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云中念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一艘插着标有“海边小筑”字样旗帜的松木长船缓缓的行驶着,晌午已至,太阳爬到了人们的头顶耀武扬威,海面上并没有大的波浪,只是时不时的会有一些大鱼跃到海面上甩甩尾巴,晒晒太阳,倒也有趣。

“我说这位兄弟,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刚才那位前辈是谁呀。”长船上,一群身着各异的人挤在船蓬里互相聊着天,萧忘尘和凌羲站在靠外面的地方,这里没有什么人,两人也不用过分小心翼翼,不过没过多久一个拿着扇子的人就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开口说道。

“我们?”萧忘尘反问道。

“奥,是在下唐突了,在下宋筑,来自十全门。”宋筑行了个抱拳礼微笑道。

“我们来自红尘阁,我叫萧羲,这是我师弟凌忘尘。”萧忘尘面不改色的瞎编道,说着还指了指一旁的凌羲。

“那刚才那位前辈。”宋筑问道。

“他,他是我们门派的守门长老,你说是吧?”萧忘尘对凌羲说道,说完话后萧忘尘自己都觉得有点扯。

“守门……守门长老。”宋筑整个人有些晕晕乎乎的,那个老者竟然只是个守门的?

“那没什么事,在下先回去了。”宋筑向凌羲和萧忘尘各点了一下头,回到了自己门派那里。

“怎么样?”宋筑刚刚站定,一群人立马围了上来。

“他说他们是红尘阁的,还有……”宋筑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众人急忙问道。

“那个老者……他说是他们门派看门的。”宋筑说道。

“看门的,那这个门派得有多强,一个看门的就有那般实力,御水而来,腾空而行,我看都跟咱们门主差不多了。”

“你可拉倒吧,咱们门主要有那般实力,咱们十全门早就崛起了。”

“嗯。”

“你说的对,不过宋筑你觉得剑冢令在他们身上吗?”众人中一个明显是头头的人说道。

“我觉得应该不在吧。”其实宋筑去和萧

忘尘交谈的主要目的就是探明剑冢令是否在他们身上,谁知道一听说那么厉害的人只是个看门的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该问的都没有问,此时同伴都在看着他他也没好意思说出真相。

“喂,凌羲你看,刚才那人是来刺探咱们的,还好我机智,镇住他了……凌羲,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萧忘尘发现凌羲从上船后就没怎么再说过话了,感觉有什么不对于是开口问道。

“有,我在听,不过……”

“呜哇……”凌羲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一把推开萧忘尘冲到了船边大吐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萧忘尘问道。

“没事,这是我第一次坐船,有点晕。”凌羲有气无力的说道。

“没事,再忍忍,我已经能看到剑岛的轮廓了。”萧忘尘说着用手指着前方的海面,那里有一个岛的影子。

“你看就他们那个样,我敢确定剑冢令不在他们身上。”宋筑旁边有一个人说道。

“就是,传闻是有两个少年英雄获得了剑冢令,就他那样,我看还是算了吧。”另一人说道,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应和。

又是半个时辰的航行,一行人总算到达了剑岛,海上航行就是这样,虽然你能看到目的地的影子,但是其实你离他的距离还是很远的,这就和俗话说的“望山跑死马”是一个道理。

“可算到了。”一上岸凌羲就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家伙快点儿,赶紧把这批货物运上岛。”就在大家休息的时候,酒楼老板招呼着自己手下的工人们将船上的货物往岛的深处运去。

“掌柜的,我们去哪呀?”有个人看着岛屿的远方说道。

“我哪知道呀,你们等着吧,应该会有人来找你们的。”酒楼老板说道。

没过一会儿,一个手拿长

剑,身着白色衣袍的少年就从远处飞掠了过来。

“各位,你们是来进剑冢的么?”少年抱了抱拳,询

问着众人。

“嗯”

“没错”

“那好,请跟我来。”少年说完朝着岛的深处走去,众人一见赶忙跟了上去。

“见机行事。”萧忘尘看着凌羲说道。

“嗯”

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全是由青石砖铺就的广场,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广场上的人明显各自为营,往往三四五个人为一群,目光警惕的盯着其他的人。

“各位你们就在此等候吧,什么时候剑冢令到了大师兄自会带你们前往剑冢的。”白衣少年说道,说完话就朝着剑岛更深处走去。

“等……”凌羲想叫住白衣少年告诉他剑冢令就在他们身上,可是被萧忘尘拦了下来。

“你觉得你告诉他之后,别人会怎么样?”萧忘尘在凌羲耳边小声说道。

“他们会抢。”凌羲看着周围人不善的目光开口说道。

“那你觉得那个白衣少年会制止他们么?或者,就算他有心要保住咱们,你觉得他加上咱们有把握对付这么多人么?”

