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临海小筑

剑岛,位于苍乾国东边所属海域,是一座巨大的海岛,剑岛的东面就是苍乾与茫坤的海界,两个国家之间爆发了数次陆地战争,海战也不在少数,但是剑岛这一片海域却是茫坤不敢跨入的禁地,原因很简单,剑岛上的武者举世无双。

“怎么还没到呀,咱们的干粮已经全吃完了。”凌羲整个人趴在马背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到剑岛至少有五天的路程,这之间还得走一段水路,结果你就准备了三天的干粮,要是咱们在找不到客栈之类的恐怕会饿死在路上。”萧忘尘没有好气的说道,本来旅途漫长现在干粮又没了,四周一片荒芜,没有任何可以充饥的食物,别说人了,现在的马都显得有气无力的。

“你听。”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凌羲立马将身体直了起来,竖起来自己的耳朵,那副模样哪还有之前的颓废。

“听什么。”萧忘尘不解。

“水声,不,是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凌羲说道。

“哦,这么说来前面有海,这条路通向码头,一般码头会有客栈酒楼,看样子我们不会暴尸荒野了。”萧忘尘分析的头头是道,正打算扭头看向凌羲,结果哪里还有人的存在,刚才说话的功夫凌羲早就骑着马狂奔而去,一骑绝尘,格外洒脱。

萧忘尘立在原地,天空中不知什么种类的小鸟发出了“嘎嘎”的叫声,衬的萧忘尘格外凄凉,不过没有多么大一会儿他就回过神来,驾着自己的马朝着水声而去,这时他就很纳闷了,为什么凌羲那个混蛋的马同样饿了很长时间依旧一骑绝尘,

自己的马还是慢慢悠悠的,好像一点也不着急,还有,凌羲那家伙有钱么?

“这就是海边码头了么,好热闹呀。”一骑绝尘的凌羲没多久就来到了海边,看着这个港口热闹非凡的样子,不免感叹一番。

码头停靠着十几艘巨大的木船,这全是由一整颗巨大的松木打造而成,被选做造船的松木至少得五人合抱,长势良好不弯不朽,成年伐倒后马上由最顶级的工匠打造而成,这种大船拥有很好的承载力是打鱼和载人的优良载具,码头处有许多赤着身子的壮汉正在把一网一网的海鲜从这样的船上搬运下来,打鱼船早上出发,往往几个时辰后就会满载而归,这个海域多年没有遭到过战争的摧残人们生活安居乐业,本来只是一个渔村现在已经演化到了一个城镇的规模,这里的客栈酒楼数不胜数,那些新捕的海味大部分会送到这些地方供当地人和其他客人消化,少一部分会运到其他地方贩卖,源源不断的海味出产渐渐的使这个地方变得富饶起来。

牵着马行走在人群中,看着种类繁多的海鲜,凌羲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了,一会儿被一只十寸大的螃蟹拉走了眼球,一会儿又被一条半尺长的鳗鱼勾去了魂,从小生活在天龙寺里的他根本看不见什么海鲜,走了没多久他便停在了一个摊贩面前。

“这是什么,好奇怪的样子。”凌羲看着摊贩面前一个大水盆里有几只白色的东西,呈现伞状,伞盖下面有八条带状的长须,这些半透明的东西好像正是靠这些长须来上下运动。

老板看这位红袍公子仪

表堂堂,穿着不凡,一看便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刚要开口解释,一个同样牵着一匹马的青衫公子也走到了这个小摊前。

“这是海蜇。”青衫男子说道。

“你怎么这才来,我等了你好久。”看到了姗姗来迟的萧忘尘,凌羲有些不满道。

“呵呵。”萧忘尘笑脸以对,在赶来的路上他已经想好对付凌羲的方法了,让他知道抛弃自己的后果。

“这位公子还真是见多识广呀,这些海蜇是新捞上来的,绝对新鲜,要不买两只尝尝。”小摊老板极力的推荐自己的商品。

“不用了,谢谢老伯,请问这里什么时候有前往剑岛的船。”萧忘尘问道。

“今天是没有了,

不过明天早上会有船前去剑岛送一些物品,你们要是想去的话可以搭上那趟船。”老伯见到萧忘尘没有买东西的意思,也没有什么不满,告诉了后者前去剑岛的方法。

“谢谢老伯,告辞。”说完萧忘尘就拉着凌羲往海边走去。

离海边很近的地方有着一座看上去很好的酒楼,虽然和萧忘尘的红尘阁还有一些差距,但是在这个码头小镇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地方了,酒楼的大门口挂着一个金光闪闪的牌子,上面写着——临海小筑。

两人两马立于门前,此时的两人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将马交给小二嘱咐了一番后,两个人赶紧走了进去,找了一个靠着窗子的位置,享受着海风缓缓的吹来,那一身赶路的疲倦顿时消散了大半。

“两位客官要点点儿什么。”一个小二模样的人出现在了萧忘尘和凌羲面前,询问道。

“把这里的海鲜都

上一份,再来一壶花雕。”萧忘尘对着小二说道。

“给我来一碗素面就好了。”凌羲想要单独点一份素面。

“好嘞!”小二高声应和道。

“等等,素面就不用了。”萧忘尘眼珠一转,他要开始实行自己的报复计划了。

“素面还是要的,不然我吃什么。”凌羲说道。

“和我一样,吃海鲜呀!”萧忘尘摆出一副“这还用说”的模样。

“我不吃荤的”

“为什么?”

