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当商人拿起了剑

宋词看着演武场上一挑二仍显得游刃有余的萧忘尘,不由得回忆起那天自己和他聊天的内容。

当宋词得知萧忘尘自己有一家酒楼的时候,便心血来潮想和这个新来的师弟交流一下经商的心得,虽然他没有自己做生意的打算,但由于刑罚堂的职责,需要常年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所以总还是那句老话,技多不压身的。

因为宋词也看过经商相关的书籍,所以和萧忘尘聊起天来两人都很尽兴,那天的宋词可谓是乘兴而来乘兴而归,和真正的商人打交道,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尤其时萧忘尘讲的那自己琢磨出来的独属于他经商之道。

就四个词,先声夺人,徐徐图之,细水流长然后大放异彩。

而这四个词现在用在面对一剑客一刀客的围攻,依旧从容不迫的萧忘尘身上是那么的贴切。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战斗方式,出身名门,按照正统的练剑思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顾云念,他在和境界相当的敌人打斗时,通常先是出招试探,然后伺机寻找敌人的破绽,最终一击功成,这也是绝大部分人的战斗思路。

而凌羲呢,从小长在寺院,养成了刚正不阿的性格,再加上佛门内力刚猛浑厚,就

算是转为习剑,凌羲走的依旧是一力降十会的套路,不管敌人是什么境界,凌羲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将对方打倒,所以你永远可以看见一个热血燃烧的凌羲。

而萧忘尘呢,从醒来到现在脑海里只有这四年来的记忆,所以他能有什么自己独有的战斗风格呢,那就是他从醒来就开始谋划的经商一道。

将先声夺人,徐徐图之,细水流长,大放异彩用在这场切磋里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其风格。

首先,顾云念的酒楼开在还算繁华之地,身边的无论明面上还是暗地里的竞争者都不在少数,所以萧忘尘就要在酒楼建立之初来他个先声夺人,酒楼整体包括桌椅板凳全部采用上等的楠木材料,就连里边的摆件都大有来头,这样一来红尘阁高端大气的格调就立在了那里,自然吸引那些达官显贵名流富商的光临。

在这场切磋里,他一上来就用出了声势浩大的一剑招,将狂妄的袁霸打了个措手不及也将王之的心境搅乱,接下来就是徐徐图之。

新酒楼尤其是生意好的酒楼开业自然会引起同行的眼红,甚至会出现恶性竞争,更有甚者派出砸场子的都不在少数,而这时的萧忘尘不急不躁,酒楼按时

开业到店关门,丝毫没有和其他酒楼抢生意的打算,这样就降低了同行的戒心,虽说同行如仇家但也不能赶尽杀绝不是。

萧忘尘砸向王之手腕的那一击,王之之所以还能握住剑真的是因为基本功扎实,实力强横么,当然不是,那是他萧忘尘留手了,让其误以为萧忘尘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只有这样才能让王之重新心态平稳按照套路出招,而不是一开始就图穷匕见,毕竟文涌剑宗的当家弟子没有几手压箱底的绝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而细水流长在生意场上就是一个慢慢积累客源地过程,可口的酒水,完美的菜肴舒适的服务,这些条件合到一起让来过一次红尘阁的顾客就想着继续光临,长此以往,红尘阁的根基就算打牢了。

目前演武场上的萧忘尘就属于这个状态,王之和袁霸接连出招,都被他一一挡下,在不明所以的人看来,三人胶着在一起谁也奈何不了谁,事实上,萧忘尘完全是在牵着两人的鼻子走。

“是时候大放异彩了”

宋词摸了摸鼻子,喃喃自语道。

果不其然,场上的萧忘尘再次挡下王之和袁霸的联手进攻,只见他脚步后撤,身子前倾,承天剑收回腰间,然后

猛地向前斩出,此招正是脱胎于荆县刘则的拔刀式,只不过和萧忘尘这招和凌羲领悟的不同,后者的剑招突出的是拔剑蓄力的猛,而萧忘尘则斩出了拔剑之势的疾。

这一剑快到就连演武场上都只有寥寥几人看清了萧忘尘的拔剑动作,王之和袁霸面对这疾如风,掠如火的一剑只能握住各自兵器匆匆抵挡,硬解一剑过后,两人身形止不住的后退,最终退到了比试范围之外。

“承让”

萧忘尘收剑抱拳一气合成,少年意气风发,在他看来打架就和经营酒楼一样,没什么难的。

在红尘阁根基打牢之后,萧忘尘延长开店时间,开放酒楼二楼为醉酒客人提供歇息场所,邀请说书人,收集各地酒水,增添平价菜肴,一系列操作打了个其他酒楼措手不及,一些个酒楼常客也被红尘阁吸引了去,就此红尘阁生意红火,其他酒楼望尘莫及。

“多谢赐教”

王之神色黯淡的抱拳还礼。

“服了”

袁霸同样将傲气收敛。

这场切磋看下来,除开星月城弟子之外,每个人都感到了不可思议,他们各家收集起来的关于萧忘尘的情报都是差不多了,都将其当成了刚入江湖没多久的酒楼老板,一个商人

而已,没想到他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这还是萧忘尘故意留手的结果。

“明明一人一剑就解决的事情,干嘛打了这么久”

凌羲看着回到他们身边的萧忘尘,疑惑的说道。

“你猜”

萧忘尘双臂环胸,一脸傲娇

纵使红尘阁将开店时间延长,仍比正常酒楼少了一个时辰,纵使红尘阁每到饭点常常一座难求,萧忘尘也没有为空旷的一楼大堂增添桌椅,为的是什么?

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一句很重要的人生哲理。

文涌剑宗和狂浪刀门都是与星月城交好的门派,两家在江湖上都是有口皆碑的存在,王之为人儒雅谦和,袁霸虽然狂傲但也是真性情的少年,两人和萧忘尘无冤无仇,难道仅仅因为他们爱慕南宫琉璃就对他们下狠手,让他们颜面扫地么?

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果萧忘尘真这么做了,不仅有损星月城与两家的关系还彻底暴露了自身的实力,这显然是老谋深算的萧忘尘不愿意看到的。

萧忘尘最后还是耐心的向凌羲解释了一下

“还能这样?”

听完之后,凌羲目瞪口呆,没想到一场切磋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道,还真是学到了

……

推荐阅读:

[网王]漫画家她言出法随 空姐背后 马甲总被当成幕后黑手 暗里着迷:太太,商总他真的超爱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我陪阎王渡情劫 最狂战神 闪婚后,我的情敌变成了我的情人 兰因絮果 季风吹拂的港湾 从废柴皇子到征服女帝 所以只好不当白月光了 八零:锦鲤娇妻逆袭后带崽暴富了 重生归来,顾家大小姐是玄学大佬 完美世界之魔戮天下 游戏诸天的道士 [美剧紧急呼救]与声与共 重生:啥?你说我结婚带一娃! 林南 修正天道,狗都不干 会读心的甜O是个漂亮笨蛋 神级小孩哥:你开局驯汗血宝马啊 枭龙出狱:五个未婚妻来退婚 陆凡唐浣溪 超炫!我在三国快快乐乐当皇帝! 妻闲夫安(双重生) 全职法师:这个刺客不讲武德 我在秦时的那些日子 小可怜她会画符,全球疯抢! 盗命禁术 天降双宝傲世帝妃美又飒夜姬帝尊 从本丸开始的日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