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明月

森林中,顾云念,乌矞两人你来我往正打得难舍难分,突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两人不得已拉开了距离。

“砰”

一声巨响,烟尘四起,二人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充满戒心的等待着烟尘散去。

“咳咳”

几声咳嗽从尘烟中传出,乌矞率先瞪大了眼睛,只见自家掌册人被一个身披斗篷的男人踩在了脚下,他眼珠子转了转,稍作犹豫便提剑刺去

“哼,不自量力”

两只手指探出轻而易举的夹住了锋利的剑尖,任凭乌矞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分毫。

“一边呆着去”

敖隐稍一用力,乌矞手中长剑便拧成了麻花状,眼瞅着在僵持下去,自己手臂恐怕受伤,乌矞不得已松开剑柄迅速朝后退去,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身披斗篷的男人自己招惹不起。

敖隐瞥了乌矞一眼,手指一弹,后者的长剑便直直的朝着自己主人的喉咙刺去,乌矞侧身躲过,锋利的剑身划过了他的脖颈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然后“叮”的一声钉在了树上,整个剑身都没进了树干里,只有剑柄还在外面微微的颤动着。

“阴曹司掌册人,不过如此”

敖隐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半死不活的秦晦,嘲讽道。

“是么?”

身受重伤的秦晦此时却笑出了声,只见他先前所

流的血液开始在他的周身汇聚。

敖隐眉头微皱,这是他从见面到现在第一次从秦晦身上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他刚想加重脚下力道送秦晦归西,后者周身血液便在同一时间炸裂开来,血液凝成无数细小的血针,其中一半以上朝着敖隐激射而来,而剩下的则盯上了顾云念。

敖隐心念一动,黑雾再次涌出化为屏障挡住了细如牛毛的血针。

“斩”

一旁的顾云念感受到了血针上的威胁因此不敢托大,使出了浑身解数,数道剑气倾斜而出,将所有血针击散。

“噗”

恢复自由的秦晦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气息也跟着萎靡了下去,显然是透支了一部分内力。

“掌册”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己佩剑从树上拔出的乌矞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秦晦,眼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光采。

看到自己杀招又被挡下,秦晦强提内力抓住乌矞的肩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离开之前,乌矞看了一眼顾云念,嘴唇张合说了四个字

“后会有期”。

正欲乘胜追击的顾云念被敖隐一把拦下,然后疑惑的问道。

“前辈?”

“穷寇莫追”

敖隐说道,只见他吹了一声口哨,天空之中便有一只黑鹰朝着秦晦他们离开的方向振翅飞去。

“弟子顾

云念,拜见敖隐前辈,感谢前辈一路相护”

顾云念看其装束已经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当下恭敬地俯身行礼。

“无妨”

面对秦晦甚至不愿意多说一句废话的敖隐此时嘴角含笑,将顾云念扶起。

“你破蛊噩尸阵和杀他的两剑相当不错,不过和乌矞交锋的那几剑差点意思,从你的剑意中我看到了犹豫”

敖隐看着顾云念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我不确定乌矞是否该死,因此每次下死手之前心中都会犹豫”

顾云念面露惭愧的说道。

“你知道为何我和刚才那人明明境界相当,而他却被我轻易击败么?”

敖隐说道。

顾云念不知道说些什么,当下脑海里闪过了凌羲的模样,于是四个字脱口而出

“前辈威武”

“呃……”

敖隐哑然失笑,然后看似随口说道

“因为在他出手试探的时候,我便尽了全力,有的时候犹豫便会失败,甚至葬送性命”

“晚辈明白

顾云念皱起了眉头。

“不过你也没做错什么,乌矞在那些什么判官里算是比较好的,至少没有滥杀无辜,只是比较争强好胜,罪不至死”

敖隐拍了拍顾云念的肩膀,笑了笑,阴曹司也不是每个人都该死,也有的只是身不由己罢了。

“请问前辈,若下次再和他相遇,晚辈

该怎么做?”

顾云念疑惑的问道。

“该如何便如何,问问你的心”

敖隐说道。

“仔细想想吧,我先走一步”

看着顾云念陷入沉思的样子,敖隐一跃而起,身形很快便消失不见。

“问问我的心?”

顾云念站在原地喃喃自语道。

……

“咳咳”

秦晦、乌矞两人落在了密林深处,前者还在一个劲的咳嗽,显然是伤到了肺腑,而一旁的乌矞眼神变换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奉劝你不要动手,否则先死的一定是你”

秦晦语气冰冷的说道。

“懂”

乌矞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然后果真收起了下手杀掉秦晦的念头。

阴曹司七大判官,一半以上是秦晦的嫡系,而剩下的几人包括乌矞在内隶属于阴曹司执笔人,两派素来不和,也不知为何,秦晦竟然做起了乌矞的护道人,这让后者大吃一惊,不过吃惊归吃惊,当乌矞看到秦晦身受重伤之后便一直想着要干掉对方,只不过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所以一直没有动手罢了。

而秦晦的那句话便彻底打消了乌矞的念头。

……

入夜,顾云念回到了星月城,先是见了一下南宫羽和他说了事情的经过然后专门感谢了一番敖隐,最后才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哟,大晚上的赏月

呢?”

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房顶的萧忘尘和凌羲,于是笑了笑一跃而上坐到了他们两人的身边。

萧忘尘两人看顾云念安然无恙的回来,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了下去,于是凌羲便指着月亮说道

“你还别说,星月城的月亮确实更圆一些”

“废话,今天可是十五”

萧忘尘翻了个白眼。

“嘿,你小子又跟我抬杠是不是”

“是又如何”

眼瞅着凌羲和萧忘尘这两货又要掐起来,顾云念连忙扯开了话头

“听说南宫大小姐回来了”

说完便朝着萧忘尘眨了眨眼。

“咳咳,唉,你这次出去到底是干什么去了,给说道说道呗”

萧忘车老脸一红干咳了两声,论岔开话题,他也不是吃素的。

“阴曹司从此再少一判官”

顾云念也没瞒着将今天所发生的事稍微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比如说自己一剑杀掉了蛊噩然后打的乌矞落荒而逃之类的,不知道为什么,顾云念之前挺正经的一个人,和萧忘尘他们混久了也变得喜欢开玩笑了,比如对敖隐说的那句“前辈威武”,要换做以前的顾云念肯定说不出口。

说完顾云念便双手绕在脑后躺了下去,也不管萧忘尘两人的一惊一乍和叽叽喳喳就那么看着天上那轮圆圆的月亮

他有些想念自己的小师妹了

……

推荐阅读:

我是葫芦仙 魔灵体之除魔使命 聊斋收尸人 月光照耀三国 从国漫开始捡属性 (综武侠)我单挑了整江湖 飞升归来 趁机 镇守洪荒后人族被屠,开局废女娲 龙啸四海 鹰酱麻了你管这叫雇佣兵? 嫡女重生,凰命在身 神医毒妃:战王休书请拿好 取消我高考?研发六代战机震惊科学界! 重生七零高冷硬汉有点甜 一叶落淮南 木子云杨清 杨蜜:小祖宗,你真要了姐姐的命 HPL 守护者 海贼:炎魔的自我修养 玄幻:我,无敌从收徒开始! 明尘温暖 离婚后,夫人混得风生水起 我靠基建抢C位 承天悬案簿 林小文若寻欢 主母重生成知青,年代糙汉拿命宠 被贬八年,我率百万雄师剑指长安 [明穿]农妇种田记 长生路上仙 带星际崽崽上娃综后,死对头急了 重生08年:开局废墟底下捡校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