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白晔姜颂

“咳咳”

姜颂浑身是血的走在喧闹的街道上,路过的众人仅仅是看了她一眼便赶紧低头急匆匆地从她身边经过,生怕惹上些不必要的麻烦。

渐渐的,姜颂路过之处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女子对于路人的冷漠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她只是默默的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没多久,她便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客栈内,不顾小二惊讶的眼神径直走向了里面的一间客房,片刻后,姜颂已经为自己包扎好伤口并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名剑赤鸢也被她重新用布条包裹好,出门之时,她便戴好了帏帽,遮掩了自己倾城倾国的容貌。

女子知道,以独步门的行事风格,一定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自己,幸好,自己这次擂台赛没有白打,算是将独步门的卑劣行径公之于众,相信朝凤山在人们的关注中能够摆脱危机,自己的师尊和姐妹们能够回归正常的生活。

至于自己,宗门应该暂时回不去了,免得将麻烦带回去。

“现在的我算是孤家寡人了吧”

女子自嘲一笑,快步朝着人群中走去。

姜颂的猜测果然没错,在她离开客栈不久后便有五六个人冲进了她原本的屋子,领头的正是一脸狞笑的大长老座下弟子,上届擂台胜者贾营,他见屋内没人,便大手一挥,周围的独步门弟子便四散开来,搜寻着女子的踪迹。

“只要你还在荆州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贾营微眯着眼睛,手掌舒展又再次握紧。

“大师兄,找到了”

还没有半炷香的时间,一直在闭目养神的贾营便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他的手下找到了姜颂的踪迹,虽然后者伪装的很好但是店小二却说出了她离开时的装束,所以四散开来的独步门弟子们很快就找到了混在人群

中的女子。

只不过他们没有打草惊蛇,只是默默的跟在女子身后,然后派人回来禀报大师兄。

“很好”

贾营猛地坐起身,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嗯?”

回头一看,发现有几个陌生的男子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突然察觉到不对劲的姜颂便开始有意无意的朝着人少的方向走去。

“怎么回事,人呢?”

负责追踪的两名独步门弟子在一条偏僻街道的转角处猛然发现,一直在他们视线内的女子突然不见了踪影。

“不好”

其中一名弟子反应过来刚要说些什么,只见头戴帏帽的女子慕然从天而降一手刀准确的敲在了他的后脖颈,后者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剩下的另一名弟子反应同样不慢,拔出腰间的匕首朝着女子刺去,女子侧身抓住机会握住了男人持刀的手

“咔嚓”一声,手腕断折的声音响起,还没等男子发出惨叫,女子抬脚便踹向了他的胸膛,一股巨力袭来,男人后背撞在了墙上,同样昏了过去。

姜颂收拾完两名追踪者后并没有流露出欣喜的神色,她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处,那里已经有鲜血渗了出来,原来女子随身携带的药物已经用完,先前为了尽早离开独步门的势力范围她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下伤口,这一番激烈搏斗下来,她本来止住血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

“呼……”

当下没有别的办法,女子只能跌跌撞撞的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七扭八拐,到处都是转角的街道很快就让姜颂头晕脑胀,不过幸好在她彻底坚持不住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就已经荒废很久,杂草丛生的院子出现在她的眼前,没有别的办法,她纵身一跃便翻过了院墙,落地之后,女子眼前一黑便彻底晕了过去。

“大……师兄”

姜颂打晕的两名弟子醒来的瞬间就浑身一颤,此时贾营正死死的瞪着他们两个。

“人呢?”

贾营愤怒开口道。

“跑了……”

两名弟子连忙跪倒在贾营身前,脑袋抵着地面,语气颤抖的说道。

“废物”

贾营一脚将开口的男人踹了出去,可怜后者才刚醒没一会,就又撞在了墙上晕了过去。

还没等跪在另一边的男子庆幸,贾营的目光便扫了过来,后者连忙将头颅埋得更低了些。

谁知贾营并没有对他发难只是低下头盯着自己脚下的地面,那里有着几滴鲜血,既然跟踪女子的人都没有受伤,那么这血是谁的自然不言而喻。

“给我搜,注意地下的血迹,就算挖地三尺也得把她给我抓回来”

贾营说道,逃过一劫的男子也连忙起身跟着十几名弟子一寸寸的搜索着。

“这是哪里……”

过了没一会儿,失去意识的姜颂也悠悠醒来,只是刚一睁眼女子便怒目圆睁,只见一个布衣草鞋的男子正鬼鬼祟祟的蹲在自己身前,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什么人”

姜颂猛然拔出了赤鸢剑,锋利的剑刃抵住了男人的喉咙

“女侠饶命,饶命,我就是个无辜的路人啊”

男人见利刃在喉连忙举起双手开口求饶道。

“嗯?”

男人认怂的速度这么快完全出乎了姜颂的预料,不过从这个男人的衣着看起来,他并不是独步门的人,后者的弟子应该穿的不会这么,呃,随意。

“路人?你要真是路人怎么会进到这个院子?”

