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赤鸢

赤鸢剑,今剑谱排行第十一,为前朝女帝所铸佩剑,后朝代更迭,几经流转,最后到了朝凤山开山祖师手中,成为了朝凤山代代相传的掌门信物。

关于赤鸢剑还有一桩江湖往事,赤鸢剑原本在剑谱的排行并不是第十一,而是第十二位,排在他前面的名剑乃是有着“非神力不能舞之”之称的巨剑“神岳”,一般情况下剑谱排行是不会轻易变动的,除非有绝世神剑现世或者剑谱中的剑出现断折的情况,“神岳”的消失就属于第二种。

那是独步门第一次面对全州年轻江湖人召开擂台赛,荆州境内几乎所有的宗门弟子都跃跃欲试,试图在比试中验证自己所学,当年同样是朝凤山大弟子的秦鸳便手持赤鸢剑一路过关斩将站到了最后,期间甚至打败了独步门派来参战的内门核心弟子。

独步门举办擂台的初衷本来是彰显宗门底蕴,更好的巩固自己在荆州的地位,谁知竟被一个小姑娘打乱了计划,眼瞅着就要被她夺得擂台赛的魁首,大长老当机立断将意欲成为独步门客卿的神岳拥有者石刚派上了擂台。

彼时在江湖中已经小有声望的石刚无论是年龄还是实力都比秦鸳高上了不少,这场战斗注定是不公平的,石刚几乎可以说是有必胜的把握,这也是大长老的精明之处等石刚赢了之后在就势加入独步门成为客卿一样也可以彰显独步门实力,同时还给了外界一个独步

门求贤若渴的信号,两全其美。

“我来会会你”

肩扛巨剑神岳的石刚一步一步的踏上擂台,身高九尺浑身肌肉虬结的男人每一步踏下,擂台似乎都会抖上一抖。

“这么大年纪,还这么大块头,这不欺负人么?”

场下一个姿容绝佳,身姿丰腴的花衣女子双手叉腰义愤填膺的说道。

“是有点”

女子身边的木讷汉子附和道。

“请赐教”

站在场中的秦鸳在见到石刚时也是愣了一愣,不过片刻后女子便已经重新心如止水,伸出玉手主动求战。

“好”

石刚闻言猛踏而下,数层木板结结实实垒出的擂台霎那间被男人踏出了一个深坑,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腾空而起,手中如同一扇门板大小的神岳当头劈下。

秦鸳眼神一凝,自知不敌,脚尖连踩地面,身形轻灵的向后退去。

“砰”

一声巨响,被神岳劈中的擂台上出现了条条裂缝。

“呼”

秦鸳呼出了一口气,手中赤鸢长剑舞出了一个好看的剑花,然后玉腿骤然发力,整个人激射而出,既然力量拼不过,天资聪颖的女子便打算依靠速度和石刚周旋。

“哼”

石刚嘲讽一笑,笨重的巨剑转眼被他舞的呼啸声风,硬生生的挡住了秦鸳密集且刁钻的进攻。

“叮叮铛铛”

赤鸢剑打在神岳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剑谱第十二和第十一的名剑争锋,一招不慎便可能满盘皆输。

“若只有这样,那你可

以败了”

接连挡住秦鸳几十剑招的石刚不屑的说道,事实证明他确有嚣张的资本,只见他再次挡开秦鸳一剑,接着一步踏出,手中巨剑劈下,猝不及防的秦鸳匆忙横剑格挡,神岳斩在赤鸢上,强猛的力道顿时使后者弯出了一个恐怖的弧度,女子纤细的腰肢仿佛快要被压断一般,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只见女子脸色涨红,娇喝一声,纤细的手臂不停的颤抖硬生生的挡开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剑。

“再来”

石刚见状,又是一剑当头劈下,女子不敢硬接连续几个空翻试图离开神岳的攻击范围,可石刚手中的巨剑就如同附骨之蛆般,任凭女子怎样躲闪始终都被剑锋笼罩其中。

“抓住你了”

石刚冷笑,加重手中力度,神岳速度猛地暴涨一截,女子避无可避只能再次横剑格挡。

“哼”

一声闷哼,女子的嘴角便渗出了鲜血。

“再来”

石刚又是一剑劈下,女子已经单膝跪在了擂台上。

“再接我一剑”

石刚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打算,巨剑一次接一次的劈下,上台前大长老曾经说过,只要他赢得够漂亮,以后就是独步门的长老了,这可比他原本成为客卿的打算好了不止一点半点,所以他必须足够狠。

“我,认输”

接了一剑又一剑,秦鸳跪在擂台上的那条腿已经近乎陷进了擂台里,嘴角的鲜血越发浓郁,身体撑到极限的女子只能不甘心的说出

了认输的话语。

“哼!”