“够呛。”

“嗯,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萧忘尘说道,不过他的话刚刚说完,广场上就有一个人站了出来朝着他们走来。

“两位,剑冢令是不是在你们身上。”来人的话可谓是晴天霹雳打在了萧忘尘和凌羲身上,来人的话不轻不重,可就是能让在场的人都听到,此时萧忘尘和凌羲可以感觉到周围人眼神中流露出的贪婪和杀意。

“开什么玩笑,我们怎么会有剑冢令。”萧忘尘面不改色的说道。

“哦,我得到准确消息,有两个人从清源堂柳白手中抢到了剑冢令那两个人一人着红袍,一人穿青衫。”来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感觉到众人越来越不善的目光萧忘尘和凌羲急忙向后退去。

“该死,他怎么知道。”凌羲恶狠狠的说道。

“到底是哪个混蛋传出了咱们得到剑冢令的消息。”

……

沙滩上,陆言还在和严无名说着事,忽然间陆言

连着打了个两个喷嚏,并且差点喷了严无名一脸,见到严无名幽怨的表情,陆言尴尬的笑了笑正色的说道

“掌握天魔录的人很神秘,目前我也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谁,只知道他天魔录已经修炼到了大成,实力十分恐怖。”

“奥……”

……

“没错,剑冢令就在我们身上,不过剑冢令只允许三个人进入剑冢,你们这么多人到底哪三个人进去好呢?”萧忘尘拿出了剑冢令将它放在了众人眼前,挑衅着说道。现在局势危机,萧忘尘只能想到让他们互相残杀,借此寻找机会,坐收渔翁之利。

“咳咳,那个刘兄,你们门派不是主要用刀的吗?这剑冢令你们其实也不太需要。”

“宋师弟,你还小,这次的机会就让给我们几位师兄,你看如何。”

“师兄,反正你都这么大了,修为又没有半点进步,不如就把机会让给我们这些师弟吧。”

“放屁,今天剑冢令我必得不可,我看谁敢拦我。”

一时间,广场上的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有人在劝说其他门派的人放弃,有超过四个人的门派在劝说门内其他人放弃,更有甚者,拔剑相向,大打出手。

“各位不用忙了,那最后一个名额我占了,你们该回哪去回哪去吧。”就在众人争执的不可开交之时,突然一个蕴含内力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右手拿着一截竹枝,左手拎着一坛酒从远处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有人开口问道。

“你们愿意和我一起进剑冢么?”

来人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径直走到了萧忘尘和凌羲的面前开口问道。

“可以”萧忘尘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人,来人一身天蓝色长袍,上面绘有云朵的纹饰,身姿挺拔,面容俊秀,眼睛更是囧囧有神,此时他嘴角微微的掀起了一丝弧度,露出了友善的笑容,更显得他如天上云朵般纯

净飘逸。萧忘尘感觉来人没有恶意,于是开口同意道。

“各位,你们也听到了,这两位公子愿意跟我进去,所以你们可以走了。”来人冲着广场上的人们说道。

“你是谁,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对对,你以为你是谁呀。”众人见到这个人如此嚣张不免有些愤怒。

“哈哈,我说了名字你们就走吗?”来人笑道。

“我叫顾云念。”

此话一出,广场上的人立马呆住了,旋即爆发出了比刚才更大的声音。

“风雨剑,云中念,剑岛首席顾云念。”

“就是所有门派年轻弟子中实力数一数二的顾云念。”

“哼,就算你是顾云念又怎么样,你还打的过我们这么多人。”一听到来人是顾云念,一大部分人心生退意,不过还是有人不信邪的打算挑战顾云念。

“哈哈,既然你们要打,我就奉陪喽,两位兄弟后退一点,免得一会误伤到你们。”顾云念示意萧忘尘凌羲退后一点。

“狂妄,兄弟们,咱们一块上,等抢到了剑冢令再各凭本事,决定谁进剑冢。”带头的一个粗狂男子说道,他的话一落,众人纷纷拔出兵器朝着顾云念冲了过来。

“哈哈,这么好的一坛酒,就要浪费喽,也罢,小师妹其实不太喜欢我喝酒的,她说酒不好喝……”顾云念看着冲来的众人,提起酒坛,猛灌了几口。

萧忘尘和凌羲看到顾云念这般悠闲,一时间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众人离顾云念很近的时候,顾云念用力的将手中的酒坛抛了起来,酒坛飞向了空中,接着顾云念用手中的竹枝朝天一指,空中的酒坛豁然炸裂,酒坛碎片四处乱飞,萧忘尘本以为里面的酒也会随之飞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没有酒坛束缚的酒化为了一股股水流围绕在顾云念的身边,顾云念用手指轻轻的抚过竹身,一声轻喝,涓涓细流顿时化作了一柄柄细长的水剑朝着冲来的众人打去

……

推荐阅读:

江湖枭雄 众神被迫养崽后 偷听我心声后, 全家踹翻炮灰剧本杀疯了 斗罗:唐三刚飞升,二周目开启了 成为朝廷鹰犬,我选择放飞自我 炮灰她不想当怪谈的爸爸 手握纸币两百元,我在异世当首富 全职法师之虚空盗窃手套 全民:转职后觉醒神级强化 立地成仙 阴牌师 恐怖复苏,我以身饲鬼只为活下去 大明曹阿瞒 男人被抢?我摇身变成厂长儿媳妇 全球灾变:开局校花送上门! 全民:从召唤百万狼群开始 攻略高岭之花后和厂公he 重生八零,我成了铁血硬汉的小娇妻 召唤星魂 别给我的游戏做评测了! 我的26岁女房客 秘技!百分百敲闷棍 相依为命 红楼双对比:这贾宝玉爆炒秦可卿 如是春光不曾来 [综]超越者想要再抢救一下 那个小雌a为何那样 美人惊鸿 人在东京,模拟女友 带着八百心眼重生,渣哥跪求原谅 大梦诸天,从林平之开始! 重生08年:开局废墟底下捡校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