍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剑气虚影,但任凭他如何狂躁,剑阵依旧纹丝不动

想当年,九离剑宗祭出困缚蛟龙阵可是生生困住了来犯的数千精骑,血屠虽强但要强行轰破顾云念的剑阵恐怕并不容易

见破阵不成,血屠猩红的双眼看向了布阵之人,他嘶吼着拖着巨刀朝着顾云念冲去,满是缺口血腥气浓郁的巨刀在地上割裂开一道深深的沟壑

此时,经脉扩张的痛楚已经散去,凌羲神色平缓,他看着愈来愈近的血屠,右脚后撤,右手握拳收到了身侧,闭上双眼,仔细适应着身体内新的力量

“天缘师父曾经说过,遇见不平事,有怒火汇与心中不得出,此乃心火”

“今燃尽心火,换取一拳,敢问眼前邪魔,敢不退否”

凌羲睁开双眸怒目圆睁,身上竟真有火焰在熊熊燃烧,血屠近在眼前,红衣少年周身火焰瞬间汇聚到了右拳之上

“退”

一拳挥出,正中血屠胸膛,只见后者身躯瞬间弓起,脚尖离地,如同

离弦之箭般的朝着后面飞去,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剑阵之上,挨了数剑都能毫发无伤的血屠此时胸膛焦黑,向下凹陷,跪在地上呕出了一口鲜血

凌羲所站之地皆被烈火烘烤的焦黑开裂,他呼出一口浊气,眼前空气都被焚烧扭曲,只见燃烧着烈火的红衣少年身形一闪而逝,空气中只有一道红色轨迹经久不散

凌羲出现在血屠身前,此时的他正好可以和半跪在地上的血屠对视

“我体内有内力奔腾不息,今燃烧殆尽,敢问眼前邪魔,能不痛呼”

又是一拳轰出,凌羲燃烧着火焰的拳头,那一团炽热的光茫愈发明亮,空气一阵波动,直到那一拳轰在了血屠的太阳穴之上

“嘎吱”

血屠脑袋偏向一侧,骨骼发出了一阵异响,身躯离地再次撞在了剑阵之上,遭受两次重创的血屠趴在地上使劲晃了晃脑袋,但仍旧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伸手一吸,掉落在地上的巨刀回到了他的手里,他扭头吐出一口鲜血,恶狠狠的盯着凌羲,眼中嗜血之意更浓

内力枯竭,凌羲体内一阵空虚,接着头晕目眩,眼前一切事物天旋地转,他狠咬舌尖,逼迫自己恢复清醒

他知道这点程度的攻击还不足以对血屠造成致命的伤害,他也知道顾云念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他还

知道萧忘尘一定还在阵外,一旦自己失败,他们两个可能都会命丧于此

“我还有第三拳”

凌羲拉开拳架,脑海中满是自己和萧忘尘,顾云念相遇时的场景,过往的一幕幕如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闪过,天玑楼拳法众多,为什么选择业火劫,因为他也想保护自己所珍视之人,他看了一眼双眼紧闭感悟剑意的顾云念,下定了决心,业火劫开篇所说

三拳之力,自圣煌拳帝外,用之皆死

可我凌羲,偏偏不信

凌羲松开拳架,双臂交叉放在身前,然后猛地向两边分开,身上之火愈发炙热,那熊熊燃烧的烈火已然变成了血红之色,原本双眼紧闭的顾云念皱起了眉头

“我有满腔热血,今燃烧殆尽,敢问眼前邪魔,敢不死乎”

凌羲当空跃起,一拳挥出,血屠那双眼睛本满是杀意没有一丝一毫其他情感,此时此刻竟然流露出了慌张之意,他一声怒吼,看着在半空中的那血红色的身影,神志不清的血屠真切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给我破”

凌羲一拳已至,他感觉满身热血都在熊熊燃烧,身体里似乎有用之不竭的力量

火焰之拳轰击在了巨刀之上,强横的力道压迫的血屠膝盖“嘎吱作响”,直到彻底弯曲跪在了地上,此时的巨刀已然距离他

的心口只有半分距离,身后便是剑阵,血屠已经退无可退

“破”

凌羲眼中此时亦燃烧着炽热之火,他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了右拳之上,血屠那柄不知道滥杀过多少人的巨刀在和凌羲拳头接触的地方开始变化

褐色,红色,橙色,不断有炽热的铁水滴落在地上发出“刺啦”的响声

下一刻,刀片融化,凌羲的拳头穿过空洞轰在了血屠的心口处

“啊”

嘶吼声震耳欲聋,一股更强的气势从血屠的体内爆炸开来,血气凝聚而成的气浪将凌羲震飞出去

血屠遭受重击,愈发癫狂的挥舞着残缺不堪的巨刀,锁骨处一枚困魂钉自行飞出,从倒飞出去的凌羲脸颊划过

“噗”

凌羲落在了地上,脸色苍白,他看着气势和威压比先前更胜一筹的血屠,还好,第二枚镇魂钉的拔出并没有让血屠的实力提升,那股力量只是正好抵消了凌羲的三拳之力

“还真是没死”

凌羲苦涩的笑了笑,突然,剑阵内四散的剑气与剑意开始朝着顾云念所在的方向汇聚

那由水汽凝聚而成的几股水流开始与那些剑气剑意融合,最终在顾云念身前化作了一柄利剑的模样

凌羲眼前一亮,从那柄长剑上他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威压

顾云念这一剑已经突破了地境的桎梏

……

推荐阅读:

绣鸾记 灭宋 芙蓉妆 失忆后情债找上门了 开局投篮神准,我在勇士队夺冠 泽被天下 偏执反派,改写BE定义 崩坏,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排球]病娇也会打排球吗? 我有一卷神仙图 喜当爹:我老婆是千亿大佬 从掠夺气运开始长生不死 重生七零高冷硬汉有点甜 我回到家乡种地的日子 修仙从神秘小鼎开始 交换身体后霸总带球跑了 给古人直播当代大学生日常 老师,菜菜,捞捞 全民觉醒,我剥离万物成圣 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 嫁给前驸马他小叔 前夫他清冷少欲 漫威帝国的人间之神 校花矜持点,我快装不下去了 灵元无界 女配假千金离开豪门后成了顶流 哒宰是啾也的喵 柯学:开局一个四次元百宝袋 九灵天道之初 小娇奴 魔王收集图鉴(快穿) 重生魔尊与他的不靠谱师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