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白恒出山

“不得不说,你酿酒,是这个,你教徒弟,是这个,你吹牛,也是这个”

老人连着对着白晔伸出了三次大拇指。

“我何时吹过牛”

白晔眉毛一挑。

“哈哈,别的不说,以前你每次喝完酒不都跟我说你是绝顶高手,嘿,绝顶高手窝在这小地方,咋滴,高手也喜欢趴窝呀”

老人调侃道。

“呵呵”

白晔撇了撇嘴。

“要不是有你教出来的这些年轻后生,我这镖局早就关门大吉了吧,狗日的独步门,跟老子抢生意,你他娘的就不觉得丢人”

老人透过窗户看着镖局院子里忙碌的年轻人们,随即狠狠的啐了一口。

近些年,独步门在各地大开镖局,不少人奔着他那江湖大派的名声而去,像石衫杨他们这种小镖局日子自然不好过。

似是听到了老门主的叫骂声,镖局里的小伙子们看了一眼酒楼二楼看到了老门主和白恒,于是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对着二楼窗口,对着白恒抱拳行礼,他们皆是白恒的弟子按照江湖规矩算是不记名弟子,但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白恒的倾囊相授,只是学到了多少还得看各自的悟性如何。

等他们到了学成的时候,白恒就会把他们介绍到石衫杨的广义镖局当镖师,不敢说大富大贵,怎么也算衣食无忧。

白恒见状笑着冲弟子们挥了挥手,弟子们也笑着回应随即继续干着手头上的活儿。

“你看看

,这叫什么,这就叫师徒情深,这不得走一个”

老者端起酒杯,白晔也跟着一齐,两个酒杯相碰,烈酒入喉,两人皆是仔细回味。

“石老头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么?”

白恒问道。

“还不是当年老子挡住了一队茫坤骑兵,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还说他干什么?这不得自罚一杯”

老者捋着胡子面带笑意,二十年前还算年轻的石衫杨单枪匹马拦住了一伍四处劫掠的茫坤骑兵,厮杀一场,骑兵全灭,石衫杨惨胜,肚子被捅了一刀,还好福大命大,在床上躺了小半年,挺了过来。

“你就变着法儿灌我酒吧”

白恒无奈的摇了摇头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面前这老头应该算是英雄吧,怎么不算呢?难道真得跟南宫羽那个家伙一样和千万人厮杀一场的才算英雄?

“最近有一阵儿没看见小叶子了,他人呢?”

老人疑惑的问道。

“奥,自己出去游历了”

白恒说道。

“臭小子,走了都不跟我说一声,你这当爹的在自罚一杯”

老人吹胡子瞪眼道。

“唉,这个可怪不得我,是白晔自己说的,怕临走见了您老人家,您非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好不容易攒的私房钱塞给他,他怕您老人家心疼”

“哼,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哪有什么私房钱。”

石衫杨气呼呼地说道。

“他说了,等他回来给您带好酒”

故意把话说一

半的白恒就是为了看这老人生气的模样。

“这还差不多”

老人嘴角忍不住的翘起,无儿无女的老人早就把白恒当成了儿子把白晔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

接下来酒菜上齐,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喝酒吃菜,这时一只信鸽落在了酒楼二楼的窗子边,白晔眉头一皱摘下了绑在信鸽腿上的信件,打开一看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躯一震,浑身再无半点酒气。

“怎么了?”

老人看着反常的白恒,满脸担忧的说道。

“白晔在外面被欺负了,我走一趟”

说完白恒就欲离开。

“被谁欺负了,我也去”

老人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不用,就一个独步门而已,看我踏平他”

白恒扶住老人,冷笑着说道。

“什么?”

老人瞪大了眼睛,他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白恒这小子喝大了?

“我真的是一个高手,绝顶高手”

“我曾一拳碎茫坤京城城门,三拳败其守门人,我也曾和南宫羽打得不分上下,准确的说,是我略胜一筹”

白恒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说完他身形一闪而逝,再一转眼老人就看见白恒出现在了酒楼楼下,只见他原地蹦跶了两下,接着冲天而起,小城上空响起了雷鸣般的声响。

“我天嘞,还真他娘的是个高手”

老人又猛灌了一口酒,放下酒杯,随即大喊道

“给我干他娘的独步门”

竹林里,身

穿花衣的女人走出竹屋,他看着院子里匆匆而归的白恒,不用说,一定是自家儿子出事了。

“早点回来”

女人没有多说,自家男人他心里有数,嘿,这个天下,能伤到他的人有几个?

