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培训班正式开课,小布尔乔亚白玲

郝平川带着何雨柱和郑朝阳来到了他们的驻地,就是一个偏僻一点的村庄。

“队长回来了!”

站岗的士兵看见郝平川回来了,大老远就喊了起来。

进入村庄后,驻地里面的士兵全部围了过来。

“我给大家介绍了一下。”郝平川大喊了一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随后说道:“这是郑朝阳同志,这次我们的任务就是接应他,这位是何雨柱同志,扔手雷扔的非常准。”

郝平川带人赶到的时候,何雨柱已经没怎么开枪,他只看见何雨柱扔手雷。

“啪啪啪!”

郝平川的话说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当然,这掌声并不是称赞郝平川话说得好,而是用来欢迎郑朝阳和何雨柱。

随后郝平川带着郑朝阳和何雨柱来到了他住的地方,倒了两杯水,说道:“先喝点水,一会儿就开饭。”

何雨柱到处看了一下,看见炕上有一个人在睡觉。

“大白天谁在这里睡觉?”郝平川一脸纳闷,在炕上踢了一脚,大声喝斥道:“起来!”

“谁呀?”

睡觉的人吓了一大跳,顿时惊醒,大喊了一声。

这个睡觉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何雨柱见过一次的老罗。

“首长好!”

郝平川看见睡觉的人是老罗,急忙敬了一个礼。

“平川,你终于回来了,人接回来没有?”老罗问道。

“老罗!”

郑朝阳大喊了一声,他跟老罗非常熟,在四九城的时候,老罗就是他的联系人。

“郑朝阳,你小子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老罗和郑朝阳拥抱了一下。

“老罗同志!”何雨柱跟老罗打了一个招呼。

“柱子同志,你也来了!”

老罗在这里看到何雨柱,并没有多少意外,因为让何雨柱掩护郑朝阳出城的命令就是他下的。

“原来你们都认识。”郝平川微微有些意外。

“我们都潜伏在四九城,认识不是很正常吗?”何雨柱微笑道。

“也对啊!”郝平川憨厚地笑道。

“老罗,现在我们已经逃出来了,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郑朝阳问道。

“你们接下来的任务是去上学。”老罗笑道。

“上学?”郝平川满脸疑惑。

“上级在西柏坡西黄泥村办了一个培训班,专门培养情报保卫人员,你们都在学员名单上。”老罗说道。

“情报,这个好。”

郑朝阳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紧接着又问道:“学完之后,我们干吗去?”

“你的老本行。”老罗说道。

“什么!”郑朝阳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愣住了,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去。”

“为什么?”老罗问道。

“我干这一行已经干了十年了,成天跟流氓和罪犯打交道,我已经受够了,接下来我想换一个干净一点的工作。”郑朝阳说道。

“郑朝阳,你思想有点不对,什么叫干净,什么叫不干净?”老罗训斥道:“我们是一座城市的保卫者,也是一座城市的清洁工,如果我们不把旧社会的残渣余孽清除干净,老百姓怎么能过上太平日子?”

“别跟我扯这个,给老百姓干什么活我都愿意,就这活,死都不答应。”郑朝阳态度非常坚决,直接站到了炕上。

“郑朝阳,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这是命令。”老罗大声喝斥道。

郑朝阳吓得直接从炕上跳了下来,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舔着脸笑道:“老罗,你怎么不经逗呢,我跟你逗着玩呢。”

“那你到底去还是不去?”老罗问道。

“我去,成了吧。”郑朝阳只能答应下来,紧接着又说道:“不过我有一条件,我要回四九城。”

郑朝阳怕老罗不答应,又继续说道:“我从小在四九城长大,对四九城非常熟悉,而且我的亲人都在四九城。”

“我考虑一下。”

老罗没有马上答应郑朝阳,不过基本上没什么问题。

.........

几天后。

何雨柱、郑朝阳和郝平川一起来到了西柏坡西黄泥村。

在这里,何雨柱又见到了张汉超、杨诚、王黎生和李文蕾。

“柱子,你终于来了!”

张汉超看到何雨柱来了,非常高兴。

“老张,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没想到因为你的推荐,又得来参加这个培训班。”何雨柱故作怪罪地说道。

“你有这么好的天赋,还是不干我们这一行,实在是太可惜了。”

张汉超知道何雨柱并不是真的生气,要不然就不会来参加这个培训班了。

“老张,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在路上认识的同志,郑朝阳和郝平川。”何雨柱向张汉超介绍了一下。

“郑朝阳同志,郝平川同志,你们好!”张汉超微笑道。

“首长好!”

