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游侠

“前面的三位小哥,快来出手相助呀。”被一群持刀大汉追赶的白大侠见到少年三个好似大门派弟子便立即扯开嗓子嚎叫道。

“这是什么个情况?”凌羲一头雾水的说道,他们三人已经超出武学九品的范畴,入了境,眼力自然非常人所及,所以远远的就瞅见了一帮人追杀一个草鞋少年,原本想着是什么江湖恩怨,三人不好插手,没想到被追杀的草鞋少年反而开口求救,这让初入江湖的凌羲有点懵,

怎地,我没有路见不平一声吼,你倒是嗓门挺大呀!

不知不觉已经跑到三人身边的草鞋少年,不客气的扶住了萧忘尘的肩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体还微微的躲在了萧忘尘的身后,好不容易喘上气来,才指着对面已经停下步子的持刀大汉们说道

“他们是悍匪。”

“这位朋友,你未免有些忒不地道了吧,对面可是有着十几号人吶,你就这样坑害我们?”萧忘尘不着痕迹的挪了挪身子,正巧移开了草鞋少年的手,开口说道。

“江湖好儿郎,相逢即是兄弟,什么地道不地道的。”草鞋少年觍着脸说道。

“好像是你跑来找我

们的吧。”凌羲小声嘀咕道,不过还是稍稍挡在了草鞋少年的身前。

“前面的人听着,好狗不挡道,识相的,把你们身后的小兔崽子交出来,然后再给爷爷我交上一笔买命钱,否则休怪我大刀无情了。”

“噗,还真是一群悍匪。”顾云念不知为何嗤笑出声来,自小师妹就喜欢读一些江湖游记,这类书中以江湖游侠痛打悍匪的情节最受小师妹欢迎,每每读到都要拍手叫好,可惜顾云念第一次出游江湖的时候没能碰见。恐怕这就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了,寻常人怕是躲都来不及,哪里如他一般。

“这次回去可以告诉师妹了,劫道的悍匪并不是各个满减胡子,领头的也不都是结巴。”顾云念心中想到。

见到对面的人无动于衷,领头的汉子本就一身火气,此时更是怒火中烧,大刀本就没有归鞘,汉子用上十二分力气朝着那个白袍白剑的公子哥砍去,后者见到汉子的刀,嘴角又是掀起了一丝笑意

“呦呵,六品刀,还算不错。”心中的念头一闪而逝,手中的云归并未出鞘,只是连带着剑鞘随手一挥,只一缕森寒剑意,就使得汉子的

刀寸寸崩裂,玄境实力,名剑云归,岂是一把破刀可以消受的。

“我怎么看也不像个软柿子吧,偏偏对我出手。”顾云念道。

手中大刀只剩刀柄的汉子吓得已经六神无主,怕不是自己遇到了神仙。

“哈哈,我这几位兄弟可了不得,你们还不快滚。”见识到了顾云念的随手断刀,草鞋少年并不如何惊讶,只是一跃到了三人身前,趾高气昂的面对着十几位悍匪。

“大哥,点子扎手。”看样子是二把手的汉子低声道。

“扯呼。”领头的汉子就要溜,谁知三人中瞧着最懒散的青衫公子哥却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

“站住。”

“这位少侠有何吩咐。”听到萧忘尘的话,领头大汉脚步一顿,没敢拔腿就跑,战战兢兢的转头道。

“你们这些悍匪,平日里没有少做那些杀人越货,强抢名女的勾当吧。”萧忘尘冷冷的说道。

“小的们只是做些劫道的腌臜事,没有杀过人,面对好看女子至多摸个小手什么的,真没有怎么害人呀。”想是害怕对面白袍公子哥的大开杀戒,一伙人都噤若寒蝉,唯有领头大汉硬着头皮说道,他的话半真半假

,假的是面对好看的小娘子可不止摸个手,但是至多也就摸摸脸蛋,真的是他们还真没有杀过人,否则也不至于横行到现在,真当衙门里的官兵都是吃素的。

“好像这么放他们走有点不合适?”凌羲开口道,毕竟对面也是强盗,虽然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若是放走以后难免不会酿成祸事

,要是之前不被他们撞见还好,现在撞见了不解决,实在于他心性不符,俗家僧人踏出天龙寺的时候就以“惩恶扬善”为己任。

“这位兄弟说的是呀,要不就把他们打一顿,给他们点教训。”一旁的萧忘尘还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草鞋少年义正言辞的在哪儿指点江山。

听到草鞋少年的话,十几号大汉面如死灰,要是挨几下拳脚倒还好说,只是希冀着几位公子别动刀剑就好。

“顾兄,你觉得这伙人当杀不当杀。”没有理会草鞋少年,萧忘尘开口询问顾云念。

听到他的话,草鞋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可是转瞬即逝,没有人察觉。

“按照苍乾律法,不该杀。”顾云念回答道。

“若是江湖人士碰到悍匪劫道,出手相助是否会顾及苍乾律法?”

萧忘尘又问道。

“应该不会。”顾云念没有多加思考,答案脱口而出,只是没有了先前的果决“应该”二字,意思极大。

“江湖人士杀悍匪,按苍乾律,是否有罪。”萧忘尘再次问道。

这时,顾云念眉头就皱了起来,没有回答萧忘尘。江湖人士杀悍匪,应该是有罪的,江湖人士又不是官兵,有何权柄决定他人生死,可何时听闻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人士因杀强盗锒铛入狱的。

感受到这怪异气氛的凌羲亦是眉头紧皱,他的志向“惩恶扬善”可不就是与江湖人士杀悍匪此等问题一样,自己凭什么决定他人的生死,难道仅凭一腔热血?

“我觉得公子的问题很有趣。”草鞋少年又一次开口了,这次的语气相较之前有些庄重。

“哦?”萧忘尘眯起了眼睛。

“敢问公子遇见拦路杀人的强盗是否出手?”

“杀人后是否有愧?”

“我辈游侠行侠仗义是否应该身心皆自由?”

一连三个问题,前两个是将萧忘尘置于一个情景当中,直问萧忘尘本心所想,最后一个问题显得有些过于大了“身心皆自由”是要脱离律法的束缚?

……

推荐阅读:

震惊!大小姐竟是全能King! 重生后,我被女儿旺成了世界首富 群芳争艳:我的红颜祸水 斗罗:千仞雪倒贴,吾名桃花剑仙 天灾降临:从加入救援队开始淼仔 以爱谋生 不婚之症 穿进恐规小说后靠作者闺蜜躺平了 开局老婆送上门,从卖肾宝开始发家致富 困于三月[娱乐圈] 裙下之臣 妖孽,我要你助我修行! 吞天万剑诀 父母爱情:我乃江德福,悟性逆天 穿成荒年俏后娘,世子爷日夜娇宠 骗我同居和亲亲,这叫高冷校花? 玄侠 高武:西厂厂花,开局洞房皇后 噬天神帝 美漫之手术果实 聊天群:圣灵谱尼,被四姐妹捡尸 蒲公英旅团的秘密庭院 主母丫鬟是医科圣手,全京城沦陷 恋恋不舍 从火影开始等价交换 藏春于冬 穿成我奶后,我平等的创飞所有人 及川弟弟的恐同症今天治好了吗 人间武圣,从妖魔模拟器开始 凡人后 被判无妻徒刑,渣总哭着爬窗谢罪 我能雕刻无限怪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