“我是和尚”

“你不是俗家弟子吗?”

“那也不吃。”

小二看着面前的两人争辩,顿时一头黑线。

“你有钱吗?”

“呃……”

“小二,照着我说的上。”萧忘尘大手一挥,得意洋洋的看着哑口无言的凌羲,摆明了一副“我有钱我说了算”的模样。

没过一会儿,新鲜的海鲜已经摆满了他们面前的桌子,红的,白的,五颜六色,辣的,咸的,口味齐全。

“这个不错,哇!这个更好吃。”萧忘尘赞叹连连,可是对面的凌羲就是愁眉苦脸了,面前的海鲜别说吃了他连见都没有都见过,他可是吃了十多年的素呀!

“那个谁,凌羲呀,你怎么不吃呀,很新鲜的。”萧忘尘明知故问,他早就发现了凌羲不吃荤的事实了,虽然是俗家弟子,而且已经离开了天龙寺但是他的习惯没有改,看到凌羲正一脸幽怨的盯着自己,萧忘尘感觉好爽呀,比吃一桌子的海鲜还爽。

“哎呀,做人不要这么死板吗,戒律是死的人是活的,不是有句老话叫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况且你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和尚,来尝尝这个。”

说着萧忘尘把一只剥好的龙虾放在了凌羲面前的碗里。

看着这个红扑扑诱人的小龙虾,听着肚子“咕咕”的叫,回想着萧忘尘的话,凌羲动摇了。

“师父呀,不是弟子不遵守戒律,实在是人命关天呀,我也是被奸人所害,此时饥肠辘辘,就吃这一顿,以后我会多多行善积德的,争取弥补这次的过错,阿弥陀佛。”凌羲念了一句佛号,慢慢的夹起了碗中的龙虾,闭着眼睛一口吃了下去。

“好香呀,嫩嫩的,滑滑的,麻麻的……呃……这是什么,好辣呀,我要喝水,喝水……”吃完小龙虾后,凌羲的脸一下子都红了起来,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急急忙忙的找水喝。

看到凌羲的样子,一旁的萧忘尘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不过他的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他淡定的从一个精致瓶子里倒出了一杯透明液体,将这一杯液体递给了凌羲。

“怎么回事呀,喝点水,压压就好了。”萧忘尘一脸关心状。

“这是什么呀。”接过萧忘尘递来的杯子,凌羲一饮而尽,刚开始嘴中的辣确实消散了很多,但紧接着喉咙里传来了比之前更加辛辣百倍的感觉,搞得凌羲苦不堪言。

“花雕,酒呀!”萧忘

尘回答的十分坦然。

“那么说我不仅开荤,还破了酒戒。”凌羲哆哆嗦嗦的问道。

“完全正确。”萧忘尘真的很坦然。

“我要杀了你……”凌羲立马扑了上来,他现在真的很想取了萧忘尘的狗命。

“那你就杀生了,破了杀戒!”

“我不管。”掐着萧忘尘的脖子,凌羲歇斯底里的呐喊道。

……

推荐阅读:

原神:身为穿越者,读了几本书 背叛我?你姐也是风韵犹存! 桃运小神医 长生,从养蛊开始 寒门差役 唯我独法:我在都市修奥法 我带着情公主的魔法穿到了萌学园 脆怎么了,我强啊 木叶:开局绑定波风水门 分手后,一首素颜引发全网共鸣 不要过来啊[玄学] 下山被退婚,首富十亿献上求嫁女 身为警察,多会点技能很核理吧 虐爱成宠:顾总不配爱 视频通历史,我打造十大帝王金榜 潮热 三国:我在季汉当丞相 被换人生,真千金靠玄学身价亿万 [HP]蛇院双煞 够娇,够软!协议老公吻上瘾 权臣妻 修行交换生 江湖融合守则[综武侠] 馆驿望平 笨蛋美人在年代文里被娇宠了 快穿:金牌白莲完成任务靠死遁 亲妈带我在末日摸打滚爬 神医萌宝 出宫后的第五年 玄幻:我为天道,从小世界到鸿蒙宇宙 Halo之下[双重生救赎] 斗罗:逆命双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