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红衣青衫

将一些事情吩咐给小福之后,萧忘尘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经历了一场战斗又一夜未睡的他显得格外的疲倦,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萧忘尘只感觉自己只是稍稍闭了会儿眼,再一睁开,已至晌午。

随便弄了点吃的,萧忘尘想起了自己再和黑袍人对峙时身体出现的异样,又一联想到陆言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于是索性前去问问陆言这是什么情况。

“从我之前的观察来看你的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只是你并不会他的正确引导方式,导致你在运功的时候内力郁结在了丹田,这种情况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以后你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注意点就行了。”陆言听完萧忘尘对自己身体情况的叙述后又把了把脉,略加分析道。

“多谢先生,呃……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在江湖中行走了,我好像也没有说过要前去剑岛吧?”萧忘尘顿时想起了最重要的东西。

“你难道不想去么。”陆言问。

“不想”萧忘尘答得异常干脆。

“那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听我讲那些事情?”陆言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萧忘尘。

“我是被那个叫凌羲的白痴抓进来的。”萧忘尘一想到这个就有一肚子气,本来自己应该回去睡觉的。

“哈哈,谁在叫我,我来了。”萧忘尘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一个声音大肆的钻进了萧忘尘和陆言的耳朵里,紧接着紧闭的房门被一下子推开,一袭红衣的少年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少年身着一身红袍,红袍上面有繁多复杂的纹饰,全部用金丝线编织而成,红袍材质也绝不普通,泛着柔润的光泽,迎着正午的阳光,红色衣料和金线交相辉映,华贵非常,红袍少年面容俊秀,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束在身后,更有一股

随意潇洒之美,和之前朴素的灰色僧袍不同,这一件红袍彻底将凌羲自身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不知道的一定会将他看成一个出身豪门的世家子弟。

“不错。”看着面前宛如天人一般的凌羲陆言开口赞叹道。

“果然是人靠衣装呀”

“是不错。”萧忘尘也是开口说道。

“哈哈,我也觉得不错。”凌羲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赞赏更是咧嘴笑了起来,他这是第一次穿这么好看的衣服,刚开始照镜子的时候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若是师父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时也会由心的赞叹的吧,此时的凌羲就像是得到礼物的小孩子想要四处的炫耀。

“是不错,我这件彩锦金丝袍自从做好后感觉不适合我就还没有穿过,本来以为那几千两银子就要打水漂了,没想到你穿的这么合身,看在你算是帮过我一把的分上,我便宜几百两银子卖给你吧。”萧忘尘看到凌羲嘚瑟的样子幽幽的说道。

“几千两……便宜……几百两,我……我没有钱呀。”凌羲听到萧忘尘的话后双手绞在一起,有些可怜巴巴的说道。

“没钱,天龙寺香火旺盛,你一个主持的弟子没钱,再说了天龙寺离这里少说几百里地,没钱你是怎么到这里的。”萧忘尘问道。

“我在这青楼附近的地方看见了一群乞丐,觉得他们很可怜就把钱全给他们了。”凌羲也是实话实说,本来他也是有许多银两的,但看到那群乞丐衣不遮体的可怜样子就忍不住全给他们了。

“凌大善人,你厉害,你最厉害,我也是服了你了,这件衣服就送给你吧,还有,我最后说一遍我的“红尘阁”不是青楼,这是酒楼。”本来萧忘尘就是和凌羲开个玩笑,看到后者的样子萧忘尘是真的觉得

好笑了,这个人真是善良过头了,把钱全部给了乞丐,要知道这里距离剑岛还是有不少距离的,不过听到他又把自己的酒楼说成青楼不免有些生气,于是最后一句话他是吼出来的。

“没问题,酒楼,酒楼。”听到萧忘尘把这件好看衣服送给自己,凌羲又是一阵欢呼雀跃。

“好了,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前往剑岛呀?”陆言见到他们两个,吵吵闹闹的不免感叹年轻就是好呀。

“等等,我没说我要去呀。”萧忘尘感觉很不对劲,为什么这个陆言好像断定自己会前去剑岛呢。

“你真的不想去么?”陆言问。

“不想”萧忘尘答。

“你真的真的不想去么?”陆言又问。

“有那么一点点。”萧忘尘有点心虚,说实话他还是很想去的,他想去了解一个更加有趣的世界,如果这个世界太危险的话他还是可以回来继续做一个与世无争的酒楼老板的。

“好的就这样,凌羲你去准备干粮吧,你们明天一早就出发。”陆言见到萧忘尘犹豫了,当机立断的对着一旁的凌羲说道。

“没问题。”凌羲夺门而出。

“怎么你好像很希望我去。”萧忘尘看着陆言。

“当然了,你走了,这个酒楼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陆言凑近了萧忘尘用一个神秘的口吻说道。

“靠,你这个奸人,竟然想谋权篡位,若是我的酒楼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和你拼命。”萧忘尘用近乎歇斯底里的呐喊对着陆言吼道。

