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下棋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萧忘尘喃喃自语道。

“什么人?”黑衣首领捂着耳朵艰难的说道,老者的内力很强,一些道行不够的黑衣人直接被震得耳朵流出血来,更有甚者直接昏死了过去。

“打扰了我老头子钓鱼,你们还好意思问我是谁,做刺客做到你们这种几十个人打两个都搞不定的也是一种悲哀了吧!”钓鱼老者丝毫不带掩饰的嘲讽道,不过这一嘲讽,一旁的萧忘尘和凌羲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老者的话说的跟他们两个也很废一样。

“你……你知道我们后面的人是谁么?”黑衣人恶狠狠的说道。

“哼,不过是牵着几条狗,躲在后面的无能鼠辈罢了。”钓鱼老者说道,淡淡的语气又把黑衣人包括他们的主子骂了个遍。

“哈哈,臭老头,你可要想好了,跟我们主人做对的,可没有什么好下场,识相的将你旁边的两个小子交出来,兴许主人高兴还可以让你多活几年。”黑衣人怒极反笑。

“切。”老者不屑,那神情就跟看傻子一样。

“当初有一个人统帅着几万人的军队,他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你知道他的下场是什么吗?”老者的眼中充满了玩味。

“他和他几万人的军队都沉在了这片海中。”老者指了指身后的海。

那一瞬间,萧忘尘和凌羲还有那些黑衣人都愣住了,如果说老者的话让他们惊讶的合不拢嘴,那么老者说出话的同时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是让他们从心底震撼,那是何其强大的人才会有的睥睨天下的霸气,是怎样的久经沙场的人才会有的那种对一切都藐视的锐气。

“别说些威胁我的话了,告诉你,现在这个江湖中能让我感到害怕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就算南宫羽和张天成一起来了,我也照打不误,你们几个

毛都没长齐的小奶狗还是滚回老窝去吧!”老者嘴里丝毫不留情的说道,前一刻还是威风凛凛的高手范,后一刻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市井流氓般的破口大骂。

“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你确定你站好队了么?我的主人风头正劲,掌握大权,而那个人现在跟个废人又有什么区别,真到了那一天希望你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黑衣首领说着话眼神一直盯着萧忘尘。

“滚。”听到黑子首领的话,钓鱼老者怒喝一声,手中细长剑锋猛的挥起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圆,一股剑气狂暴的掠出,直指那个黑衣首领,老者身后的海水都有些受不了老者身上散发的气势,卷起了千层巨浪。

黑衣人受了老者一击,身体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脸上的面罩滑落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庞,献血狂喷,染红了一片沙滩,接着“砰”的一声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后面裸露的岩石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其他黑衣人见状赶忙上前查看自己老大的情况,走近一看黑衣首领身体软趴趴的,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震碎了一样,不过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是他们的老大还有一口气在,看到自己老大的情况后剩下的黑衣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跟看怪物一样看着钓鱼老者。

“给他留一口气就是希望给你们做个榜样,顺便代我提醒一下你们的主子,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了,有些情还是顾一下的好。”老者语气重重的说道。

听完老者的话,剩下的黑衣人赶紧带好伤员灰溜溜的走了,他们要是还待在这里指不定那个疯老头一生气,他们就变得和自己的老大一个模样了。

“哼,好长时间没活动过筋骨了。”老者随意的一挥手,手中的细长宝剑就回到了钓竿之中

,随后慢慢的伸了个懒腰。

“嘻嘻,老爷爷……”看到刚才老者一人震退数十人的气势,凌羲由心的佩服,又看到老者回手一挥,剑就入鞘的潇洒,凌羲是彻底迷恋起了老者,此时正搓着手,笑眯眯的看着老者。

“叫谁爷爷呐,我有那

么老么?叫大哥。”老者瞪了凌羲一眼。

“大……呃……前辈,您到底是何方神圣呀?”凌羲到底还是没能将“大哥”两字叫出口,换了个称呼。

“神圣谈不上,我就是一个无名渔父。”老者淡淡的说道,眼睛一直盯着凌羲,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到惊讶,要知道“无名渔父”这个名号在江湖上可谓是叱咤风云呀!不过让他失望的是他只从凌羲脸上看出了一丝错愕,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号一样,这让他不禁老脸一红。

“咳咳,你们是要去剑岛吧?”老者赶忙转移话题,这一问明显是冲着萧忘尘去的。

“是的,前辈。”萧忘尘毕恭毕敬的说道。

“嗯,船已经开了。”老者淡淡的说道。

“奥,谢谢前辈。”萧忘尘礼貌性的回答道,不过仔细回想了一下老者的话,萧忘尘一下子回过神来,赶忙扭头看向凌羲,发现他还在崇拜老者,满眼的小星星。

“船开了。”萧忘尘猛拍了一下凌羲。

“奥……什么?那怎么办呀!”凌羲大叫道。

“没事,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老者笑眯眯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萧忘尘感觉老者的笑容充满了危险。

