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脱胎换骨

“诶呀,这些剑人们好歹跟咱们有了一年的交情了,也不知道下手轻点。”嘴里嘟囔着凌羲几个后跳退回了平台外,手中的天焰上还有没有彻底熄灭的火焰,见状平台内的十个黄色剑人缓缓消失。

“哈哈,你小子呀,如果剑人们对你手下留情,你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武学的桎梏么。”听到凌羲的话,顾云念不由得笑骂道。

“嘿嘿,我就是随便说说。”凌羲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尴尬的笑道。

“你看看人家萧忘尘,你何曾听到从他嘴里吐出半点怨言。”顾云念指着走向平台的萧忘尘道。

“是,他这个老奸巨猾的,巴不得趁着这个机会多提升一些实力,好在江湖上叱诧风云,等有了足够的影响力后开上许多红尘阁的分店,以此大肆敛财,从而实现他富可敌国的人生理想。”凌羲仿佛看穿了萧忘尘的一切。

“不错的理想。”顾云念点了点头,道。

“什么呀,我觉得我的理想才是最棒的。”凌羲挺了挺胸脯。

“是,凌大侠,祝你早日扬名于江湖。”顾云念拱了拱手,道。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平台上,萧忘尘拿着天飓,淡漠的盯着面前的十位剑人,随着

他的一步踏出,猛烈的狂风席卷而出,风力似刀刃般切割着十位黄色的剑人,剑人手中的剑,抵在身前,其身体纹丝不动,见状,萧忘尘提剑冲上,趁着风力刀刃的余威尚在,突破了一位剑人的防御,一剑刺中了后者的身体,随后脚尖接连点在后者的剑上,身形猛进朝着另一位剑人袭去。

被刺中的剑人身形略微虚幻了一些,随后又渐渐的凝视,也就是剑人的剑气之躯,又可以吸收天地之气修复,否则换作常人被刺中心窝早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叮……”这一次萧忘尘没有轻易得手,两剑相碰,萧忘尘和剑人都被震飞了出去,剑人推后了五步,反观萧忘尘脚尖擦着地板,身形一直暴退不止,等到了平台边缘才彻底止住了身形。

“凌羲那小子说的还真对。”甩了甩略微有些发麻的手臂,萧忘尘狠狠的说道。

不过说归说,萧忘尘的身体还是不断的冲上,与哪些不知疲倦,不畏伤痛的剑人站在一起,一时间青色的剑气与剑影交织,席卷着平台上的剑人,萧忘尘的身影在剑气中时隐时现,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两剑相碰的清脆声音。

“砰……”只见一道数丈庞大的黄色剑芒突

然出现,硬生生的撕开了萧忘尘的剑气风暴冲着萧忘尘斩来,前者见状没有一丝退意,天飓轻轻一旋一朵剑花凭空出现,相较于剑芒,剑花无疑是异常渺小的,但是他所蕴含的内力却是不容小觑的,以萧忘尘现在的功力也凝聚不出几朵这样的剑花,其实与其说这是一朵剑花,不如说这是一道剑气,一道格外凝炼的剑气。

剑花与剑芒终是碰到了一起,两两相碰,这一刻山洞中豁然宁静,寂静的只能听到人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发出的声音,下一个剑气席卷,无数道青色的黄色的剑气袭来,面对如此恐怖的剑气,萧忘尘的身形只能暴退,直到退出了平台,剑气风暴才有消退的迹象,紧接着萧忘尘手中天飓连挥,几道同样可怕的剑气挥出,硬生生的和追击的剑气碰到一起,两两消散,没有过多的停留,萧忘尘落到了顾云念和凌羲的身边。

“唉,新练出的招式,看来威力还是不行呀。”见到凌羲嫉妒的目光,萧忘尘故作深沉的叹道。

“瞎臭美什么?你以为我就没有领悟到什么厉害的招式么?等有机会让你瞧瞧。”凌羲气的直跳脚,偏偏对萧忘尘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还不好说

,等萧兄弟调息好了,你们两个打一场好了。”顾云念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好呀。”萧忘尘爽快的答应了。

“这个……”凌羲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怎么

,怕了,我的凌羲小弟。”萧忘尘幽幽的声音在凌羲耳边响起。

“怕你,说出去也不嫌丢人?”凌羲气急说道。

“哼,说出去确实不嫌丢人,毕竟你怕的是我呀。”萧忘尘道。

“啊啊啊,来,你给我赶紧调息,我要把你按在地上摩擦。”凌羲大叫道。

“对付你,不用调息。”萧忘尘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虽然嘴上说着不用调息,但是萧忘尘的身体却很诚实,毕竟他和凌羲处于同一个层次,对剑道的领悟也是不分伯仲,真要过招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萧忘尘紧闭的眼睛缓缓的睁开,那双眸子重新恢复了不可一世的精光。

见到凌羲迫不及待的样子,萧忘尘微笑着站了起来,站到了凌羲的对面。

“咳咳,还真想看看你们两个到底谁强谁弱呢。”顾云念道。

“哈哈,凌羲小弟,一会儿被我削趴下,可不许哭鼻子呦。”萧忘尘的嘲讽幽幽的飘进了凌羲的耳中。

放心,一会儿我不会让你哭出来的,我要让你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凌羲挥了挥手中的天焰,道。

萧忘尘和凌羲目光相对,从对方的眼中,他们都可以看到一抹炙热,这是这一年多以来,一千多场和剑人的对决中磨练出来的,对战斗的渴望,对胜利的向往,当然一年多的朝夕相处已经彻底将这三个本来毫无交集的人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虽然经常吵吵闹闹,但是他们的心中都认定了一点

“我们是兄弟”

几乎是同时,萧忘尘和凌羲一起出手,都是没有一点征兆,一起手萧忘尘就甩出了一朵剑花,凌羲则是挥出了一道火浪,两两相碰,互不相让,又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兄弟,就是用来坑的,看我不打趴下你。”萧忘尘和凌羲的心中同时响起了这句话。

剑花和火浪同时消散,萧忘尘和凌羲终于是碰到了一起,天飓和天焰碰撞出的火花彻底点燃了两人体内的热血,他们渴望交锋。

“嗯,真是脱胎换骨呀。”看着这场激烈的战斗,顾云念暗暗感叹,想当初他们两个连剑都没有碰过的家伙如今已然成为了在剑术上造诣不浅的黄境高手,这般变化着实让人惊叹!

……

推荐阅读:

江云启殷无绪 最坏 让我假装男友回家?我假戏真做! 大明锦衣 我于人间立仙朝 洪荒:你鸿钧竟然是好人? 我在诡异世界能看到隐藏信息 退休爱豆少接触二次元! 这替身是非做不可吗 一觉醒来世界末日 九国公主倒贴,你管这叫废柴? 帝少宠妻太甜蜜 青梅竹马竟是男二 斗罗:离婚柳二龙,你怎么哭了? 机械进化,猛兽机械师 诡异降临,但我能支配诡异 她自地狱来,只手横推诸天一切敌 重生之长安 是谁说O娇软? 娱乐:从跟仙剑四美纠葛开始 什么?怜惜娘子就变强? 末世漂流岛屋囤货 男配不知道 沈千婳傅君衡 破游戏不玩了 这个霸总是东北汉子 晚风沦陷 天下第一狱 视频通古代:盘点十大亡国昏君 夫君你断后,我先跑! 民国千金她在蛮荒忙种田 竹马依旧在(重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