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危险的人

“唉……这个月的流水才几千两银子,比上个月没多多少,这么长时间了酒楼的盈利一直没有较大的突破,看来要想多赚钱的话只有再开一家分店了,再找一处风雅的地方也不算容易,俗世之人凡事不易呀。”萧忘尘嘴里念念有词的向着楼上走去,还伸了个懒腰,一脸的倦容。

“好在我现在的生活还是比较安逸滴,我……”萧忘尘小声地嘀咕着。

“不好了,出大事了,老板,老板你快去看看吧!”萧忘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个小伙计气喘吁吁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正好和萧忘尘撞了个满怀,小伙计一看撞得是自己的老板,没有一丝歉意,反而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拉住自己老板的衣袖不撒手,嘴里一个劲儿的嚷嚷着“不好了,不好了。”

“小福,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不好了?”萧忘尘赶紧扫开自家伙计小福的手,不悦的问道。

“老板,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有个客官在这住宿么?”红尘阁虽然是一个酒楼,但是也提供住宿服务,关键是为那些醉酒的客人提供一个歇缓的地方。

“我为什么会记得?”萧忘尘一头的雾水,他身为老板怎么会记得什么时候来过什么客人呢。

“也对呀!诶呦,老板别打我呀!”伙计小福摸着自

己刚刚被老板打过的脑袋,一阵哀嚎。

“说正事。”萧忘尘显然没有了耐心,语气中满是不耐烦,举起的手眼看着就要再给小福一个板栗。

“那位客官来的时候脸色就有些苍白,这都一天了,他的房间就没有一点动静,刚才我去敲门也没有回应,我怕……”小福看着萧忘尘的脸色,欲言又止。

“怕他死在里边,走,带我过去。”萧忘尘倒是没有什么忌讳,在小福的带领下走向了那一间厢房。

“客官,客官,如果方便的话麻烦请开一下门”小福一下一下的敲着房门,节奏不紧不慢,足见这个小伙计的功底。

“算了,我来吧。”萧忘尘一挥手,还在坚持不懈敲门的小伙计就退下了。

萧忘尘一步一步的向着客房走去,短短的几步路,殊不知,是一条通向未来的路,推开一扇门,殊不知,打开的将是一个崭新的人生。

“唰……”就在萧忘尘即将推开那扇门的时候,一道剑气猛的向他袭来,感觉到上面所蕴含的危险气息,萧忘尘面色大变,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就在剑气击碎房门,木门碎屑四散飞溅并即将击中他的时候,萧忘尘身体猛的一转,以一个近乎不可思议的动作躲过了那道剑气。

躲过了这道恐怖的剑气后,萧忘尘已经

满头大汗,这下子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这间客房里住着的恐怕不是一个简单人物,萧忘尘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烈的剑气。

“唉,刚刚还在感叹自己的生活安逸,现在就惹上了一个狠角色呀!”萧忘尘连连摇头,脚下的步伐也慢了下来,毕竟他可不知道一会儿是不是还会有剑气袭来。

一步一步,越靠近内厢房,萧忘尘的脚步就越来越慢,直到最后基本上就是一步寸许了,轻轻掀开用作遮掩的帘布,萧忘尘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形。

想象中的凶神恶煞没有出现,出现在萧忘尘眼中的只是一个文弱的白衣男子,此时白衣男子的情况并不乐观,双手拄剑才勉强能够立住不倒,面色惨白,气息不稳。

“咳咳……”就在萧忘尘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白衣男子开始剧烈的咳嗽,本就勉强立住的身子又变得摇摇晃晃起来,这时萧忘尘突然发现白衣男子的胸口处出现了一滴血红,血红的范围渐渐扩大直至染红了整片衣襟,在血色扩大的同时,白衣男子也是体力不支,一仰头,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萧忘尘见状心底里的最后一丝顾虑也消散了,赶紧走向前去查看白衣男子的情况,发现后者此时气息奄奄,很快就要一命呜呼了,赶紧招呼还

候在门口的伙计小福去找大夫。

“什么样的病人呀?还值得我亲自出手。”一个略显孤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呦呵,看来有人要拆了你小子的酒楼呀!”看着满地的木门碎屑,刚才还在楼下说书的先生戏谑道。

“陆言先生,没想到你还会医术。”一看到来人,萧忘尘先是一愣,接着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那当然了,别忘了当初可是我把你从鬼门关给拉回来的。”陆言说道。

“好啦,夸你两句,你还想上天不成!你的恩情我不会忘得。”萧忘尘本来还算恭敬的神情立马又变成之前的百无聊赖了。

“不是我跟你吹,就我的医术放眼整个苍乾能找出比我强的也不过五指之数”陆言一边说还一边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

“不过……”看了看白衣男子的伤势陆言欲言又止。

“怎么了?”看到陆言的神情,萧忘尘的心里很不舒服。

“这个人伤的太重了,你看他的伤口,很明显的剑伤,并且伤口由下至上深浅不一,深处见骨,浅处仅仅只能算是皮外伤,这说明使他受伤的是一个用剑高手,并且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法,这种手法其实也算不上高明但是却极为狠毒,这并不会让这个人立即毙命但是会让他的生命力渐渐流失,他能够撑到现

在全靠他体内的真气护住心脉,看情形,刚才他是又用尽全力挥了一剑,现在体内真气已经乱了,这个人恐怕没救了。”陆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还请先生尽力救治。”萧忘尘脸色凝重。

“怎么了,难道这小子和你有什么关系。”这下子就连陆言也蒙了。

“我和他萍水相逢,并没有丝毫关系。”

“那怎么……”

“只是不想看着这一条好好的人命就这么没了,太可惜了。”萧忘尘的眼中竟流露出了淡淡的忧伤。

“我看是他打坏了你的门,你怕他死了没人赔偿吧。”陆言用仿佛看透了一切般眼神注视着萧忘尘。

“当然,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毕竟我红尘阁所使用的木料都是上好的楠木,坏了,也挺可惜的。”萧忘尘无奈的一摆手。

“你小子。”陆言也不在和他瞎扯了,赶紧准备给白衣男子治伤,这种时候,一刻也不能耽误。

只见陆言从自己的衣袖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包裹,www.youxs.org,长短不一的银针。

“也就是他运气好,若换做寻常大夫早就放弃了,以我的医术还可以让他再活三天,三天之后,气尽人亡。”就在陆言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掌握住了陆言的手腕

……

推荐阅读:

九龙剑皇 般配 百鬼一面 她从棺中来! 重生之黄金年代 诡道人 修罗场?真千金恋综摆烂成团宠 愚人之夏 我给人生充个值 苦境:才不是大前辈 身穿古代的我只想搞事业 刀破魔天 半岛:从和顶流爱豆被曝光开始 各自美妙 重生:从国营农场学徒到万元户 穿越成树,我承载大道 我的神职愈发变态 把前辈拐回家 遮天:我反派华云飞,屠尽诸天 架空时代,重新活一次 千岁轻点宠,重生嫡女要翻天 新婚夜,假死老公狠狠吻了我 异世重生我只想种田 萧鹏杨猛 穿成年代文被炮灰的锦鲤原女主 神雕:我有娇师名莫愁 她真的只是个普通NPC 若非寒霜怎能独傲之追寻 [红楼]官高爵显 开局铁爪功:从微末崛起 穿成炮灰你说我是邪神 我真没想御兽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