郑朝阳和郝平川敬了一个礼,因为张汉超的级别比他们高。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老张就行。”张汉超笑了笑,随后介绍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们三个是杨诚、王黎生和李文蕾。”

大家相互认识后,就开始熟悉环境。

开学第一天,几位重要的大领导都出席了开学典礼。

第一堂课,就是让学员自己上去发言。

“大家好,我是张汉超,曾经在四九城的警署潜伏过几年,对敌特的情况有些了解,周远翔同志让我给大家讲解一下。”

张汉超第一个上去发言,周远翔是社会部的领导,也是他的上级。

“随着我军节节胜利,敌人连连挫败,大量特务退入四九城,我想请大家估计一下,四九城现在有多少特务?”张汉超问道。

“应该有三四千吧。”李文蕾答道。

“不可能。”

杨诚觉得李文蕾的答案太离谱了,说道:“四九城才多大,不可能有这么多特务,最多两千,可能还不到两千。”

“根据目前的不完全统计,四九城的特务组织有一百多个,至少有一万多人。”张汉超说道。

“这是特务,还是白菜啊?”杨诚有些不敢置信。

“随着战事的发展,四九城的特务还会越来越多,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手里都有枪,他们藏身在数百万老百姓中,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他们挖出来。”张汉超严肃地说道。

张汉超发言之后,又有不少学员上去发言。

“我们要用雷霆刀斧和激情火焰,来荡清旧社会的残渣污泥,成为新社会的钢铁卫士。”

“......”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郑朝阳向坐在他旁边的郝平川小声问道。

“什么味?”郝平川问道。

“香味。”郑朝阳说道。

“我用胰子洗的脸。”

郝平川有些不好意思,他平时一个月都懒得洗一个澡,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不仅洗了澡,特意用胰子洗了一下脸。

“要脸不要脸,我闻到的香味根本不是胰子的味道。”郑朝阳翻了一个白眼。

“大家好,我叫代数理,我父亲一直想让我成为一个数学家,所以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他可能不会想到,我会来当兵,会来......”

在郑朝阳和郝平川说悄悄话的时候,又有一个学员上去发言了。

“哎!”

郝平川仔细闻了一下,闻到了郑朝阳所说的那股香味,正是从他前面的女学员身上发出来的,不小心大叫了一声。

其他学员听到叫声,都将目光投向了郝平川。

郑朝阳反应非常迅速,马上鼓起了掌,为正在发言的代数理喝彩。

其他学员也跟着一起鼓掌。

郝平川的尴尬就这样被化解了。

“她用的什么胰子,怎么这么香?”郝平川小声问道。

“这不是胰子,是香水,一般只有小布尔乔亚才会用,我敢保证,她的手绢都不是布的,肯定是绸子。”郑朝阳小声说道。

这个时候,代数理发言结束了。

“还有哪位同志要发言?”老罗问道,他并不是学员,而是教员。

坐在郝平川前面的那个女学员举起了手。

“白玲同志,请上来。”老罗说道。

白玲走向前去,面对着大家,说道:“大家好,我叫白玲,我认为前面两位同志的发言,对,但也不全对。”

“小布尔乔亚都喜欢搞特殊。”郑朝阳听到白玲的发言,小声嘀咕了一句。

“过度的激情会烧坏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做出主观的预设性判断,这样就会不可避免的造成判断失误。”

白玲微微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比如,如果我们先入为主地认为某个人是敌特分子,那在接下来的调查取证当中,就会不由自主地把某些坏的事情强加到他身上,而有时候真相却恰恰相反。”

“就在刚才,有两位同志闻到我身上有香水的味道,就主观地断定我是个小布尔乔亚。”

“可事实上,我用的不是什么香水,我是军人,军人有纪律,但我又是女孩子,所以我自己制作了一个香囊放在身上。”

“这个香囊里面有艾草、丁香和槐花,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本草纲目上有配方,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确实像是香水的味道。”

“在这样的前提下,刚才这两位同志如果捡到一块丝绸手帕,他们一定会认为这块丝绸手帕是我的,因为是个小布尔乔亚,就该用丝绸手帕,可事实正好相反,因为我对丝绸过敏。”

“所以我认为,要干好我们这一行,不仅要有充分的激情,还要有机器的冰冷。”

白玲在上面说了一大堆,还用郑朝阳和郝平川的事情举例,让他们两个非常不好意思。

“还有没有哪位同志要发言?”老罗再次问道。

“我!”何雨柱举起了手。

“何雨柱同志,请上来。”老罗说道。

何雨柱走到最前面,面对着大家,说道:“大家好,我叫何雨柱,我认为想要干好我们这一行,必须要有强大的观察力和精准的判断力。”

“强大的观察力可以让我们发现更多的线索,精准的判断力可以让我们找到最有用的线索。”

“刚才白玲同志举了一个例子,她说她身上的香味是香囊里面发出来的,而且她对丝绸过敏,但通过我的观察和判断,她撒谎了。”

“因为刚才她拿出香囊的时候,口袋里面的手帕露出了一个角,就是丝绸的。”

“香囊散发出来的香味虽然跟香水很相似,但还是有一些差别,我敢肯定她身上的香味并不是香囊里面散发出来的,而是真的喷过香水。”

端午读书!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8日到6月10日)

推荐阅读:

千金归来:帝少,宠上天! 趁女帝未证道,投资这个小可怜 大明朱棣:爹,你咋没死啊?! 一朵桔梗花(精装纪念版) 首辅娇娘 徐卫彪二哥,从制霸燕阳开始 镇国少帅林宇陆雪晴 万界最强系统之召唤群雄 钻石契约:冷帝的暖床私宠 天庭兼职群 奇陵异墓 龙城 叶蓁蓁宋雨辰若礼 伏黑家的纯爱战神 醉山川 木叶之分家真白眼 我靠种田养活陛下 八里弄疑案 血斥长空 我们都是木头人 超源心域 庭前花谢了 我不是正经兽医 桀夫难驯 手表也疯狂 大唐 墨华诗樱 笑傲穹苍 末世的那点儿二三事儿 拥有超级手机之后 会发怒的剑 绿茵之黑暗后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