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剑冢

由酒水凝成的短剑朝着众人飞去,众人只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汪阳大海之中,纵然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也无法挣脱大海的束缚,眼见一柄柄剑朝着自己飞来,他们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情况好一点的还勉强可以抬剑抵挡,几丈距离,短剑瞬间飞至,冲在最前面的粗狂男子身中数剑,身体如遭重击般倒飞出去,砸在了后面的人身上,数不清的剑不断打在众人的身上,强猛的力道将短剑震成了一股股水汽消散在这一片空间内,慢慢的空气中弥漫起一股醇醇的酒香,冲来的人已经倒下了七七八八了,没有中剑的人看到那么多的人躺在地上哀嚎,纷纷失去了战意,惶恐的看着顾云念,一步一步的朝着后面退去,生怕后者冲过来打他们一顿。

“好厉害。”看着眼前的一幕萧忘尘由心的赞叹道。

“你发现了没有?”萧忘尘扭头对着凌羲说道。

“……”

“对于我和这两位兄弟前往剑冢,你们还有什么异议么?”顾云念看着众人,开口询问道,那语气好像真的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他们很不甘心,不过又打不过对方只好忍气吞声。

“好的。”顾云念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位,呃……这位兄弟你先把口水擦擦吧。”顾云念刚要和萧忘尘和凌羲说话却见到凌羲的目光完全呆滞了,口水都流了一地,好心的提醒道。

“哦,好”凌羲也知道自己这样很丢人赶紧擦了擦。

“两位怎么称呼?”

“萧忘尘”

“凌羲”

“嗯,都是好名字,我叫顾云念是这个剑岛的首席弟子,也是前来迎接手持剑冢令的人,我会和你们一起进入剑冢,两位请跟我来吧。”顾云念面带微笑的和两人说道,见到两人都点了点头于是朝着剑岛深处走去,走了两步后将手中的竹枝随手一甩,长长的竹枝在空中划出了

一道完美的弧线,随后重重的插在了青石地板上,顿时一条条裂纹爬上了这一整块青石地板,看的凌羲又是满脸羡慕。

“刚才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凌羲突然想起萧忘尘刚才好像要跟他说话来着。

“呃……我想跟你说你发现刚才顾云念打人的时候和咱们有什么不同吗?”萧忘尘问道。

“好帅”凌羲满眼小星星。

“怪不得你流口水,你就不能有点出息。”萧忘尘终于明白为什么凌羲会流口水了。

“好吧,他的内力很刚猛,招式威力很大。”凌羲正色说道。

“嗯,我看他是入境了。”萧忘尘说道。

“黄境吗?”凌羲想了想说道,刚才顾云念所表现的确实如陆言所说达到了黄境层次。

“话说萧兄弟和凌兄弟,你们为什么没有佩剑呢?”走着走着顾云念忽然回头问道。

“呃……这个吗,还没有。”凌羲挠了挠头说道。

“我也没有。”萧忘尘也很坦诚。

“我去,你们不是来这里学剑的吗?怎么连剑都没有。”顾云念一拍额头,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那个我们之前也没碰过剑……不过你身为剑岛大弟子不也是没有佩剑吗?”萧忘尘说道。

“奥,原来是两个初学者呀,也没关系进了剑冢会让你们对剑有很多感悟的,至于我的剑,其实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拿。”顾云念想了想说道。

……

一处精致典雅的阁楼内,一个少女看着面前的秀美长剑,皱着自己好看的眉毛说道

“云念哥哥这样丢下自己的剑真的好吗?”

……

“咳咳……”青石广场上被打倒的众人艰难的站起身。

“大哥,这下我们怎么办。”见到顾云念三人已经走远,广场上大部分人都没了主见,纷纷询问起了自己门派的领头人。

“还能怎么办,咱们就在这里等,

等那两个小子出来,顾云念咱们惹不起,那两个小子无依无靠的咱们还惹不起

么,把他们捉住剑岛传承不还是咱们的。”一个大汉狰狞的说到,刚才的水剑可是让他吃饱了苦头。

过了一会儿,青石广场上的人都没有走的迹象,显然众人的想法都和大汉一样。

就在这时,众人都感觉自己脖子后面凉飕飕的,不由得向后看去,只见十数个身着云纹白袍的带剑男子站在众人身后的树上,正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剑主有令,命尔等速速退去,不可再染指本岛传承,否则杀无赦。”冷冷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众人的耳朵里。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

……

“顾师兄呀,剑冢葬的是哪位前辈呀?”凌羲开口问道。

整个剑岛并没有两人想的那么小,一行三人已经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了也还没有见到剑冢的影子,映入他们眼帘的是那些在陆地上罕见的稀奇古怪的植物和小动物,无聊的凌羲开口向顾云念说着一些自己想到的问题,尽管有些问题听的萧忘尘甚至他自己都觉得好白痴。

“剑冢里面并没有葬任何人,剑冢顾名思义葬的是一把剑。”顾云念说道,对于凌羲提出的问题不管有多么白痴他还是愿意细心的回答。

“到底是什么样的剑需要埋葬?”萧忘尘开口问道。

“一把从铸造完成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可以驾驭的剑,到了你们就可以看到了。”顾云念说道。

“那把剑有那么厉害。”凌羲惊叹道。

“哈哈,当然。”