“不……”萧忘尘后话还没有说出口,老者身形一闪出现在了萧忘尘和凌羲的身后抓着两个人的领子

“不用那么客气。”老者的话响在耳边,话落后,萧忘尘感觉身形一轻再回过神来身体已经腾空,一旁的凌羲已经吓得“嗷嗷”叫了起来,他们也会轻功

,不过像老者这样腾空而起,从海面上掠过的轻功确实吓人,感觉跟飞一样,没过多久老者带着两人就赶上了那艘酒楼的船,老者用力一抛,萧忘尘和凌羲就被甩在了木船的甲板上,看的船上的人一愣一愣的,这怎么飞过来两个人呀,不过看到一位老者御水而立,众人都是连连惊叹,对着老者行起了礼来,老者点头算是回应了。

“呦,两位客官,你们总算赶来了,我还以为你们遇到了什么意外呢?”酒楼老板看到了凌羲和萧忘尘,赶紧上前来说道,他也算仗义特意多等了两人一炷香的时间,实在等不到了,这才在众人的催促下起锚开船。

“小家伙们,用心练功呦,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老者笑着对两人说道,两人都报以微笑回应,老者点头御空而行。

“飞起来了,这是仙人呀!”酒楼老板看到看着腾空而起,不由得大呼了起来。

萧忘尘和凌羲看着御空而行的老者,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

老者落回了刚才的沙滩,重新坐下钓起了自己的鱼,时间慢慢的过去了,海面还是一片平静,这时老者开口说话了

“大鱼上钩喽。”说着老者手中竹竿一甩,锋利的钓钩冲着后方飞去。

“您老还是这么精神抖擞呀!”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来人的手里赫然夹着刚才飞来的钓钩。

“臭小子,你到好,自己散播出消息引来杀手,还要我老头子给你擦屁股。”老者没好气的看着陆言说道。

“江湖上谁不知道您无名渔父——严无名的名头呀,这点小事还不是您抬抬手的事呀!”陆言不断的拍着马屁。

“嗯,这还差不多,不过,二殿下的情况好像不太好,记忆没了,武功也所剩无几。”严无名盯着远方,正是那剑岛的方向。

“您听说过

天魔录么?”陆言反问道。

“原来如此,天魔录内有十三套武功,他所中的恐怕就是其中最狠毒的失魂掌吧?”严无名说道。

“嗯。”

“可有法医治。”严无名开口问道。

“恐怕能做到彻底医治的就只有星月城的七位长老了。”陆言说道。

“那七个老家伙么?还真只有他们才有办法”严无名认可的点了点头。

严无名和陆言一坐一站沉默了好久,率先打开这僵

局的还是严无名。

“之前就听你师父跟我说过你是一个有大才的人,那时我不信,以为那就是他在臭屁,从现在来看,确实是我眼拙了,你是一个很好的棋手,下的一手好棋呀!”严无名感慨道。

“先生过奖了,是不是一手好棋现在还不好说,况且下棋之人也不是我。”陆言笑笑说道。

“哦?这倒有点意思了,还真有点想知道下棋之人是谁。”严无名看向陆言。

陆言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不说就不说,不过说起来我是一枚棋子,剑岛亦是,那么下一颗棋子是谁呢?”严无名问道。

“星之尽头,月之源头。”陆言说道。

“星月城,有意思。”严无名道。

没过多久,海面一阵翻腾。

“有鱼上钩了。”陆言道。

“稳住稳住……”看着严无名手中的鱼竿在不断的左摇右摆,陆言焦急的说道,此时的两人哪里还有绝世高手的样子,一副小孩的模样。

“好大一条鱼。”看着那条鱼两人赞叹道,这条鱼怎么也得有个七八斤重。

“我看这么办吧,我出鱼你出酒,咱们来一顿。”严无名看着陆言说道。

“我就知道你好这口,上好的花雕,我从萧忘尘那小子的店中拿出来的,他要知道了,铁定心疼死。”陆言说道。

“哈哈,哈哈。”两个人大笑了起来。

……

推荐阅读:

系统好毒 萌妻来袭:陆少,别使坏! 朕不堪大任 [阴阳师]阿爸,你不务正业 [主妖尾]S级魔导士怎么那么难当!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朱门小婢 皇神纪 杨博吴兵大嘴虾 重生军婚:霍爷,请低调 离谱!连上古仙帝都是我的好友! 山野怪谈 猎同之书呆西索 婚姻是不加糖的咖啡 幻世猎手 大明星爱上我 宫内宫外繁花尽 极品风水师 末世制造大亨 从长城守卫军开始的斗罗 我的设定比你强 巫主沉浮 重生之再奋斗 救命!恶毒女配被偏执大佬揽腰宠 我开捉鬼公司你收保护费?很勇啊 众神王座 韩娱小科员 穿成虐文女主亲闺女她在线打脸 大唐狂士 校花的贴身高手 凝真 特殊工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