刚要放松警惕放下长剑的女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手中利剑再次抵住了男人咽喉。

“唉,果然是瞒不住女侠,在下确实并不是路人,可恨,独步门太可恨了,他们觊觎我手中从药神谷求来的神药步步紧逼,追

杀我一个弱男子呀,至于吗,想要自己去求呀,挨千刀的,天杀的呀……”

一句“可恨”便已经将姜颂震得头晕眼花,她目瞪口呆的听着男人滔滔不绝的骂那独步门,别说,还挺过瘾的。

“女侠,我也是被追杀的,被迫跑到了这里,我先前看你在擂台上大杀四方,觉得女侠简直是无敌呀,咱们既然在这里相遇,要不然你就保护保护我吧。”

男人冲着姜颂伸出了大拇指,一副崇拜的神情。

“这……”

姜颂已经开始相信男人就是被独步门追杀的可怜人,收起了长剑,只是她现在自保都难如何保护别人?

“放心,我不会让女侠白忙的,我这里有药神谷的神药,送给女侠了”

说着,男人从怀里逃出了一个带有蓝色花纹的小瓷瓶递到了姜颂手中。

男人自然便是偷偷跟在姜颂身后的白晔,那个瓷瓶里装的正是左丘樱赠送的丹药,据小姑娘所说,无论什么伤服下此药都能快速恢复,这样千金难买的神药就这样被白晔眼睛眨都没眨的就送了出去。

其实别看此时的白晔装的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好似真的被独步门欺负了一般,实际上在姜颂醒来的前一刻,布衣草鞋的少年还在自己一个人演练需要说的话,以及思考怎样让女子相信这些话。

“这……”

女子握着瓷瓶,说实话她并没有完全相信白晔的话,毕竟人在江湖,危机四伏,谁知道瓶子里的药是什么东西,要是毒药还好,大不了一了百了,要是别的什么药,那后果,女子想都不敢想。

不过看着白晔真诚的眼神,以及自己越来越虚弱的身体,女子好似豁出去一般打开了药瓶,轻轻的嗅了嗅,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涌进了女子的鼻腔,仅仅是一股药香就使得

女子的伤痛减轻了不少。

女子再次看向白晔,药香如此浓郁,给人带来的感觉只有说不出的舒服,应该不是山门长辈说的什么“合欢散”之类的,女子犹豫了一下便倒出了一枚丹药,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入嘴中,刚一入嘴,不用吞咽,丹药便化作了一股暖流流向了女子的四

肢百骸,身上伤口不断传来的痛感瞬间消失不见,女子只觉得身体无比的轻松。

“谢谢”

感觉好了不少的女子感激的看向男子同时眼中也流露出了一抹歉意,男人拿出了如此珍贵的药,自己竟然还对他产生了怀疑,属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没事没事,女侠把药都吃了吧,好得快些。”

白晔笑道。

“不了,相信这么珍贵的药你一定是求来给珍惜的人的,我吃了一颗已经算是欠了你天大的人情,放心,就算拼上我这条命我也一定会护你周全,不让独步门的人伤你分毫”

姜颂将手中的药瓶小心的封好,不顾白晔的劝阻塞进了后者的手里。

“女侠真是好人”

白晔闻言鼻子一酸,同样感激的看向女子。

“我叫姜颂,生姜的姜,颂歌的颂,你呢?”

姜颂微笑着说道。

“我叫白晔,白天的白,荧晔的晔。”

男人傻傻的笑着。

“那白晔你能帮我护法么?我需要调息一下”

女子问道。

“义不容辞”

白晔胸脯拍得震天响。

“有劳了”

说完,女子便闭上眼睛,盘腿而坐。

突然,不远处的街道传来了声响,原来是贾营众人顺着血迹找到了这里

“安心”

看着调息中姜颂恬静的面容,白晔微微一笑,身形一闪而逝,片刻后,白晔便坐回了原位,而包括贾营在内的十数人则悉数被他打晕丢在了另一处空院内。

……

推荐阅读:

古武星神 无敌传菜员 蜜如心 佟壹龙们客 外卖送到天庭去 漂亮哥哥住隔壁 末世之我为豪强 抄家流放,我手握位面交易系统 九域道祖 女总裁的无敌神帝 大明有匪 印度神话,天帝今天不上班 领主:十金矿开局,兵种无限召唤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极品小道士 都市仙尊归来莫海 漂亮炮灰,被真病娇疯批强制了 斗罗之最难穿越者 亿万宠爱,总裁娶我吗 愿无深情可相守 九娘诡事录 八零小奶团,豪门继承人又在吃瓜 重生成一颗蛋 论食用狗粮的正确姿势[快穿] 暴君的宠溺 综武:开局杀徐骁,女帝当炉鼎 重生1987,从卖大王蛇开始 人在斗罗,开局替三行事 亮剑之杀敌爆装 大千世界,黑月光成为心尖宠 全民异能王 重生之都市王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