石刚好似没有听到女子的话,又是一剑重重劈下。

“噗”

女子再遭重击,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他娘的耳朵聋吗?”

场下的花衣女子跳脚怒喝道,只是她的声音在这人群叫好声中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

木讷汉子看着石刚冷笑的面容若有所思。

“胜者,石刚”

大长老亲自宣布了胜利者是石刚,而秦鸳则被一个腰间挎刀的年轻男子搀扶着走下擂台,似乎没有察觉到挎刀男子那宛若噬人般的恐怖眼神,石刚依旧洋洋得意。

“去,给我干他娘的,把他那棺材板给我打烂,看他还怎么欺负人,打女人,看把你能耐的”

那名花衣女子看到石刚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石刚对着身边的木讷汉子怒吼道。

“好的”

汉子点了点头。

“大长老,石刚有一事相求……”

就在石刚冲着大长老抱拳说出希望加入独步门的时候,人群里传出了阵阵惊呼,原来是个布衣草鞋的汉子身上突然爆发了一股异常刚猛的气势,他身边除了那名丰腴女子其他人皆东倒西歪,场面异常混乱。

“擂台赛,不是还没结束么,我也想会会你”

汉子瓮声瓮气的开口道。

“擂台赛已经结……”

“好”

石刚突然出声打断了大长老的话,他心想眼前这小子应该不弱,如果自己打败了他,那么以后自己在独步门的地位会

不会更高一些呢?大长老见状也不好出声阻拦,只能提醒石当不要轻敌。

“小子,你没有兵器么?”

石刚见站上擂台的汉子赤手空拳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用”

汉子说道,看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好似完全没有将石刚放在心上。

“刀剑无眼,你要小心了”

石刚对汉子冷冷的态度有些恼火,语气也变得狠厉起来。

“废话真多,我还要把你那棺材板给打烂呢,我媳妇说的”

汉子一挑眉,然后说道,接着他看了一眼场下的花衣女子,眼神中带着笑意。

“你有种”

石刚怒极反笑。

“白恒,谁是你媳妇”

场下的女子羞红了脸。

“看我打的你……”

比试开始,石刚刚要放出狠话,对面的汉子便摆出了一个古朴的拳架,他的背后似有一轮大日升起,只见汉子一跃而起,拳头朝着石当脑门轰去,后者浑身汗毛倒竖,来不及放完狠话匆匆的提剑格挡。

“轰”

白恒一拳打在神岳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第一拳,石刚向后退了十数步,巨剑上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拳印。

第二拳,石刚再退,神岳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第三拳,石刚飞出擂台,手臂肌肉全部绽开,鲜血淋漓,彻底昏死过去,而巨剑神岳已经断成了两截。

“擂台结束”

汉子拍了拍手,在所人震惊的目光中跳下擂台,牵起花衣女子的手,两人一齐走向远方

……

推荐阅读:

曼曼归途 真千金改剧情后,假千金绷不住了 极品浩劫 外星开荒:大宇宙拓荒时代 鉴罪者 听见重生儿子的心声在南洋建国 梅夫人宠夫日常 斗罗:一人归来,番天印砸死唐三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欢乐颂之我真不是东西 父慈子孝,除了上学我啥都会! 万古丹道 大国战舰 重生的我只想保住头发 不教性命属乾坤 娱乐圈之思考者 萌宝驾到:妈咪快到碗里来 种连长的炮火三国 王牌狙击:老公快卧倒 农门俏寡妇的种田发家之路 逆乱现实 暗流1979,我有空间能致富江雪晨青柠 倒霉魔探 穿越七十年代末 重生之最强修仙 白光灼夜 娱乐:不正经导演,开局爆炒杨蜜 重生之家族诞生 四合院:开局63年,镇压全院 太古剑仙 最狂医婿最狂医婿 护花钟点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