“不逗你了,我会照顾好你的酒楼的,还有一件事,你就不想知道你失忆前的事么?”陆言认真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多知道一些事反倒多增添了一些烦恼。”萧忘尘扭头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可以看出现在

的萧忘尘眼中尽是迷茫,尽管嘴上说的再怎么不在意,真正的想法却会一直在自己的心中生根发芽,对于消失的十五年恐怕没有人会不在意,这是萧忘尘心中的一个结。

“时候到了,你会知道一切的。”陆言拍了拍萧忘尘的肩膀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转身冲着楼下走去。

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了萧忘尘自己一个人,他不住的想要回想起之前的事,可是任凭他怎么努力,他什么都记不起来,甚至连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都不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任由他再怎么回想都没有什么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就跟那些记忆根本不存在一般,慢慢的萧忘尘自己都麻木了,三年的时间很长,长到他都习惯了这种感觉,于是他也起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又是一次日落,红尘阁里的喧嚣暂时回归了平静,三个人又坐在了一起。

“凌羲你的干粮准备好了没有。”陆言开口问道。

“准备好了,我一说是我和他路上用的,这里的小二立马准备出了好多干粮,而且我说他会付钱,小二连忙摇头,看来这里的小二也是很善良的吗,那么多干粮竟然分文不收。”凌羲口中的“他”自然是萧忘尘了。

“呃,你知道我是谁吗?”萧忘尘一头黑线。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难道你的来头很大。”凌羲顿时发现了新大陆。

“我叫萧忘尘,是这家酒楼的老板。”萧忘尘知道凌羲智商有问题赶紧告诉了他,这个人见谁都说自己的名字却从来不问别人的名字。

“老板,怪不得他们不要你的钱,原来这个酒楼都是你的呀。”凌羲很是惊叹。

“对了,你一个佛门俗家弟子为什么要学剑呀?”萧忘尘对这个问题还是很上心的。

“我们寺里有一

个总是喝醉酒的家伙,他总是和我讲一些江湖中的故事,这些故事大部分都与剑客有关,故事里的剑客全都嫉恶如仇,用自己手里的剑,斩断不平事,我很向往这种生活。”凌羲一脸回忆状。

“这么说你学剑就是要惩恶扬善了?”

“没错。”凌羲很肯定的说道。

“惩恶扬善的方式也有很多,刀客也一样可以做到,持枪也可以,包括用其他各种武器都可以做到,为什么非要学剑呢?”陆言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个……”陆言的话很有道理,一时间凌羲也不

知道怎么回答。

“想好了为什么学剑对你们有好处。”陆言慢慢的走到了楼上,他的声音回绕在凌羲和萧忘尘的耳中。

“也包括我么?”萧忘尘喃喃自语道。

次日,太阳升起,灿烂的光辉在红尘阁门前铺成了一条小道,两匹骏马立于门前,一个身着红袍,一个身着青袍的少年各自牵着一匹马,他们马上就要踏上新的征程了。

“还别说,仔细一看你们两个长得还真是各有味道。”看着跨上骏马的两人陆言说道。

“是么?”

“怎么感觉你这话有点不怀好意呢?”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应该还是我更帅一点。”凌羲说道,现在的他一点也没有被昨天的问题给困扰住的样子,他的性格就是如此,走一步是一步,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步伐,这就是作为少年应有的豪气。

“帮我照看好我的酒楼。”临走前萧忘尘对着陆言叮嘱道。

“放心,一路顺风。”陆言说完这句话后,萧忘尘和凌羲已经扬起了马鞭冲着太阳升起的方向疾驰而去,在太阳的照耀下他们的身上都有着淡淡的光芒。

“这下可有的忙了”

陆言看着两人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

推荐阅读:

航海:百倍强化,俘获娜美 幸福的女人 快穿:诱撩病娇大佬后她恃美行凶 开启!社恐少女的救赎之旅 徒儿你太强了,下山祸害你师姐吧 婚期将至 [排球少年]受欢迎的铃木君 美人三逃 反派女帝跟班,开局给男主净身!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杀疯了,我还在娘胎 都市精灵:我的喷火龙会螺旋丸 足球,开局点满任意球 入职神仙公司,我被美女包围了! 疯娇女主O和她的百万金丝雀 小妖妃 四合院:开局篡改易中海的信 神秘复苏之卖货郎 女配重生,靠摆烂带全家逆袭 我,国公世子,飞扬跋扈! 霍爷,你媳妇又跑了 我在明末开宝箱 阴阳路尽,蛇仙归位 真千金被亲哥带上综艺创飞所有人 四合院:何家大哥,开局虐傻柱 幸福家园[无限] 荡魔恩仇录 匹夫驾到 海上日常:粉色海豚带崽求接生 泼天风吟 为他的玫瑰折腰 桃源山村:我的医术纵横花间 这白莲花,她当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