“好嘞”

白恒点了点头,猛地跃起,飞出了小院,等他身形下一次出现已经来到了百里外的一处山峰之巅,他举目远眺,确定方向,又是跃起,这次没有停留,踩着山峰,此一去又是百里

我白恒,赤手空拳,踏山而行,此次出山,何人能挡?

……

“石长老,上次那队弟子就跟到这里”

腰间挎刀的独步门弟子指着周围明显的战斗痕迹对身旁的高大男人说道。

男人身高九尺,背负一柄巨剑,裸露在外的胳膊肌肉虬结,上面布满了狰狞的伤疤。

此人正是石刚,当年被白恒当众击败之后身受重伤,在独步门内修养,后大长老因其玄境实力还是决定让其担任独步门客卿,后来石刚不仅伤势恢复还突破了玄境的屏障升入地境,而且这些年功力不断增长直逼地境巅峰,他本人也成了独步门的长老位列三位内门长老之下。

“哼,一群废物,这么多人制不住一个毛头小子,说出去简直辱了我独步门名声”

石刚冷声说道。

“石长老说的是”

周围的独步门弟子低眉顺眼对于石刚的话不敢有丝毫不满。

“哼,找到踪迹了么?”

石刚冷哼一

声,随即大喝道。

“报告长老,找到些许踪迹,那贼人由此一路向北,估摸速度据此大约二百里”

一道身影从林子里窜出,接着单腿跪在地上给石刚众人指着方向。

“很好,跟上”

石刚点了点头,接着庞大的身躯猛地窜了出去,地上扬起了漫天的尘土,他身后两名黑袍遮身的老者对视一眼,身子如同鬼魅般消失在原地,再一出现已经跟上了石刚的步伐,其余独步门入境弟子也纷纷施展轻功,紧紧跟在他们三人身后

……

“白晔,我问你,等出了荆州后你要去哪儿?”

姜颂一边赶路一边问着身旁的少年。

“呼呼,你去哪儿,呼,我就去,呼呼,哪儿呗?”

白晔故意装作气喘吁吁的模样,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着姜颂的问题。

“为什么?”

姜颂见白晔一副坚持不住的样子刻意放缓了奔跑的速度。

“因为喜欢你呗”

白晔笑容灿烂的说道。

“不正经”

姜颂狠狠的刮了白晔一眼,然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跑到了前方,女子兴许是生气了,也可能是为了不让他看见她脸红的模样。

白晔看着女子越来越远的背影又扭头看向身后,眼睛里的笑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愈发汹涌的战意

“又来了么?看样子不是很好对付,只不过,那又如何?”

白晔心里想着随即连忙迈开了脚步,不断的朝着前面招手

“等等我呀”

……

推荐阅读: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极寒末日,我打造了雪国列车 小后妈又穷又疯,京圈佛子跪地宠 全能小撩精:病娇萧爷缠上瘾 军婚八零娇娇下乡嫁糙汉被宠心尖 春日离情 被当间谍的我泡了大帝 外挂是奇葩四大名著 强制作家填坑游戏 戴上绿帽后,我觉醒了诡医传承 不败剑神 此间三十年 毒妃娇软,引禁欲残王夜夜破戒 重生后,炮灰真千金靠直播封神了 放学别走:我会法术我怕谁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权宦撑腰?主母重生后杀疯了 纪东风楚生 皇后娘娘她又美又飒 唯我独法:我好像真要成仙了 杨蜜:小祖宗,你真要了姐姐的命 南桔 顶流天后Omega和我同居后 捡到死对头 系统的躺赢人生[快穿] 霍璟博商满月日进斗晶 翱翔蓝天 山水情 让你写书,没让你交代犯罪记录! 入山十三年后,我,龙啸天下! 甚尔吃我软饭 他偏执温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