“那你为什么选择我们一起进去,剑岛外面明明有那么多武功比我们高的人。”萧忘尘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能是缘分吧……”顾云念刚要胡扯一番,不过看到萧忘尘和凌羲纷纷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赶紧改口道

“其实很简单,你们两个长得还不错,我感觉跟你们在剑冢待上一段时间会比跟那些长得歪瓜裂枣的人待着更加舒服。”顾云念说完看着萧忘尘和凌羲两人,发

现两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也感到好笑,看来也有人和他一样自恋呀。

“那这么说,咱们会在剑冢待很长时间喽。”

“那就要看你们的天赋如何了,我之前为了入境,在那里待了三个月的时间。”顾云念说道。

“你之前进去过?”凌羲不解的说道。

“当然,剑岛的每位弟子在遇到习武的瓶颈时都会进去修习一段时间,在老祖设下的剑阵中不断磨砺自己。”顾云念说道。

“啊,进去那么简单,那顾剑仙干嘛弄个剑冢令呀,搞的大家相互厮杀。”凌羲道。

“这个,我听师父说老祖是在找人,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愿你们就是老祖要找的人吧,不然还得把剑冢令重新散于江湖。”顾云念说道。

“这样呀,难道之前就有人得到过剑冢令?”萧忘尘问道。

“这倒没有,你们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进入剑冢的非剑岛弟子,好了,剑岛就在前面咱们到了。”说着说着,顾云念指着前面,激动的说道。

萧忘尘和凌羲顺着顾云念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高耸入云的青山拔地而起,让他们奇怪的是这么高的山从岛的外面根本看不到,更让他们惊奇的是山的正面刻了许多文字,虽然两人并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只不过一看到这些字就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变得越发滚烫起来,丹田处一股股热流不断的涌出,他们的身体变得说不出来的舒畅。

“这些字,是老祖顾思量自己的一些功法心得,是他在进入仙境的那一刻用手中的剑划下的,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用剑。”顾云念说着,眼睛里充满了崇拜之意。

“好厉害,这些字能历经这么多年而不被风沙雨水侵蚀,一定刻的相当之深,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人所为。”神秘老人,剑岛首席,剑仙

留字,凌羲发现自己这一天已经被惊讶了太多次了。

“为什么这是顾前辈最后一次用剑,

是感觉这个世间再没有可与之匹敌者吗?”萧忘尘问道。

“不是,到了老祖那个境界,剑,就成了一种束缚,老祖那时已经可以以世间万物为剑了。”顾云念眼中的崇拜之意更盛。

“好了,我们过去吧。”说完话顾云念带着两人朝着山下的一个洞口走去。

“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竟然没有把守”看到洞口空无一人,萧忘尘不禁说道。

“不需要,没人能在我师父的注意下随便进入剑冢。”顾云念没有多做停留便朝着洞口走去。

洞里很宽敞,萧忘尘和凌羲进去后发现洞壁处有几道剑痕,剑痕构成了一个“剑”字,在剑痕的中央位置有一个凹槽,凹槽的形状正好和萧忘尘手中的剑冢令完全吻合,萧忘尘和凌羲对视了一眼,随后走到了剑痕面前轻轻的把手中的剑冢令放了上去,做完一系列动作后,萧忘尘退到了凌羲身边静静的等候着。

“咦……”萧忘尘和凌羲注视着周围的墙壁和地面,过了好一会儿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不应该呀。”凌羲和萧忘尘站在原地喃喃自语道。

“你们在干嘛?”顾云念都走到了山洞里面,回头一看发现身后没人赶紧出来寻找,结果发现两人还站在原地,嘴里还振振有词。

“什么不应该?”顾云念问道。

“从一般的故事来看,此时不是应该有一道暗门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我们再从一个密室里获得厉害的武功吗。”凌羲疑惑的问道。

“嗯,没错。”萧忘尘也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呃……你们是书听多了吧,刚才不是跟你们说过吗,这个剑冢令只是一个凭证,这个山里也没有什么密室,从这里走几步拐个弯就到了剑冢内部了。”顾云念听到两人的话顿时一头黑线。

“切,不早说。”知道真相的两人鄙夷的看了顾云念一眼,并给他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你们……”

……

推荐阅读:

最终Boss空缺只好由路人顶上了 神秘复苏:我为人世定鬼门 窃听心声,我开局俘获女帝芳心! 第一红人 君邀卿共明月 养金枝 漫画女主创造美强惨 让你拍汽车广告,你拍擎天柱? 开局投篮神准,我在勇士队夺冠 治愈你,拥抱你[快穿] 诡异复苏:我命犯孤星,八字硬挺 剑斩诛天 骗你不心动 妈咪你轻点撩,渣爹他顶不住了 离婚后,美艳师姐送上门 渡雾森林 完美世界之魔戮天下 八零漂亮后妈,替嫁后养崽崽 禁宫春色 被迫攻略心理医师O 关于我叫松田和萩原的幼驯染 全民觉醒,我剥离万物成圣 [原神+星铁]星际造梦天王 镜中色 大荒祖龙诀 异明1671 斗罗:开局收徒唐三 娇妻有孕出逃!顾总夜夜跪地哄 末日!系统开局,那就多子多福吧 满级奶哥,毕业摆摊赚钱养妹妹! 女配假千金离开豪门后成了顶流 玄幻:新婚第一天,奖励至尊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