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承天

“还以为剑冢内是多么的内含玄机呢,没想到就是一个山洞,亏了那么多人争先强夺,不知多少人因为这个丧了命。”萧忘尘一边走一边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感伤。

“就是,这个顾剑仙真是不让人省心,……呃……我感觉应该会有一道暗门的。”凌羲深有同感。

“我感觉应该是地宫。”萧忘尘也没介意凌羲岔开原本的话题,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我怎么选了这么俩货。”听着两人在那里喋喋不休,看着两人潇洒的背影,顾云念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剑冢内了,比我想象中的还简单。”

就如顾云念所说,一行三人走了没有几步就到了这个山洞的尽头,山洞的尽头并没有那么的别有洞天,这里只是有一个相对宽敞的空间,大小就跟之前众人所在的青石广场所差无几,可以容纳大概二三百人一同练剑,山洞的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平台,平台大概占整个山洞空间的三分之二也是相当大的面积了。

“咦,这里有三柄剑。”率先踏上平台的凌羲惊讶的说道。

“三柄不同的剑。”看着面前并排插在地上的三柄剑,萧忘尘说道。

“这是先祖之前历练江湖时所得的三把宝剑,

曾经陪伴了先祖很长时间,这三把剑从左到右依次名为天飓、天涛、天炎,这是用一块陨铁打造的三柄不同属性的剑,出自前朝铸剑大师徐氏。”顾云念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这剑冢葬的就是这三柄宝剑喽。”凌羲开口说道。

“不是,这三柄剑只是提供给这里修习的弟子用的,至于这里葬的是什么……你们看那里。”顾云念指着前方,就在他所指的平台中间立着一柄黑色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一根铁棍?”萧忘尘皱着眉头问道,那里立着的东西从他的眼中看就像是一根生了锈的铁棍。

“那是承天,剑谱第一的承天,世事变迁剑谱的排行也在不停的变化,唯有这一柄剑,一直位于剑谱的榜首。”顾云念语气激动的说道。

“剑谱?”

“就是历代名剑的排名。”

“那这三柄剑呢?”凌羲问道。

“这三柄剑并为剑谱第二十位,在剑谱中算是偏上的了。”顾云念回答道。

“那作为剑谱第一的绝世神剑为什么会被葬这里,并且生了怎样一层厚厚的锈呢?”萧忘尘看着不远处的生锈铁棍疑惑的问道。

“因为自从他被铸造出来后就没有再被人使用过,就是还没有人可以把

他从剑鞘中拔出鞘。”顾云念说道。

“没有被人拔出鞘过,就连顾前辈都没有过么?”凌羲说道。

“先祖只是得到了他,并没有获得这把剑的认可。”顾云念说道。

“不会吧,这把剑到底什么来头?”凌羲惊讶的问道。

“这把剑存在的历史十分悠久,出自铸剑大师欧冶子之手,相传欧冶子在他最后的岁月里四处搜寻奇铁,最后在一户农家里寻到了一块其貌不扬的铁块,当时的农人认为这块铁沉重坚硬没有什么使用价值于是把他当做挡门石立于门旁,后来被欧冶子看到,四处奔波的欧冶子见他的第一眼就热泪盈眶不住的说“找到了找到了。”农人见他这般欣喜主动把铁块送给了他,欧冶子说此乃天上神物受之有愧于是赠给了农人自己新铸好的一柄剑,要知道欧冶子的剑当时可是千金难求呀!”

“这么说这柄剑就是用那块铁铸就的喽。”凌羲开口说道。

“后来欧冶子带着那块铁回到了自己的铸剑室细细打磨,将那块铁的外边的部分磨掉露出了里面真正的神铁,据说那是星空的颜色。”顾云念神秘的说道。

“星空的颜色,不就是黑色吗?”凌羲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有

见过这柄剑的真面目,不过星空应该不是普通的黑色吧。

“再后来,欧冶子开始融化这块神铁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任凭他怎样加热那块铁就是纹丝不动没有一点融化的痕迹,见到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的神铁竟然没有办法铸成宝剑,欧冶子痛心不已,甚至卧床不起,直至数月以后欧冶子于梦中见到了一座火山……”顾云念忘我的讲述着故事。

“要不要这么玄幻呀,怎么听的比陆先生讲的更不靠谱呀!”凌羲听着听着都快睡着了。

“这样的天地神物当然得配上一个开天辟地般的传说,还有陆先生是谁呀?”顾云念说道。

“陆先生是我酒楼里的说书先生。”萧忘尘补充道。

“没有想到你们两兄弟竟然还开着酒楼呀!”顾云念感慨道。

“等等,我们不是兄弟,其实我们认识还不到七天。”萧忘尘说道。

“哦,还以为你们关系这么好会是兄弟呢?”

“好吧,你还是继续说吧。”

“欧冶子梦到火山后就大病初愈了,不断的寻着自己的梦找那座火山,最后当然是找到了,也许是天公作美在火山顶上有一处天然岩泉,欧冶子将神铁置于其中没过多久神铁就融化了,让欧冶子意想不

到的是神铁和岩泉竟然融为了一体,见状,欧冶子大喜过望急忙着手打造起来,一个人一旦痴迷于一件事就会很疯了一样,锻造神铁的那几天里欧冶子废寝忘食,身体异常消瘦,终于历经不知多少岁月这柄剑终于铸成了,相传剑成之日天地间风云忽变,新铸好的剑就那样凭空悬浮在这天地之间,只见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就连一直沉寂的火山都猛烈的喷发出来,欧冶子看着这天地异象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笑容他看着,他笑着,他与这片天地同欢,也许是这柄剑耗光了欧冶子最后的精力这个绝世大师朝着神剑喷出一口滚烫的鲜血后,喊到“承天之道”身体向后倒去,与世长辞,鲜血喷到神剑剑身上时,神剑发出了妖冶一样的光,光芒盖过了这个自然的一切,雷电,岩浆……光芒过后神剑自动归鞘,历经数十代,无数英雄豪杰得到了他,就是没人可以得到他的认可将它拔出鞘,直至老祖得到他,将它置于这里。唉……”顾云念说完长叹了一声,似乎也在感慨神剑没能重见天日的悲哀。

“叹什么气呢?我去试试!”凌羲豪气干云的说道,说完他就朝着平台中间走去。

“什么,等等……”

……

推荐阅读:

诡异:反派竟是我自己 紫袍天师成僵?未婚妻竟提刀逼婚 穿越后我只想回地球 创圣纪 直播算命:真千金她是玄学大佬 寒门差役 开局:女友要我结扎,我直接分手!我是一条咸鱼 娱乐从抢流量开始 三国第一毒士,曹操劝我冷静 重生被迫换宗门,真千金她赢麻了 程溪 傻奴 姜逸尘冷魅 春漾 我当王母那些年 孟凡 跨时空相亲:从三国开始 沈总别虐,太太又跟别人上热搜了魏紫琴书 网游之坊间玩家实录[全息] 乔以寒简白顾清清 吞天御剑诀 警察陈书 无限流:我咸鱼画家努力不了一点 旷野烈风 白莲养女抢我家人夫君?让给她! 足球:我成球王真的靠练 婚后恋爱关系[ABO] 萧暖阳 一世狂枭陈江河江愁眠 婚心脱轨 万人迷穿成舔狗后 天官赐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